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四十九章 登门致歉
    舰队、炮台的接收很顺利,澳门舰队船上没有储备物资,舰上人员无法远航,连火药库存都没储备,加上被押解在码头的阿隆佐等人的劝诫,这些水兵只好投降,毕竟不少水兵的亲人在澳门城内,至于炮台,只剩下炮手,步兵几乎没有,他们不能向澳门开炮吧,要知道澳门可是有数千名的葡萄牙人,包括总督议长等大人物,他们的饷银都是议事会放的。shuo.cm在得知阿隆佐投降的命令后,几个炮台全部投降,至此澳门的葡军全部解除武装。

    赵烈派出了接收大员,张鼓声带人前去船厂接收下水的新船,齐威带人到铸炮厂接收铸好的大炮以及人员,赵烈的原话,务必不可少了一人。李虎到达中心炮台,掌握军营,监押总督、议长、议事以及汇集到这里的全部的葡军人员。黄汉前往接收葡军的三艘战船。唐显文负责接收澳门的库房,统计各处的物资。

    赵烈的要求是在五天内结束一切,装船走人。夜长梦多啊。

    赵烈要去处理最头疼的事情,在某个商铺某个暴怒的小姐正等待他前往安抚。这么心地善良,美貌纯真的女孩他是无论如何不会放弃的。

    赵烈带着余大宝以及三十个护卫,前往商铺,当来到商铺后,只见大门紧闭,没有营业。

    余大宝擂鼓一般敲开了大门,开门的是高瘦的葡萄牙老头和一个矮壮的中年男子以及两个大明仆役。看来自己的夺取澳门,给了市面极大的不安全感。一路上店铺关门,人影稀疏,唯一不变是沿街的流民乞丐。亚历山德拉这里也是如临大敌。 shuo.

    “通报你们小姐,就说赵烈求见。”赵烈依礼而行,开玩笑,这时千万不能触怒这位姑奶奶。

    老头看看赵烈,沉默的进入后宅,过了好一会儿,亚历山德拉在玛塔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玛塔表情严肃,目光犀利,直视着赵烈。

    亚历山德拉双眸微肿,湛蓝色的眼睛愤恨的看着赵烈。

    “怎么,今天到我家抢劫来啦。”亚历山德拉紧咬朱唇。

    “亚历山德拉小姐,对于澳门所生的一切,我很抱歉。”赵烈注意到亚历山德拉听到他道歉,面色稍好。

    “您听我解释,我来自大明北方,北方的蛮族正进攻我们的北方,已经杀死我们百万人,还野蛮的抢走了我们开拓数百年的土地数百万亩,这几天你所看到的流民乞丐在我的家乡的数量是这的千倍、万倍。是的,我没有夸大其词。”赵烈看到亚历山德拉,玛塔瞠目结舌的样子,心中表示满意。接着加料。“我的家乡离蛮族占领的地方只隔着一个海峡,乘船两天就到。我一边全力救助难民,一边还要整军备战,否则家乡就会沦陷,我们要么战死,要么成为一无所有的奴隶。”

    “那也不是你们抢劫这里的借口。”玛塔可不是纯情少女,颇有阅历,意思很明白,我们没那么好骗。让赵烈恨得牙痒痒,心道,你少说一句话能死吗,就晓得添油加醋,只是玛塔一看就是亚历山德拉亲近的人,赵烈还没有脑残到当众争吵的地步。shuo.cm

    “是的,我们来到这里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我们曾经想引进澳门的铸炮工匠、造船工匠,但是我们是战区,没人愿意去,你们葡萄牙人为了独取利益也不允许他们离开澳门,可是,抵挡数十万敌军,所耗费的资财无数,我要订购数百门火炮,百艘战船,我没有那么多的钱财支撑,才出此下策。望小姐多多谅解。”赵烈态度诚恳,语调平稳,目光坚定,一副货真价实的模样,甚至眼中微红,泛起泪水。倒也不全是忽悠,大部分是事实,当然建奴跨海进击就免了吧,建奴十年内跨海进击是没有指望的,建奴根本就不重视水师。

