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三十一章 赴任千户所
    舰队出的第二天,赵烈与李先生乘坐海狮前往石岛。大山子岛离石岛几十里而已,下午到达后,赵烈让船沿海湾绕了一圈,让李先生好好看看石岛的地形,石岛湾的北部较为平坦,一直延续到东南都是平地,适合建立军营、宅院,西部沿岸平地后面隐隐是一座不高的山,西南是湾角,与东南的湾角相对,正是适合建立炮台,封锁进入石岛湾的水道。石岛湾只有西部临海有一个小渔村。人烟稀少。

    张环坐在村口的海岸边看着这艘很大的海船在海湾里兜来兜去,数艘小船在靠近村子的地方拿撑篙探来探去,这海湾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打上的鱼也不值钱,所以人烟稀少,十七岁的张环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海船来到这里,张环紧了紧破旧的衣服,站起身来看着一大两小的船只忙活,

    “张环,来的是什么人啊。”

    张环回头一看,只见蓝三、于强小跑着来到身边,两人年纪与自己相仿,都是自小开始的玩伴,

    “俺也不知道,来了好一会了,不知道忙活什么。”

    于是,三个精瘦的小子有滋有味的看着,在日渐萧瑟的深秋里,这也是一乐啊,村里的男女老幼都出来看看热闹。

    姜亮是石岛墩的总旗,墩里统共四名兵丁,按员额是十名兵丁,现在只余四名中年大叔留守,姜亮年近三十,已是最年轻的了。此地倭奴不见多时,登莱全力支撑辽东,实在没余力经营别的地界,天启初甚至一度废止了靖海卫,不过,辽沈后又重建靖海卫,此地海边土地贫薄,产出不多,军户逃亡严重,一般大明卫城有五千到六千的军户,现下靖海卫也就两千余,还分了五个千户所,真是人少、地多。

    今日,海湾里进来一个大海船,忙活了半天,姜亮带了一个兵丁来到海边,虽说不是倭寇肆虐的年代,可关系到自己小命,还是小心无大错,姜亮决定探个究竟。

    第一艘小船载了十几名护卫上岸,第二艘赵烈,李先生等人上岸,姜亮看到上岸的是大明官兵,松了口气,上前询问,才知道新任千户到来了。.cm

    赵烈、李先生、余大宝等人离船登岸,刚一登岸,只见两个穿着破破烂烂鸳鸯战袍的兵丁跪拜见礼,

    “千户大人,小旗姜亮拜见。”

    赵烈咧咧嘴,啧,真是大明乞丐兵啊,还是我的部下,真是丢人啊。

    “起来吧,你在哪里当值啊。”

    “大人,小人就在后边不远的墩台。”姜亮用手指指身后不远处的石岛墩。

    赵烈瞭望看看,只见一个四丈高的墩台立于远处湾角一个高岗上,没有包砖,残破不堪。

    “姜亮,我问你,千户所在那个位置。”

    听声音年纪不大啊,姜亮抬头偷瞄了一下千户大人,虽是面目黝黑,身材高大,不过确实年轻,实在是太年轻了,姜亮心里嘀咕着。口中却急忙答道:“大人,千户所在北面十余里外的赤山。”

    “嗯,姜亮,你还算是尽忠职守,好,回去当值吧。”

    “遵命,大人。”姜亮领着老兵回转墩台。

    赵烈领着众人在海岸转了转,只见石岛沿岸乱石林立,真不亏石岛之名。渔村的老小也在远处观看了半天,看了半天的风景。

    一个时辰后,众人回返海狮号,在船上停留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乘船离去,海狮号向西直奔靖海卫城。

    靖海卫卫城周六里,城高两丈五尺,阔一丈五尺。sh uo.卫城有四门,不过,早年抗倭时西门尽毁,没有钱粮整修,堵塞了事。城内是十字街道,分通四门,卫指挥使衙门位于北门内北街上。

    下午丑时初,赵烈、李先生与亲卫从南城外码头登岸,南门兵丁看到五品武官及护卫没敢留难,一行人顺利进入卫城,南门几个兵丁留给赵烈最深的印象是破烂的鸳鸯战袍,以及在秋风中萧瑟的瘦弱的身影。

    卫城内店铺不多,比较冷清,询问后,众人来到卫指挥使衙门外,只见官衙规模不小,不过形容破败,大门红色的漆面多处脱落,不过守门的四个家丁还算精壮,披挂齐整。一个亲卫上前递上拜帖,领头的家丁看看拜帖,巡视了一下众人,然后进入官衙通秉。

    须臾,家丁回返,称大人有请。

    赵烈与李先生来到官厅,进入厅内,只见两个五十来岁的军将安坐于案后,当中一人身着三品武官的豹服,较为清瘦,正捻着稀疏的胡须看着赵烈两人,另一个身着四品武官虎服的较胖,脖子上肥肉山峦叠嶂。

    赵烈按规矩跪拜与地,“新任靖海卫千户赵烈拜见廖大人。”

