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四十八章 澳门变天
    费利佩命令长枪兵前后夹着火枪兵前进,急去往议事厅。sh uo.当费利佩上尉带领士兵进入广场时,厌恶的看到数百名的乞丐聚集在广场,让本来对于肮脏的土著人十分厌烦的他更是暴怒不已。

    “驱赶他们,让出大路。”前面的士兵听到命令用枪杆击打乞丐,登时几个乞丐被打倒在地,一时鸡飞狗跳。

    突然一声号响,费利佩大惊,坏了,只见乞丐群中突出许多衣衫褴褛的人来,扇形围拢起来,无数的弓弩、火枪对准了他们。

    费利佩回头一望,只见队尾两辆大车横截道路,也是火枪、弓弩对准了他们,这些火枪还是新式的燧枪,这个他绝不会看错,怪不得他没有闻到火绳点燃的味道,完了,后路被断,如果是尼德兰人、英格兰人,费利佩绝不会轻易入套,最起码他得命令把火绳点起,当下士兵手里的是烧火棍。心底对于土著人的轻视,导致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土著人会围点打援。以他们可怜的胆气应该被动防守啊,怎么敢主动求战,来此埋伏,这个失误让他陷入无尽的悔恨。

    面前敌人的后队向两侧分开,费利佩看到阿隆佐、马士加路也被押解上来,一人一把短铳抵住他们的脑袋。

    “把武器放下,不然十息后,开枪。”一个议事翻译的声音传来。

    百余名士兵看向费利佩,周围一时十分的安静,时间仿佛静止下来。

    费利佩仰天长叹,恼火的把手中的十字剑摔在地上,如果是马士加路也,谁管他的死活,可是阿隆佐不同,在中东阿隆佐救过自己的性命。如果因为自己死去,他也只有自杀一途了。真是一步错步步错啊,不甘心啊,只要再小心一点,对于土著人看重一些。。。。

    乒乓一阵乱响,葡军士兵把火枪、长枪、十字剑、盾牌堆在地上。全部投降,他们明白,没有机会了,手中的火绳没有点燃就意味着他们输了。

    亚历山德拉眼看着几分钟生在眼前的一切,目瞪口呆之下,她用手主动抓住赵烈的双手,赵烈用手拍拍她的玉手,以示安慰,然后领着她排众而出,李虎、唐显文、张鼓声左手抚胸:“虎。”

    “虎。”三百余名兵丁一起敬礼。

    “虎。”赵烈左手抚胸。

    亚历山德拉一时手脚冰凉。她瞪着蓝色的眼睛望着赵烈,眼中闪着惊诧、失望,甚至绝望。没想到让她心动的人竟是海盗头子。

    赵烈也是无奈,这个局面太诡异,当下辩白是苍白的,时间也不允许,只有日后再说。

    亚历山德拉愤怒的拉上玛塔快步离开。手下眼睛看着赵烈,心说,老大,让不让走啊,怎么办,你个话啊。

    赵烈无奈一扬手,手下让开,亚历山德拉左右手提起裙摆怒气冲冲的远去。玛塔不断画着十字,仿佛驱赶着什么妖魔。

    余大宝咧咧嘴,“公子,要不,我把亚小姐拽回来。”他记不住亚历山德拉拗口的整个名字,只记得亚打头。

    唐显文、张鼓声闻言一捂眼睛,这个呆子,大人小两口的事也是你能掺和的,真正是呆子。

    赵烈没好气的敲了一下余大宝的脑门,“憨货。”

    余大宝咧着嘴傻笑了一下,这事真弄不懂啊。

    “余大宝,你带几个人护送小姐返回店铺。”赵烈吩咐道。

    “遵命。”余大宝回礼离去。

    当马士加路也、阿隆佐被带到赵烈眼前,两人都有些将信将疑,眼前此人太年轻了,难道真是这些海盗的头目?