    亚历山德拉也听说大明的北方新崛起的蛮族正在入侵大明,大明连吃败仗,不过,没想到已到了如此危机时刻。出于几天来赵烈树立的形象,以及现在双目含泪的诚恳表现,亚历山德拉微微点头,脸色稍好。赵烈心中安稳下来,有门。

    “是的,对于你们的遭遇,我们非常同情,但那也不是你们抢劫葡萄牙人的借口,愿上帝饶恕你们的罪孽。”玛塔不合时宜的插了一句。

    赵烈立时七窍生烟,好嘛,我刚灭灭火,你就火上浇油。

    “先,我已经下令放归了所有葡萄牙商人,大明商人,现在被扣押的只有总督、议长以及军人。”赵烈语气有点强硬,“其次,我已经同总督、议长达成共识,此次不会勒索普通商人、居民,我们来到这里就是需要火炮,海船,以及相应的工匠,其他的个人财产我们不会侵犯。”亚历山德拉仰起脸,认同的点点头。“最后,玛塔小姐,我想问一下,是波斯人、印度人、马拉卡人、大明人、巴西人请你们葡萄牙人来的吗,还是你们用枪炮掠夺了别人的土地、财富,在别国土地上建城驻军,甚至掠夺当地人为奴,这也是上帝的旨意吗?”

    玛塔当时满面通红,是的,你可以喊出上帝的口号,不过,葡萄牙国内都清楚,海外领地是怎么回事,人人羡慕嫉妒恨海外领地掠夺的财富,当然这一切得披上世俗的宗教的合法的外衣,但是,你可以对当地愚昧的土著人喊出我们是为了改变你们的愚昧,传播主的福音来的,但是,对于赵烈这样熟知西欧的人还是免了吧,而这几天主仆两人见识了赵烈对欧洲风土人情的熟识,所以还是不要继续喊那些虚假的口号了,以免自取其辱。

    “那也是那些野蛮的士兵所为,与教廷无关。”玛塔小声地毫无底气的嘟囔着。

    赵烈没有再反驳,这话她自己都不信。

    “亚历山德拉小姐,我此次行动也是迫不得已,澳门不会把技术、工匠交给我,尼德兰人进攻我们,更不会与我交易。我得到的是造船、铸炮的技术,而澳门失去的不过是一些铸炮、造船的工匠以及几门大炮,几艘船而已,不过你们却可能得到一个外援。别忘了几年前尼德兰人入侵了澳门,他们也入侵了大明的福建,他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如果他们攻入澳门,他们不会给你们留下一个银币。”赵烈继续加料。

    亚历山德拉终于动容,她不在意葡萄牙,不过她在意她的亲人。“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到北方与我一起战斗,做我和你们葡萄牙人的中间人,你也亲眼看看大明北方惨祸,看看我有没有夸大其词。”赵烈终于说出了目的。

    “也许你就是个骗子。”玛塔气哼哼的说道。

    “我需要吗,现在的情形我需要吗。”赵烈微笑的看着玛塔。

    是啊,他不需要,只要用武力就可以带走我。亚历山德拉制止了玛塔的胡言乱语。

    “为什么是我,我只是一个十九岁的葡萄牙女子。”亚历山德拉定睛看着赵烈,仿佛能看清他的所有想法。

    “因为我需要澳门以及葡萄牙,但这里的人我只信任你,你没有歧视大明人,而歧视明人在你们葡萄牙人中极为的普遍,还有就是你富有慈爱之心,我说了,我们有百万难民,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救助他们。”赵烈诚实的回答。

    “你的手下不少。”亚历山德拉微笑着问道。他是在夸奖我。

    “他们也许上战场杀敌还行,在救助难民方面差的太远,另外,我还需要借鉴你们的体系,说实话,你们的体系还是很有价值的,这方面,他们是无知的。”

    “好吧,我考虑一下,明天答复你。”亚历山德拉起身送客。

    赵烈没有纠缠,今日的进展已经让他满意了,过犹不及。

    ps拜求收藏推荐,新书不易,谢谢诸位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