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三十六章 折腾不止
    赵烈一回官署就宣布他不在赤山期间,诸事由李先生掌总,当下,即刻开始丈量田亩,徐鸿带领着几十个军余协助,同时,由郑益民组织军户疏通排水渠道,毕竟在海边的田亩就怕风雨侵蚀,台风带来大雨,排水不畅,庄稼泡在水里,到时哭都没地方哭去。.cm以上两项务必在两个月内完成。其他司等到人员到位后再伺机建立。

    祝英、郑益民、刘平已经是麻木了,这位爷太能折腾了,折腾的全千户所乌烟瘴气,刚刚结束育肥,又开始丈量田亩,真是没有闲着的时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位小爷瞎指挥,到时没有大的产出且哭去吧,到时只有回家找爹求告去。

    赵烈把祝英等三位的田亩按文档记载丈量,这也是尽量不与这几位地头蛇生冲突,你们上档的田亩我们无意动,但是,没有入档的田亩明春冬麦收获后请归还吧。三人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他们都是有点根底的坐地户,在上面的都司有点门路,不过和正掌实权的赵海明比不了,冲撞不起,避让为先吧,让这位衙内可劲的折腾去吧。

    为了千户所的田亩丈量顺利的展开,赵烈在千户所门外通告处贴出大幅通告,向军户宣扬每户不足三十亩地的,此次丈量后,补足三十亩,旱田择地打灌井,新开田前三年不收税,第四年开始十税一。此言一出,全所轰动,要知道地还好说,地其实是不缺的,但多是坡地、洼地,好田亩都被大小军将占用了,坡地、洼地收成太薄,去了交税没有进项,甚至还得倒贴税赋、加派,于是就都荒废了,打井倒是可以很大程度上缓解干旱,不过银钱呢,军户填饱肚子都是奢望,哪里还有钱粮打井。 shuo.毕竟一口深井就得十两银子左右造价,军户无能为力,千户所也是勉力维持,更不可能有余力支撑军户,于是就凭空让很多田亩撂荒。这回听说千户大人给打井,那坡地也有的种了,何况还有减免税。立时下面各个屯堡的军户向这里涌来,官署前的通告处挤满人,听人讲解通告,许多人当场口称赵大人是大善人、活菩萨,气氛热烈,赤山到处是欢声笑语。

    正因为如此,清丈田亩很是顺利的进行下去。当然以徐鸿为的数十军余也是忙的团团乱转,到处是热情的请他们先去丈量田亩的人们,由于太多的军户排队等待,逼着丈量度加快进行,李先生坐镇于官署与几个小吏誊抄帐页,核实数目,也是疲惫不堪,就连李霖也被迫出来帮助父亲誊抄、核算,心里不知骂了多少声赵烈这个甩手掌柜的混蛋。

    此时,赵烈可不知有人这般咒骂于他,如果知道,一定会大呼冤枉,他也是没有闲着,岂止是没有闲着,他如今是事必躬亲,许多的庶务没有他的拍板根本进行不下去。

    赵烈此时正在石岛湾带头赶工码头,在几千人的努力下,简易码头以及栈桥就快竣工了。赵烈估算,码头停泊数艘千吨的海船不成问题。

    当黄汉乘着海龙号,以及孟家雇佣的三艘海船返回到石岛湾时,码头刚刚投入使用,黄汉陪同张庭登上码头,两个人都是好奇的东张西望,黄汉上次走的时候这里可是极为荒凉的海湾,这次他与张庭看到的是几千人在汗流浃背的忙活的景象,铺在石岛海滩上,着实让人震撼。shuo.cm两个人刚走出栈桥,右前方几十人正在挖坑立起三丈高的粗木杆子,黄汉看了一眼,急忙前驱两步,跪拜于地,“大人,黄汉自扬州归来,特来交令。”

    “起来吧,此行顺利否。”当中一个最高大健壮的黑汉问道,只见此人衣衫肮脏不整,头散乱,脸上还有灰土,一副难民的破烂打扮,哪里有所谓的军将的影子。

    “很是顺畅,这位是扬州客商张庭。”黄汉介绍道。

    “大人在上,小人乃是扬州孟家管事张庭,特来拜见。”张庭跪倒拜见。虽说孟家财大气粗,不过大明是官员仕绅的大明,巨商在官员面前也得低头,地位是最低的,何况他只是一个管事。

    “免礼,起来吧。海6颠簸不定,张先生一路辛苦了。”赵烈拱手回礼。

    双方寒暄完毕,赵烈把张庭请入大帐,现下赵烈还住在大帐里,没办法,官署地基刚刚打好,窑口开始烧砖,建成就是以后月余的事啦。

    敬茶完毕,张庭看着在寒气中四处摇摆的茶碗的热气一闪神。

    “大人,此次属下带回三万石粮,千匹棉布,两万斤棉花,还有一千铁锅,以及针线等杂货。合计属下带去的货品折价六千两银,其他剩余银两悉数带回,这是账目。”黄汉递上账目,赵烈拿起放到一旁,

    “此事不忙,现下账目由李先生负责。”

    张庭没想到黄汉报账也不瞒他,那只能说这位大人和属下的不在意,是的,这位赵大人对于几万两银子真是很不在意。

    “大人,我家家主让我传话给大人,我家愿同大人互通有无,听闻大人这里不缺银铜,本家却是急缺此物,不知。。。。。”张庭看着似笑非笑的赵烈打个突,没有说下去,按说自己是商场老手,但是给这位年轻的大人黝黑的眼睛一看,仿佛心里的所有都被看个清楚。

    “你家的铜价如何,”赵烈问道。

    “我家愿比现价高两成收购。王大人成全。”张庭回道。

    “你家有钱庄吧,”赵烈又问了一句。

    “呃,”张庭身形一晃,“大人识得我家。”

    “从未听说,不过,以这个价拿回黄铜只有钱庄才有妙用吧。”赵烈慢悠悠的说道。

    张庭猛一抬头看向赵烈,一时无语。要知道铜回去后钱庄翻砂成铜钱,那是几倍的利润,不过,这钱见不得光。所以赵烈一说,张庭心中一跳。

    “我这黄铜常年都有,铜我可市价与你,不过,铜钱之利你家让与我两分。”赵烈点点张庭:“我知你不能做主,回去与你家家主知晓再议。”

    “大人,小人一定把大人的要求带回家主,并处成双方的合作。小人以为家主多半赞同。”张庭不亏商场老手,话说的滴水不漏,合作成功,我是努力处成的,日后以功臣见面,如不成功,那是家主不同意,而我是赞同的。

    “好吧,黄汉,准备酒宴为张先生接风。”赵烈吩咐道。

    张庭再三推脱,赵烈只是不许,于是张庭留下赴宴。

    此后,在一个时辰的时光里,张庭见识了什么是日理万机,这个时段里,只见各色人等走马灯般的求教赵烈。有的是窑口出砖的分配,有的是地基的石料已是不足,有的是木料供应已是断了,还有是今日可否为一队辽民饷,林林总总让张庭眼晕,这是千户大人,怎么这般像孟家家主,方方面面的人物都要大人掌总。可偏偏年轻的千户驾轻就熟的分配,让众人尽皆满意而去。至此,张庭拜服。

    ps感谢余贾、回归平衡、头疼的幻想、恒九儿、大荒土著、中华白寻侠、马良与美人鱼、安慕云、苦瓜熟了、抬头天无涯、萌姐的打赏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