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三十二章 破烂一箩筐
    赵烈的就任酒宴在镇内唯一的酒楼范氏酒庄进行,祝英、郑益民以及镇抚刘平献上承仪,赵烈坚拒,赵烈拿定主意自家对付上司是无法,但是绝不在自家的地盘上纵容如此潜规则。shuo.cm

    晚上,赵烈等人在赤山堡内游走一番,赤山也就有一个十字长街,还有十几小巷的小镇,在西边有个不大的道观,镇中建有一个戏台,不过,年久失修,斗檐塌落,人气皆无。当晚,赵烈一行就在官署后宅休息。当然是在四个丫鬟和亲卫奋战一个时辰后的结果,毕竟千户空悬,后宅已是久无人气,到处是灰尘。

    第二天,赵烈召集祝英、郑益民、刘平叙事,

    “祝大人,本千户所现在军户实数是多少,军田有多少,本官要的是实数。”赵烈开门见山,不打算耽误时间,时间对于他来说是最欠缺的,后世有个口号是时间就是金钱,在赵烈这里时间就是一切。

    祝英略一犹疑,看看郑益民、刘平,“大人,本千户所军户在籍五千余,共计两堡十三墩,现下军户实数是四百余,丁口两千余,军田在籍是两万七千亩,撂荒万余亩坡地,实数是一万余亩。”果然,一到就盯住田亩,可惜,海边卫所田亩本就比不得内6卫所多,加之土地贫瘠,没有大的进项,嗯,小破孩倒是一样贪。

    啧,人逃一多半,田亩一多半撂荒,真是名副其实的乞丐所啊,“祝大人,本所仓管为谁啊。”

    郑益民忙起身:“大人,库藏是我的职责。shuo.cm”

    “嗯,那我们去库藏去看看。”

    库房就在官衙左侧一进院子里,郑益民差老军打开武库大门,只见兵甲摆放还算齐整,弓弩、箭矢、刀枪、火铳、三眼铳、棉甲、战袍、木盾、皮盾各自归拢在一起。

    赵烈着余大宝试兵,余大宝上前拿起一步弓,开弓三次,

    “大人,弓弦无力。”

    赵烈拿起步弓,全力拉伸,只听啪的一声,弓弦断裂。不用问,弓弦脆化,余大宝拿起一把雁翎刀,只见刀身锈迹斑斑,给赵烈看看,赵烈咧咧嘴,赵烈拿起大枪舞起一片枪花,嗯,只是中枪,上阵长度不够,这枪尖也锈住了。拿起火铳一看,做工粗糙且铳管薄厚不一,谁敢用啊,这是自残用的,只有棉甲、战袍保存还算可以,不过,棉甲只有二十余套,战袍几十套,过冬用的胖袄更是全无。一旁的夹间里还有二三百斤,颜色已是灰了,一看就是多年的老货了。

    唯一的亮点大概是墙角的仿弗朗机铜炮了,一共有三门,不过只有两门还算完整,安装在铁木炮架上,用其守城还算利器。

    “大人,久无战事,所内饷银拖欠,更是无力打理武库。shuo.cm”郑益民尴尬的解释道,他也是没法子上面不拨款子他也是有心无力。

    赵烈点点头没有回应,赵烈明白,登莱全境的财力物力都用在了登州和东江,至于成山卫、靖海卫等南部卫所没有裁撤就是万幸了,至于补充战力直到明亡都不用想了。

    众人来到粮库,只见库房里只有五十余石米面,还有三十余石高粱、谷子等杂粮。

    赵烈又到马场、草料场,看了看百来匹骡马,马只有四十余匹,其中上阵的战马二十余匹,骡马大多消瘦脱形。很明显,没有足够的杂粮喂养,毕竟只是吃野草骡马很难长膘,至于千户所在骡马身上漂没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马车破损不堪,反正是千户所所有,只有使用,很少维护,这在卫所里极为常见,用废了算。

