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四十一章 邂逅
    随着前方的小艇,船队依次进港,由于还有几天就是大明春节,港中的商船不多,只有不足十艘,有福船,有广船,也依稀看到最北港湾里三艘葡萄牙战船,三桅软帆,由于停在港口,主帆、斜帆都已收起,几艘船相对于盖伦船来讲不是很大,不过相比于福船和广船来讲可是不小了,赵烈眼馋的眺望了许久方罢。.cm

    坐船停稳后,留下赵达掌总,赵烈带领着李虎、黄汉、余大宝、唐显文、齐威等三十余名伴当鱼贯下船,当赵烈脚一踏上码头,腿稍稍一软,这般长时间在海上飘着,方一登6,还不是很适应,走了几十步后一种踏实的感觉才充裕全身,赵烈从没这么长时间的座船的经历,第一次感到6地的亲切。

    第一时间,码头上各色人等围拢过来,葡萄牙人,明人都有,各个口音不同,不过不是扛活的苦力,就是对缝的牙人,毕竟许多海商带来的货物卸下,采购的地点、价格都与这些人相关,年根下海商不多,都想揽个活计好过年,他们能够将商人们所需的物件提供出来,甚至让你对于价钱也有个数,还可以雇佣他们游历澳门,总之你只要付银子,他们就能帮着你忙活。

    反正是货品不多,就由黄汉上前与几个牙人搭讪,赵烈等人在一旁旁观,只见衣冠齐整的多是葡萄牙人,大明人大多是扛活的苦力,各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蓬头垢面。而葡萄牙牙人则是面带傲色,昂四顾,一副当家做主的模样,嫣然是脚下这块土地主人的气派。.cm

    赵烈撇撇嘴,十七世纪初啊,澳门就是洋人是上等人,明人是二等奴了,行政、财税、驻军、司法表面上还在大明的香山县令手中,实际上都是葡萄牙人说了算,而主人大明王朝就是一年收个些许地租,一两万两商税的牌位了,啧,澳门半岛年租金两万两银子,真是让人无语啊,真心的便宜啊,不说和远的地界比,就同日本长崎比,德川幕府自设长崎通商,大明、尼德兰人、弗朗机人等来了只有购买商铺经营的权利,行政、财税、司法、驻军都由德川家任命的长期奉行所主持,愚昧的中央帝国许是地大物博,些许土亩自是不放在心上,倭国土地珍稀,一寸田亩都是十分珍惜。

    赵烈无心再在码头呆下去,带领众人走出码头,沿街向着北方走去,街两旁大多是西式建筑,统一的圆拱形的门窗,出入者泰半是葡萄牙人,大多是黑色须,褐色的眼睛,男女衣着与明人相比,较为紧身,色彩也明快得多,一众伴当都是年轻力壮的棒小伙,看到葡萄牙女人皮肤白皙,束腰隆胸的装束,几乎把眼珠子瞪出来,猪哥样尽显。

    葡萄牙女人毕竟不同大明女人,有的回瞪过来,引得一众猪哥笑闹不止,有的则是抛个媚眼,让一众人等立马丢了魂,总之让这帮大明土包子笑料百出。

    赵烈前世阅历深厚,虽说没结婚,不过,倒是经历过几位女友,深知好女人是可遇不可求,好皮囊好找,内在美难求。sh uo.对于一众人等的模样一笑置之。

    “唐显文、齐威,你二人各领着三个人,仔细打探春节时澳门都有什么活动,尤其是总督,城防司令以及炮台,军队的行踪,不要吝惜银两。”赵烈吩咐道。

    “遵命。”两人躬身回应。

    几人走后,赵烈继续沿街北走,来到一处较大中式院落,只见正门上方议事厅匾额横挂,下方写着葡萄牙文。

    北方是一个广场,人流较多,赵烈一行人来到此地,只见有不少摆摊卖货的小贩,更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乞丐,在冷风中瑟瑟抖,现下的赵烈不是前一世时的赵烈,对于大明流民、乞丐之多多少有了免疫力,不过看到围绕广场一圈几十人的衣衫褴褛的乞丐,还是慨叹一声,民生多艰啊。

    一阵阵哭声传来,一处地界围拢了一些人,赵烈靠近一看,只见一个妇人倒卧地上,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不断哭叫,余大宝上前查看,回头对赵烈摇了摇头,岁小女孩边哭边看着众人,脏乱的头,肮脏的面容,黝黑的带泪眼睛刺痛众人,三四岁的男孩则是扎着手无助的哭喊着。

    赵烈长叹一声,唤过两名伴当,吩咐去买一副棺木葬了妇人。不过这两个孩子着实令他头痛,按说跟他回转山东,进入难民营最好,不过毕竟孩子小,不知道能否经得起风浪,留在此地又交于何人,问了问四周人群,这里可有善堂,也是不得而知,正在此时,一个三十余岁的葡萄牙妇人近前来,口中生硬的汉语说道:“这位先生,我家小姐决定收养他们。”

    赵烈看看妇人,犹豫了一下,这时只见一个金的葡萄牙少女走了进来,只见她身高足有一米七出头,身穿淡紫色的套裙,腰身收紧,胸前扉边,把大好的身形显露出来,脚穿黑色皮靴,金色的长披肩,面容白皙,颧骨微微突出,脸颊微微凹陷,湛蓝的眼睛看着两个孩子,眼中微微带泪。这个姑娘的容貌一时让赵烈失神,因为葡萄牙人大部分是黑色须褐色眼睛的,只有少数金碧眼的,当前少女的美貌更是惊人。

    “先生,我叔父在这里经商,还是颇有资财,今看孩子可怜,我做主收养这两个孩子,望先生成全。”少女微一屈膝,用较为生硬的汉话说道,语调生硬,不过语音清脆悦耳。

    赵烈左手抚胸,微一躬身,“小姐多虑,我也是看他们可怜,帮他们葬母,不过过些时日,我就要乘船出海,深怕孩子受不了颠簸之苦,今有小姐出面收养他们,我是求之不得,多谢小姐。”

    少女惊疑的看看赵烈,一身大明装束五大三粗的赵烈怎么看也不像知晓西式礼仪的人,不过偏偏这个人施礼就是用的西式礼,她微一屈膝,呼唤妇人抱起男孩,自己拉起小女孩,欲转身离去,赵烈让余大宝拿出二十两银子奉上,少女不肯。

    “小姐自葡萄牙万里而来,收养我大明儿女,我等大明人不尽心尽力,岂不让人羞愧。”赵烈坚持。

    “好吧,多谢先生。”少女屈从。

    “小姐芳名可否告之我等。”赵烈微笑求问。

    “我叫亚历山德拉.洛佩斯。”少女回道,西欧礼仪来说,女子告之他人姓名,并无不可。

    “我叫赵烈。”赵烈回报了自己的姓名。

    少女回礼后,同妇人带着两个孩子向北走去。

    赵烈望着两人远去,心动不已。

    “头是黄的,眼睛是蓝的还凹进去。天下还有这等夷人,啧啧,公子,今日可算开眼了,开眼了。”余大宝憨笑着嘟囔着。

    “少见多怪,无知。你也就是个棒槌。”赵烈横了一眼余大宝。

    “是,我本来就是棒槌嘛,家里老妈老是这么说我。”余大宝憨笑更甚。

    我了个去,遇到这个憨货,赵烈也是无语了。

    ps拜求收藏推荐,江湖告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