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三十七章 初现模样
    时间在忙碌中逝去,一个多月转瞬即逝,当第一场大雪来临时,石岛海湾全部变了模样,海湾正北出现了几条笔直的大街,官署、街市、医馆、军营,甚至还有公共浴池,不过这些都是主要建筑,在几条大街上孤单着矗立着,西面则是大片大片的窝棚,一直延伸到山脚下,威海的难民已经全部转移到石岛,连赵猛、万基都来到石岛,破虏军也进入军营,匠户营也投入使用,赵烈把威海水师的匠户头袁义、郭福等匠户抢到石岛,只有船厂沿海规划出大致的框架,黄汉、汪全早已是奔赴闽南重金雇佣造船作匠,冶铁作匠,大量购进闽铁以及玉米种子。 shuo.

    砖窑、石灰窑口黑烟吞吐,忙碌不已,里面还在不停的烧制砖瓦和石灰石,这些物件在不停建造的石岛都是急需的。相邻的匠作坊,也是整日响声不断,动静不小,兵甲和火铳、火药都开始试制了。成衣厂也已经全运转,为难民制作成衣、鞋袜,为将士们制作战袍也排上了日程。

    在赤山镇的官署里,赵烈抿着热茶在听取田亩的丈量结果,

    “大人,此次田亩合计二万六千余亩,其中上田六千余亩,洼地五千余亩,坡地一万四千亩,其中坡地,洼地大部撂荒。”徐鸿响亮的声音回响在大厅,“另外,各个军户田亩已是重新登记在册,不足三十亩者已是尽数补足,按大人要求,还从辽民中挑选了几百户两千余人放了田亩。shuo.cm”

    “大人,各地催肥尽数完成,现下只是每隔数日察看热度,添加热水,个别军户懒惰怠工,属下连着百户一起打了板子。罚扣了饷银。”刘平把催肥的事项禀报一番。

    “好,非常好,”赵烈也是非常满意,官署中几十人都是廋了一大圈,赵烈也是不吝赏赐。“奖赏每人十两白银,尽忠国事者就应不吝奖赏。”

    徐鸿激动的跪下拜谢。十两银子那是近一年的饷银啊。

    祝英、郑益民、刘平也是感慨万分,几个月前,几人以为赵烈大张旗鼓的丈量田亩,以为是为自己贪墨田亩做足功夫,谁成想赵烈竟是真的把田亩全数分给这般泥腿子,在老官场来说,实在想不明白赵烈求的是什么。大冬天的来回奔走,风尘仆仆,吃的是大锅饭,穿得是破衣烂衫,没有克扣粮饷畜养家丁,也没贪墨田亩敛财,这般的军将几人从未见过,几人整日家胡思乱想也没弄明白赵烈此人,在大明官场赵烈可算是独树一帜了。

    李先生则是暗自点头,多半年前,赵烈激辩大明形势时,可谓有苏秦、张义之辩才,张良之远见,这几月来则是具备张太岳之实干,诸葛亮之事必躬亲,阅历颇丰的李先生也无法确切的评价赵烈,从未风闻过此等样人,文武皆通,执着实干,将来成为戚爷?岳爷?都不像,实无法明了此子将来的成就。shuo.cm赵海明真是好福气啊,自家儿子年纪比赵烈大上不少,如今还是拘泥于书堆中缺乏阅历,纯粹的书呆子。两者差距不足道。

    赵烈吩咐官署调派好人手整修灌渠,开春三月挖掘灌井。此事还由刘平、徐鸿负责。

    千户所招募百名文员,这些文员将会成为学堂先生,教习辽民儿童粗识大字,同时在军中教授兵丁,此事由李先生负责,数十年苦读,最后金殿唱名光宗耀祖的只是极少数,三年一殿试只取三百名而已,而全天下在科举之路上奔走的生员不下几十万人,不中之人不知凡几,许多人变卖家产才勉力支撑着学业,如此数次不中,即是贫困不堪,因此能当个吏员有份粮饷则是许多寒门子弟的心愿,赵烈不愁招不到人手。

    最后,赵烈又一次做出了令众人震惊至麻木的决定,春季坡地全部种植番薯,洼地全部种植高粱。这是神马东西,高粱向来都是种在坡地上的,赵大人能不能不这般胡闹,要知道田亩产出乃是千户所根基,一旦产量大损,全千户所都得闹腾起来。李先生也咔吧着眼睛把赵烈归入还须历练的行列。不过,李明峪没有多说什么,赵烈正在兴头上,也许遇到点挫折反而是好事,左右是损失些钱粮,赵海明赵大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区区数万两银子还赔得起。

    在一片静默中赵烈满意的回到石岛湾,正式整训破掳军,组建水师。

    组建水师,是着眼将来,水师是赵烈心目中的要,作为后世中人赵烈太明白水师是自家生死的关键,目前这点根基实在是不足道,南方几大势力都是数百艘海船,当然大船少,大多是百吨,甚至几十吨的小船,不过这也不是赵烈可以比拟的。水师组建必须是立足长远,宁可人等船,不可船等人。赵烈从辽民中召集了三千多名渔民后代,或是海边长大的粗识水性的青壮组成水师,只是这般水师只有几艘鸟船、沙船,一艘苍山可以操练,只好分批整训,在石岛湾内外这通乱转,闲暇时间让他们走队列正军纪,他要的是水师劲旅,不是简单的水手,一定要用严格的军纪和艰苦的操练磨练出来,才能可堪大用。

    水师兵丁们在石岛湾的熙熙攘攘的整训倒也让冬季的石岛湾不是太过空旷,有了一些人气。

    海船啊,还是太少了,可造船就必须先备好木材,本地的木材只有石岛西北山上还有一些原始林木,赵烈打算派人砍伐下来,但是还是太少,杯水车薪。赵烈早已派顾五岳雇船到朝鲜购入,在大明沿海人类几千年的砍伐,合用造船的树木真是太少了,福建、两广木材还不够几大势力瓜分的。在北方,只有东北有大量的原始林子,后世的黑吉两省地界上原始林子无边无沿,可惜,赵烈只有眼馋的份了,如今那里的主人是建奴,和赵烈不对付,那么就只有朝鲜林木可用了。好在山东距朝鲜真是不远,木材也是不贵,否则赵烈得愁死。

    造船的木材用窑口烘干出来,也得放置三两个月才能使用,自然干燥的木头那是三五年后的事了,因此木料大规模下来那是数月以后的事情了。

    由于没有太多的船匠,也没有太多的老料,赵烈只是让几十名船匠带领千余辽民学徒开始建造渔船,现有的渔村的小船出海不远,收获的鱼量有限,远不能满足需要,几万人的肉食暂时只能从海里来,每天所需巨大。现在船坞上建造着五艘几十吨的渔船,度极慢,没有多少人是会造船的,大量的时间在作匠讲解、示范、开工、出差子、停工、讲解、返工等轮回中消逝,加上缆索、棚帆、铁钉、铁索、锚具、防锈等都要从无倒有建立,赵烈怀疑明年开春能不能见到渔船下海。

    这一日,赵烈在船厂巡视时终于听到了近一段来最好的消息,船队回来了,是晒得黑红的张鼓声乘福海号来报,赵烈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心头肉回来啦。

    ps对不起,有事在身,晚到了,但还是厚颜求取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