    赵烈一圈下来已是无语至极了,这就是大明军队的主体,没错,大明军的主体,大明军将是有不少募兵,俗称家丁,不过毕竟是少数,军将用大笔银子养着,关键场合冲锋陷阵,不过,有财力养个几千家丁的只有辽镇而已,辽镇是靠大明每年二百余万两白花花的银子打造的,其他都司都是以卫所兵为主,每镇只有一营或两营的战兵游动而已,无他,没有银子。登州镇就只有登州营、莱州营、文登营三营战兵,当然员额不一,登州营三千余人,莱州营三千人,文登营一千余人,剩下的都是卫所兵。名义上登州有数万兵员,大多就是卫所的乞丐兵,而且空额极多,战力可想而知。也就是说大明军兵的主体就是这些军户,而如今这军户嘛,不过都成了拿锄头的农民了。

    回到官署,赵烈马上命杜立、汪全出,随船回威海,采买物品、粮食,调集五千辽民来石岛修建码头、军营等,通知以马涛、徐鸿为的军余随船到来,又给老爹赵指挥带了一封信求援,让威海水师帮助运输,这番人多、货多、粮食多,凭自己的破船三两条实在是不济事啊。

    赵烈没有隐瞒祝英、郑益民、刘平,都是在大厅号施令的,一个个命令,手令出,杜立、汪全跪拜而去,祝英、郑益民、刘平等人一是看出这位小爷不是来混资历的,是真来做事,还很利落,来了就干,再就是羡慕嫉妒恨了,尼玛,要人,辽民五千,要物品,撒开银子采买,要船威海水师出动,祝英想问一声,衙内,来和我抢这个穷山恶水有意思吗。大把银子撒出去好地界多的是。郑益民想问一声,那么多银子仍在这儿太特么浪费了,不行可以分润一下嘛。这的军户也没活计呢。几人当然只是心中腹诽,赵烈年纪再小毕竟是千户,是上官。

    赵烈事情派完毕,和颜悦色的吩咐看茶。

    “几位大人田亩几何啊。”赵烈抿了口茶问道。

    几人疑惑的相互看看,怎么说呢,世袭军户到他们几人的高位,分润的军田不少,外面购买的民田也有一些,逃离的军户的军田也有一些他们也种着,当然是没有造册的,不过,只要他们差使军户为自己耕种,收成就归自己,这也是他们在这个残破卫所的福利了。

    “大人,此地田亩少且贫瘠,我等每人不过千把亩水旱田,产出不多,大人这是有何吩咐。”祝英谨慎的回道。

    “哦,本官此次上任,巡抚登莱武大人吩咐让我等安置数万辽民,并赐予钱粮,”虎皮不扯白不扯,确实是安置灾民啊,赵烈看看几人神色。只见祝英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刘平心直口快,“大人啊,几万难民啊,大人,万万不可啊,此地无论如何安置不下。”

    “刘大人,别急,本官是这般打算的,开垦荒废的田亩分流出去一些,为几万人打渔供应肉食分流一些,另外,有人向本官订购大批船只,建立数个大型船厂、铁厂,还有挑选一些敢战之士为威海水师以及本官的家丁,应当分流个七七八八吧。”赵烈胸有成竹。

    祝英、郑益民、刘平瞠目结舌,无言以对。这得多少银子啊,不是,船厂就这般赚钱,不能吧。

    “几位大人,过几日,本官就将重新丈量田亩,以便为难民分派田亩,所以,本官不希望因此事与几位大人产生不快。”赵烈把事摆在明面。

    “自然,自然,我等明了大人安置难民的急切,我等当尽力相助大人。”几人咬牙应答。都是从身上挖肉啊。不过,那个上司来都会分润,这是官场常态,几人可以接受,就是腹诽,恐怕是让难民给你做佃户才是真的吧。为自己敛财,还打着安置难民的幌子,小小年纪够无耻的啊。

    赵烈不管几人腹诽,反正是日后自知。

    ps新人不易,拜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