    正印指挥廖承用手虚扶,“赵千户请起,”用手虚指胖佛陀,“这位是指挥同知吴海吴大人。”

    赵烈又跪下见礼,吴海笑眯眯的拱手回礼。

    赵烈上前把山东都司以及威海水师文书递给廖承,廖承看看放在一边,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任命文书,赵烈向前接过。

    廖承笑呵呵的让赵烈,李先生落座,寒暄是必不可少的。廖承也是这犯嘀咕,好好的威海大衙内不当,非得水改路,让人诧异啊。廖承两年前能当上靖海卫的正印指挥使就说明上层有人脉,虽说靖海卫几乎是山东九个卫所里最衰败的位置,甚至不如有些卫所的千户油水足,很多被调任靖海卫任同知,佥事的军将,以各种稀奇古怪的借口不来上任,不过,正印三品指挥使毕竟不同,油水不太足,当个阶梯熬个资历转任,这可是个好地界,既不是让人眼热惦记的位置,也不是登州等交战之地让人火烤油煎。几天前,登莱都司行文就到了,友人还带了信息,此人是威海水师指挥使赵海明的二子,此次旅顺之战斩杀十数个建奴,立有大功,升任千户,家中在都司运作到靖海卫。

    得到这些信息后,廖承左右想不通,水师改卫所,还是如此残破的一个卫所,所谋者何,如果有人说此人无所求,廖承得啐他一口,一个水师指挥做了这个决定无所求,你别把别人的脑袋想得如你般蠢笨,在廖承看来,就是赵海明的决定,至于赵烈嘛,他所立军功都可能是赵海明的手脚,还杀伤十数个建奴,真当建奴是不动的靶子,我是卫指挥使,不是听乐子的贱民。想不明白,廖承也不想了,只要不生冲突就行。

    一番无营养的寒暄过后,李先生奉上承仪两份,一份一百两,一份五十两,不少了,比登州,威海的承仪得翻个跟头,两位上官很是满意,以为会来一个不晓事的衙内,这一看,赵烈也很上道嘛。

    赵烈想宴请两位上官,廖承一口拒绝了,言道一会还有要事,以后再说,吴海听的一愣愣的,没听说一会有事啊。刚才,你还说让我当值,你回去休息一下。不过,吴海是绝对不会声的,官场上沉默是金嘛。廖承是有些别扭,要是普通千户,对不起,今日这酒宴你必须请,还应该把指挥衙门的头面人物都请去,这就是拜码头,以便混个脸熟,以后好办事嘛。否则,你是否心中没有上官,没有同僚呢。不过,廖承对这位衙内捉摸不透,敬而远之为上,日后再说。

    赵烈邀了几次,廖承坚辞,赵烈就没有强求,告辞而去。廖承派了个叫霍谷山的指挥佥事陪同赵烈前往上任。

    赵烈因为没带马匹、马车,决定还是走海6,到石岛后再到赤山镇。

    一日后,赵烈重返石岛,等上岸后,在小渔村找到了唯一的牛车,还是没有车厢的,好在路不长,李先生倒没在意,只苦了李小姐和几个丫鬟了。赵烈也可以差人到千户所报信,让千户所派人来接,不过,一想来回的时间,还不如直接去了。

    到千户所的道路还是颇为宽阔的,肯定是当年建卫时,一并拓宽了的,不过,年久失修到处坑洼,太坑爹了,到最后,李先生等人,说什么也不做牛车了,宁可步行。就这样,众人到达赤山镇时,已是一个多时辰以后的事了。

    千户所所在城堡,周不过两里有余,高两丈,阔一丈,外有护城壕环绕,城有东西两门,不过,城池破败,唯一包砖的西城门楼包砖脱落,残破不已。

    进入城内,赤山镇不大,房舍陈旧,来往的人一看就知大多是军户,衣衫褴褛是必须的,甚至有的没穿鞋袜,只用破布裹脚。镇内垃圾甚多,脏水遍地,气味熏人。

    北边的官署门外无精打采的戳着四个兵丁,战袄还算齐整,看着赵烈等人停在门前,余大宝喊了一嗓子:“新任千户赵大人到,快来迎接。”

    领头的总旗还算晓事,跪拜于地。一边差人进去禀报。

    须臾,里面奔出两个中年军将,当先一国字脸的施礼:“下官祝英拜见霍大人、千户大人。”另一个长脸的脸色蜡黄的施礼:“下官郑益民拜见两位大人。”

    “祝大人郑大人乃是副千户,祝大人是代千户。”同来的霍谷山一一介绍。

    赵烈微笑还礼,“本官乃是新任千户赵烈,望两位大人多多帮衬。”嗯,这祝英也是个倒霉孩子,代理没扶正啊。

    祝英,郑益民忙回礼:“大人客气,下官敢不尽力。”寒暄完毕,众人相续进入官署,官署内还算干净。

    众人先后落座,寒暄过后,李先生又与两人见过,两人也明白李先生是赵烈心腹,也是着意巴结,李先生久在官场游走,驾轻就熟,双方气氛和谐,相谈甚欢。

    ps新人新书拜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