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四十四章 初次约会
    直到回转码头,赵烈仍然回味与亚历山德拉相处的气氛里,进入船舱,赵烈强迫自己回到行动总指挥的角色里,毕竟此次的行动成败太关键了。shuo.cm成则霸业有望,败则死无葬身之地,容不得他三心二意,心猿意马。

    晚饭后,在福海号船舱里,出行的一众人等向赵烈禀报了澳门种种,也让赵烈知晓了当下澳门的形势。

    原来,名义上的最高长官澳门总督,实际上是由葡萄牙摄政西班牙国王菲利普四世的表妹女公爵曼图阿任命,由于西班牙国王只能坐镇国内,葡萄牙则由其表妹曼图阿监管,而最为几乎最远的领地澳门,对于她的命令阴奉阳违,城里掌握实权的是议事会议长阿隆佐.费尔南德斯,他是事实上的城防司令,军队司令费利佩.冈萨雷斯上尉更是其早年军中好友,职务更是由他这个议长任命的,也只会听命于阿隆佐。

    得知这一消息,赵烈庆幸不已,如果到时控制了总督,议长趁机溜了,到时乐子就大了,恐怕议长不会在意这位总督的死活,只会负隅顽抗,拥有三处炮台的澳门立时就会让几艘中式海船灰飞烟灭。

    另外,城内军队只有四百人左右,其中6军不到二百人,大都驻扎在中心炮台,有大小五艘战舰,其中两艘战舰马尼拉护航未在港内。

    赵烈宣布,制定具体的行动计划,以及各处的负责人,老规矩,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查缺补漏。一直到亥时末,几经争吵、反复才制定出大略的方案,赵烈最后言,对于大家认真的态度以及方案表示满意:“最后,我要说,行动中尽量减少伤亡,不过,有人赋予顽抗,也要果断击毙。对于葡萄牙人不滥杀无辜,也不必抱有太多同情,不要被他们的彬彬有礼欺骗,葡萄牙人在占领中东、印度、锡兰以及马六甲、巴西时靠的不是彬彬有礼,而是舰船巨炮,只在巴西就造成几百万的土著人死亡,而他的近亲西班牙更是造成美洲数千万土著人灭亡,同属欧洲的后起海上强国尼德兰人前几年入侵我大明福建更是造成我大明死伤千余人,所以说他们就是强盗,不过是以国家为主的抢劫,我们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罢了,没什么可歉疚的。”

    一众人等大多在水师指挥府中接受过赵烈简易世界舆图的教导,当时对于赵烈对于欧洲列强坚船巨炮步步紧逼的说法,还是将信将疑,现在澳门看到西夷人的军队、巨舰,都心悦诚服,众人轰然应诺。

    第二天一早,赵烈派出人手勘察线路,按照计划,唐显文、黄汉先进入官邸,接近议长,控制住他和众位议事,同时外面控制议事厅,然后在半路上围歼前来接应的大炮台葡军,最后控制海军,掌握全澳门。 shuo.

    于是,最后被确定为伏击地点的议事厅北的小广场极为紧要,赵烈上午专门来此探查,只见广场北峡南宽,正处于东北方的大炮台到议事厅最近的路上,加之广场上人流较多,易于混于其中突起暴袭,实在是伏击的好地点。

    接着,赵烈又一次来到亚历山德拉的店中,特意邀请她一起到广场给流民乞丐分物品。亚历山德拉欣然同意,这也是她乐于做的。

    当赵烈身着藏蓝长衣,黑色方巾,脚蹬薄底快靴,与穿着黑色束身长裙,紫色围巾以及黑色短靴的亚历山德拉并肩前行时,赵烈心里泛起强烈的违和感,一路上不断吐槽,尼玛,这是什么年代的时尚秀呢,对比太过强烈了吧,正宗的中式男装pk正宗的西式女装,关键是不相配啊。

    广场上此时仍有近百的流民、乞丐,一众属下立即开始分食品、厚衣物以及被褥,登时,众流民围拢过来拥挤起来,都想尽快领到食品、衣物,幸亏赵烈带来的人手众多,安排众人排队领取,收拾了几个不听话的刺头,终于现场变得井然有序起来。

    赵烈与亚历山德拉则寻找难民中的小孩子,给他们分糖果点心,让这些流离失所的幼童感受一下过年的短暂快乐时光。

    “去岁西江水,我们那地都淹了,冬天实在撑不下了,听说这里还算富庶,就一路乞讨过来,现下就我们两个撑下来了。”面对亚历山德拉的询问,做父亲的含泪一边看着狼吞虎咽的大口吃着点心的幼儿一边回答道。

    “孩子的妈妈呢。”亚历山德拉含泪问道。

    “前些天死了,两个姑娘和大儿子卖了,也算给他们个活路,不用和我们一起受苦。。。。”做父亲的说道这里,再也讲不下去,干瘪的胸膛起伏不已,显示了主人的悲痛。

    亚历山德拉用手捂住红唇,泪水夺眶而出。

    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让父母变卖了自己的全部儿女,如果不是幼儿太小,没人要,也被卖了吧。赵烈一旁看着这个四十不到的男人枯廋的身体,略微斑白的须,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默默无言的把五两白银放在男人身边,拉起亚历山德拉转身离去,全不管男人一迭声的感激,也没顾及亚历山德拉的娇羞。

    赵烈四处环顾,心下凄然。这就是自以为天下中央的老大帝国,一个连大部分国民吃不饱饭的国家让百姓如何爱戴保护。赵烈北望中原,当下陕西的干旱已经生,一个让大明失却四分之一人口的天灾就要降临,一个让中华大地后退到农奴制的黑暗时代就要来到。到时,眼前的惨剧将不断在北中国上演。

    亚历山德拉刚被赵烈拉起细长的玉手时,登时有种连羞带怒的心理,不过赵烈近乎痉颤的大手,咬紧牙关的面部,让她马上平静下来,没有挣扎,这一刻,她仿佛走进了赵烈的心里,虽说近二十年来,随着西班牙对葡萄牙的收刮加剧,不断有农民和商人破产,不过与大明比,还算幸福的了。亚历山德拉侧面看着赵烈含泪遥望远方,忽然明白他是为他们国民悲伤,自己一个葡萄牙人况且为此难过,他作为一个明人应该是怎样的哀痛啊。

    赵烈交代手下宣布一直到春节,每天下午都有食品分,就与亚历山德拉返回,须臾,身后传来一阵欢呼,这是流民听到消息的欢庆,不过,这也让赵烈泛起罪恶感,毕竟此番是利用了他们。这让赵烈再也没有与美同行的兴趣。陪同亚历山德拉回到店里,赵烈感谢她后,匆匆回返码头。

    亚历山德拉在门口看着赵烈远去,感到赵烈的变化,他眼中的热烈、坚定消失了,取代的哀伤以及茫然。亚历山德拉心中为他担心,难过,这时,她相信赵烈在家乡救助了数万人。一直到晚上休息时,她才蓦然现,她为赵烈担心了一下午,这以前从未有过。

    赵烈所在舱室的油灯亮了半夜,内外的压力让他毫无睡意,他思量许久,只能说前方希望很大,不过困难重重,每一步都不能走错,才能跑在农民军和建奴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