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四十七章 变乱的招待会
    “大人,这是我家远亲,从大明松江慕名而来,希望在澳门定居经商,小人借此良机引荐给大人,望大人今后多多指教。”罗胖子媚笑回答。看看,慕名而来,给葡萄牙人脸上由贴了一金,啧啧,人才啊,值得学习啊。唐显文一边旁观,对于老罗的表演是叹为观止,不,简直是高山仰止,人才啊。

    “议长大人,我等乃是慕名此地繁华,课税不多,商机多多,特地来此经商,”唐显文一递眼色,黄汉打开一个包裹,递上前来。“此是百两黄金,是小人给议事会的捐款,望您笑纳。”

    阿隆佐看着金灿灿的金锭,也是一时失神,这是议事会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了,竟然还是初次见面的大明商人捐献的,这说明什么,说明笼络明人的手段见效了,很好嘛,他斜睨了马士加路也一眼,意思很明显,看看,这就是你看不上的土著人捐献的。

    “这位先生客气了,澳门欢迎大明各地的商人来此地经商,如此,我等愧领了。”看看,阿隆佐的汉话语音怪异,不过意思表达明显啊,欢迎啊,比大明的官僚们强的太多了。最少明白谁是衣食父母。

    一旁的马士加路也这个羡慕嫉妒恨啊,这表明了连大明人都明白澳门谁说了算,没看到献金也到阿隆佐那里,而他这个正牌澳门总督又一次被撇一边去了,是的,又一次,不过这次是他颇为看不起的大明土著人当众打脸,马士加路也那被果阿辣的阳光晒红的脸色已是黑紫,胸口憋闷,喘不上来气,太憋屈了。sh uo.

    阿隆佐伸手接过包裹,递给身边的一个随从,在交接转身的功夫,阿隆佐感到颈项一凉,一把锋利的小刀立在他的脖颈,登时议长大人浑身僵硬的立在那里,纹丝都不敢动。随从惊诧的喊叫出声来,厅内全部的注意力转到这里,只见一个明人手拿一把锋利的半尺小刀抵在阿隆佐脖颈,另一个明人手拿小刀警戒的看着别人。马士加路也和几位议事目瞪口呆,一个女士大喊,卫兵,卫兵。

    马士加路也、阿隆佐惊疑的现,这两个明人一点惊慌的意思都没有,都是出身军中,经历过生死的两人心下一沉,说明肯定有接应的人手,否则,这两人不会如此镇静。这时,最悲催的是刚才滔滔不绝的罗胖子,只见他张着大嘴,啊,啊不停,手指着唐显文,口中却是说不出话来,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一般,赵烈如若在此一定赞一声可与后世的无声表演有一拼,喜感十足。罗胖子做梦也没想到他引荐的两头肥羊却是暴虐的猛兽,此时他是呆若木鸡。

    议长被控制,室内又没有武器,这是晚宴好嘛经过卫兵的收捡,谁也没携带武器,有机灵点的葡萄牙人忽然想起有餐刀啊,登时,几个葡萄牙人手握餐刀餐叉与两人相持起来,不过嘛,这刀叉尺寸嘛,实在是短了点,有点滑稽。.cm

    门口的八个卫兵,听到大厅内一阵哗然,又有人喊卫兵,也明白出事了,就在此时在离大门几十米远,等候老爷的几百明人仆役中,几十名手拿腰刀的大汉向他们冲杀过来,领头的头目当时就明白事不可为,八个人中四个人手拿火绳枪,这只是仪仗作用,这时哪还有时间上弹、点火,现下就是烧火棍,剩下的就是佩戴的十字剑,好嘛,四把十字剑对几十把单刀,就说土著人战力低下,那也得有个谱啊,头目叫两个人立即到军营叫援兵,自己带人飞快退入厅内,厅内还有变故呢,此时头目现自己真是有点风中凌乱的节奏了,总算他没临阵脱逃,对得起议长大人和司令大人了。

    大厅内正相持,马士加路也总督一清嗓子,想询问大明人有何要求,门口一片哗然,几个葡萄牙人先逃进来,接着几个护卫窄沿头盔歪斜着狼狈进入,接着外面脚步凌乱,大批的手拿钢刀的明人冲入大厅,一直戒备的唐显文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诸位,把手里的大大小小的武器放下吧,违者格杀勿论。”黄汉剽悍的大喝道。

    众人把目光看向马士加路也,议长大人已经被俘,众人当然看向总督,马士加路也极为不爽,特么的,这时看我干什么,让我带头投降,我不,我就是牌位,平时眼中没我,此时让我担上这个罪名,休想,不过,看看四周持刀的凶徒,呃,只有沉默不语了,此时唐显文立即明白这位是谁了,趋前几步,拿着小刀压在马士加路也的脖颈,“总督大人,你怎么说。”手上的刀一加劲,一丝血痕溢出。

    “放下武器。”作为葡萄牙贵族,毫无希望时,放下武器投降是可以接受的,否则,西班牙入侵时也不会没有大的反抗,葡萄牙就沦陷了。不过,这是作为总督布的第一号有实权的命令,就是投降。真是让人抓狂。真是耻辱中的耻辱啊。马士加路也心如死灰,暗下决心,特么这个总督说什么也得辞了,太憋屈了,真是没脸见人了。

    几个卫兵放下武器,几个葡萄牙人看看手里的餐刀、餐叉,扭捏的扔到地上。

    至此,议事厅被全部占领。全体葡萄牙人被聚拢在一起,唐显文带领三十余人押解着阿隆佐,马士加路也以及几个议事向广场前进,黄汉带二十余人留守议事厅,看押剩余的葡萄牙人,以及一些大明商人。

    当赵烈看到两个卫兵倒拖着火绳枪狼狈逃窜,经过广场奔往大炮台时,就知道大事成了,议事厅肯定被控制起来了,否则卫兵不会如此的狼狈奔逃。

    亚历山德拉疑惑的看着两个卫兵快步奔向大炮台方向。亚历山德拉认得卫兵的制服,卫兵这般狼狈,那是出了多大的事情呢,亚历山德拉和玛塔用葡萄牙语低声细语,两人都是极为困惑。

    赵烈向余大宝一使眼色,余大宝打出暗号,赵烈眼看着两辆大车靠近北边。武器在难民领取食物、分物品忙乱时已经偷偷分下去。

    费利佩上尉今日没有去议事厅,自从上次尼德兰人突袭澳门,葡萄牙军队再也不敢松懈,今日是大明土著的节日,大炮台没有庆祝,二百名的士兵只是改善伙食。午饭后,上尉午休了一个小会儿,刚刚起床,这时门口的卫兵和两个狼狈的议事厅卫兵带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有明人武装控制了议事厅,议长和总督估计都已被俘。

    久经战阵的费利佩上尉没有慌张,问明敌人没有火枪后,命令一百二十名步兵集合,不用披甲时间来不及了,一半带火枪,一半带刀剑盾牌,即刻出。

    费利佩估计敌人还在议事厅,利用建筑控制要人,勒索赎金,这不新鲜事,很多的这样事例生在葡萄牙西班牙的海外领地,不过都是不是很成熟的初建领地,作为已经建成运转多年的澳门生这样的事情,还是令人惊诧,好在还是可以解决的,武力威压,加上付点赎金,费利佩相信自己完全可以处理此番变故。

    向议事厅前进的路上,费利佩命令士兵们加紧赶路,同时也要警觉四周的动静,如果急于救人被土著人偷袭了,那就是澳门葡萄牙官兵的耻辱了。

    ps抱歉,家中有事更新晚了,各位大大勿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