    “先生们,现在的情形,不用我多说,你们也明白你们失败了,我希望你们配合到港口、大炮台招降,作为条件,我们将不会对于澳门的先生们、女士们提出赎金要求,”赵烈干脆利落的提出要求。对于欧洲人来说,重要的是你的条件是否打动他,而不象大明官场明明都是利益的平衡,反而之乎者也的云山雾罩,非得披上冠冕堂皇的借口才成。

    “先生,我们如何能信任你的说辞,要知道你们可是海盗。”马士加路也不屑的说道,把对于土著人,海盗的蔑视毫不掩饰的表达出来,我马士加路也久经战阵,自有作为葡萄牙贵族,驻澳门总督的尊严。

    “先,你们就是强盗,你们从地中海出,向东从埃及、波斯、印度、锡兰、马六甲,直到澳门、日本。向西到美洲的巴西,一路上用你们的枪炮,带来了铁和血,带来了沾满几百万当地人鲜血的所谓文明。”赵烈鄙视的看着马士加路也,眼神中带着旁人都明白的蔑视,“只不过,你们是用国家的名义进行抢劫,为你们披上合法的外衣,这些国家没有请你们去杀人放火,抢劫财富,占地驻军,淫辱妇女。”

    马士加路也听到这里,心虚的四下看看,此地的葡萄牙人对于这些海外领地是如何得来的是心知肚明的,不过谁也不会说破罢了,他们向来就是虚伪的宣称是为了传教而已,如今却是被这个年轻的明人一语道破,扒下了伪善的外衣。

    “对了,你们在非洲的海外领地每年向本土输送多少黑奴,路上死去多少,每次你们上教堂时,有没有向亲爱的上帝祈祷,这些冤魂都是你们不小心造成的。”赵烈戏弄的呃说道,他揭开了欧洲殖民者的虚伪,马士加路也作为曾经的驻印果阿总督,这些事是门清,他惊讶的是这个不大的少年是如此熟悉欧洲的事物,把他们在海外领地的所为揭个底儿掉,这是第一次有土著人彻底地明了欧洲大6。

    “你们不过是用堂皇的种种借口连骗带抢而已,对于弱小者抢之,对于大明这般强大者骗之。”赵烈不屑的斜睨这可怜的二位,“连晾晒渔网这样蹩脚的借口都想得出来的骗子加强盗,”赵烈玩味的看看马士加路也:“这位葡萄牙贵族,一个渔网可以晾晒五六十年,啧啧,你们还得加上无赖这般称号。”

    马士加路也、阿隆佐面上火辣辣的难受,自己国家的二百年所为被定性为骗子、强盗和无赖,作为骗子、强盗、无赖这般精英的代表总督、议长又是什么。如果是对于欧洲一无所知的土著人,还可以借口传播主的福音,现下还是免了吧,免得自取其辱。

    “无论如何,我们不放心是真实的,我们并不熟识,没有可靠的信用。”阿隆佐只好讲起了利益。

    “你们放心,我不会竭鱼而泽,毕竟有你们在,对于抵抗尼德兰人、英格兰人,有大大的用场,听说前两年,你们刚刚大败他们的偷袭,”赵烈笑呵呵的注视着两人“如果让你们失血过多,只会便宜尼德兰人,先对于你们,他们才是大敌,别忘了你们自己国内已经是困顿不堪了,今时今日,西班牙帝国已经走下坡路了。”

    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这个大明人对于欧洲的了解是如此之深,又一次出他们的认知。几句话点出了欧洲各国之间的现状。

    “当然,如果因为你们的犹疑造成了我军的较大的伤亡,我的部下做出某些不当的举动来,就是我不能负责的了,”赵烈加入了刺裸裸的威胁。

    这是最后的稻草,压垮了阿隆佐。

    “先生,希望你记住你的话。”阿隆佐咬牙道。

    “当然,我大明人所说的话,比你们的言语有信用。”赵烈不忘挖苦一下这两位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