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三十九章 忽悠老孟
    晚上饱餐一顿让赵烈吐槽不已的海鲜后,赵烈幸福的早早酣睡过去,结果,不到半个时辰,余大宝叫醒了赵烈,扬州孟家的船队到了,孟家家主求见。 shuo.

    靠,这日子没法过了,自己好歹也是三品大员的衙内,大明五品的军将,这日子过的太苦逼了,连个睡个好觉都不得,恼火归恼火,赵烈还是坚强的更衣来见,此时可是任性不得。

    孟广山听到张庭的回禀,心中不满那是肯定的,我可以提高铜价,但是参股我的买卖还是算了。孟家生意中不是没有官员的股子,不过,那也是扬州城正管官员的股子,你是山东的千户而已,不过,紧缺的铜银还是让他割舍不下,给他两成股子,自家赚的还是大头,只是这般被拿捏面上须不好看。于是孟广山仔细盘问了赵烈此人,孟广山印象深刻的是张庭所说,引领几万人开拓海湾,自己同难民一起劳作,一样的伙食,睡得是帐篷,特别提到帐篷漏风吹的茶中热气四散的情形,孟广山深为钦佩,不过,孟广山是个大商家,合作的前提是有帐算,他从此看出的是,这个人有大志向,也许有大前途,可以见面详谈。思量几日后,就拿定主意,于是与张庭乘船而来。

    孟广山来之前,已是得知了赵烈年轻,今日见面后,还是惊诧了一下,太年轻了,不知是否适合银铜生意,要知道这可是见不得光的。

    双方见面寒暄已毕,赵烈开门见山,“上番,我与赵先生所说的条件,不知孟东主考虑的如何。.cm”

    孟广山有体会到张庭所说的一点,此人说话直来直去。

    “大人,鄙人想问一点,这银铜供应能否断档。”这是孟广山最关心的。

    “孟东主放心,本官保证不会断档,常年都有。”赵烈心想,大明只要紧缺银铜,周围输入的银铜就不断,海上的大好事业才刚开始而已。

    就因为你是官,我才是如此慎重,要知道官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不过,你也不是扬州地界的,大不了一拍两散。

    “好吧,大人,我孟家愿于大人精诚合作。”孟广山决定不再拖延,毕竟对方手中有着银铜的底牌。

    “好,孟东主爽快,那就祝我们两家生意兴隆了。来人,上宴款待贵客。”

    上的当然是海鲜大餐,螃蟹、海参、鱼翅、金枪鱼等等,当第一次品尝时,那是极为鲜美的,不过,天天如此嘛。。。,嗯,你懂的。

    酒桌上推杯换盏,气氛十分热络。

    席间孟广山有意无意的表示,经营的不易,现任的官员的打点,新任的官员得打点,驻守太监得打点,市井泼皮得打点,平日商税不可拖欠,官府临时加税更不可拖欠,无论赔赚以上环节都得打点,意为小子,我的股子里别人的多了去了,两成不少了,你得领我的情。 shuo.

    赵烈闻言一笑,此言多么熟悉,后世在商场上不只一人念叨过,甚至自己也说过,官本位的时代,商人的苦恼都一样,想把生意做大,不可能不与官员打交道,否则哪来的大机遇,可是一旦与官员牵连,这就是定时炸弹,你只能祈祷此人别出事,出事也别被有心人利用打击自己,否则一不小心就是家破人亡。自己在医药公司就避免不了与卫生局,医院领导交往,否则你卖给鬼去,当年自己是谨慎再谨慎,尽量收拾好收尾,以免被牵连。今日老孟所言,激起自己往昔回忆。

    “退不得,退则家族财产荣耀即刻败尽,进则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入商途进退不得啊。”赵烈给孟广山的话做了总结。

    孟广山惊诧万分,这是不到二十的小屁孩说出的话吗,这应该是在市井商途厮混几十年的老油条说出的话。

    赵烈对孟广山、张庭所表现出的惊诧十分满意。

    “想我中华几千年,耕种田亩,是我商人流通物种,耕作铁器,是我商人开矿冶炼,万民口粮,是我商人勾通有无,使米丰不伤农,米荒不死人,四季交替,是我等改进器械,织布贩衣,远处交通不易,我等改进车马,水路艰险,我等改进舟船,天堑变通途。我等还要将养一众属下,帮手,佣工,还要上税募捐,打点官场,然,数千年矣,奸商之称不绝于耳,士农工商坐于末席,微末之辈。”赵烈为商人这个几千年的悲情角色做了总结。中国几千年把生产性的坐商和流通性行商统称商人,大号奸商,极尽侮辱之能事,无利不起早,囤积居奇,甚至大文豪白居易也出来凑热闹,商人重利清理别之类的诗句,更是把商人订上了重利之极的标签,真是千年不朽啊,尼玛,白大人可以明面有粮饷,私下里收取供奉,商人不挣点小钱,让他在家里饿死啊。此类人可说是千年仕绅阶层的代表,嘴里边大骂奸商,私下里或是任官贪腐手段无穷,或是对佃农苛以重租乃至逼死人命,卑劣无耻至极。

    孟广山、张庭眼眶红,这些话太精辟了,太对我等苦逼商人的胃口了,说是巨商,也就是对属下、奴仆威风,地位上那是国中老四,谁憋屈都可以骂上两句,谁有权力都可以勒索一下,谁手中有刀枪都可以抢劫一下。孟广山恍惚现自己的地位是如此低下啊。

    “然,泰西诸国以商立国,商人开设矿山、工场、商铺,组成船队互通有无,直至出国贩卖,养活大批部属,商人向国君上税,国君负责其安全,国君提高税金须与商人协商。”赵烈真是羡慕现在的英格兰,英格兰的崛起,就是大商人、大资本家的资本主义的胜利,大大限制了过去无上的没有节制的王权,取消了过去国王予取予夺的特权,建立了契约制度,并奇迹般取得了平衡,建立了君主立宪的国体。最终极快的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成为日不落帝国,而其他法国、俄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还陷在王权的烂泥里左右为难,国王的一时兴起就能让大商人们鸡飞狗跳忙乱不堪,经营的秩序和连贯性更是无从谈起,税目税率变幻不定,让他们的经营大吃苦头,影响的是整个的经商环境以及上交的赋税,进而最终耽搁了国力的提升,等他们终于挣脱王权束缚时,大英帝国早已一骑绝尘了。

    “大人,这世上还有如此国家。”孟广山实在是不相信,太颠覆孟大商人的几十年的认知了,他心道,小子,你不会是消遣我吧。

    “此非虚言,孟东主遇到弗朗机商人一问可知。”赵烈不怕他问,西欧巨变马上展开,契约精神是西欧公认的。资产阶级巨变来临了。赵烈也是迫切需要大批的商人等围绕自己身边,随风好借力嘛。改变这个时代只靠自己是痴人说梦,只有建立一个全新的阶层才能办到。今天,就是要在老孟的心里种下这颗种子,生根芽是一定的。

    这一天孟广山是一夜无眠啊,赵烈讲的这一切让他彻夜无眠,什么时候大明才能有这样的日子,是真的吗。

    赵烈倒是睡的很好,每日辛苦,每天晚上都是睡的极为香甜,他可是不知道白日里的一通忽悠让老孟辗转不眠。

    ps谢谢诸位读者大大作者大大的关注,谢谢,唯有以精彩的故事报答各位,夜半绝无虚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