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二十九章 升任千户
    赵烈和亲卫赶到水师大寨时,福山号正缓缓的靠岸,当福山号下锚系缆后,亲兵簇拥的赵海明步下甲板,一众官吏恭候一旁,大家寒暄完毕,赵海明回转官衙。sh uo.

    赵海明单招赵烈叙事,

    “烈儿,半月前,圣旨、钦差已到登州,武大人招为父见驾,此次,由于我等有登莱巡抚、登莱水师,还有旅顺的报捷文书,所以点赏颇快,登莱武大人升太子少傅,南京兵部侍郎,不日转任,张盘升任旅顺副将,我威海水师杀伤建奴极重,升为父正三品指挥使,仍指挥威海水师,烈儿你升任千户,李虎、赵达升百户,黄汉、万基、徐鸿、马涛、余大宝、张鼓声、杜立、汪全等任总旗。“赵海明简介了朝廷的封赏,也不知道是内阁如何同魏阉商议的赏格。

    “你上番属意靖海卫石岛,此次我特差遣李先生联络山东都司路同知,实授靖海卫左千户所千户,辖地石岛。”

    赵烈大喜,这是最好的结果,求人不如求己,自己把持石岛,万事无忧。

    “恭贺父亲,升任三品指挥使,这是我赵家天大的好事。”赵烈率先恭贺父亲。原来赵海明是从三品的登州水师指挥同知,今日晋升,确是可喜可贺。

    “可惜,水师辖地有限,不能实授实职。”赵海明还是有些遗憾,大明水师就是几大地界,天津水师、登莱水师、扬州水师、福建水师、两广水师等,指挥使就这么几位,真是难有实职。

    “父亲大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天津水师天子脚下,上司无数,扬州水师久无战事,规模减半,福建、两广水师与众多海盗,红毛酣战不休,只我登莱还算自在。”赵烈安慰老父,不过也是实情。天津水师就是天子的望门犬,朝廷大员、勋贵每日烦事缠绕,扬州水师久无战事,朝廷囊中羞涩无力添船,水师就在长江里腐烂吧。福建、两广水师与海盗、尼德兰人争斗不休,稍有闪失或战败身亡,或被参去官,风险极大,也就是沈有容这般牛人屡败海盗、荷兰红毛,他人被参抄家的水师官员甚多。

    赵海明点头应是,事理明白,只不过心中颇有遗憾。

    赵烈为了让赵海明开怀,将俘获毛利家海船一事通秉,当赵海明听闻缴获十余万两财货时,也是惊讶无比。

    “父亲,我大明输出物品繁多,生丝、丝绸、棉帛、茶叶、瓷器,甚至还有海船,日本海船大部出于大明,而他国入大明物品稀少,只有银、铜、硫磺,还有泰西些许稀罕物件,所以来船大多半货半银,好多进大明物品,回去卖。 shuo.”赵烈细细详说。“正好,我等掳掠多是金银。”

    “嗯,开头尚好,注意机密,”赵海明唯恐赵烈鲁莽,叮嘱道:“此次孤身夺船,可一不可二。”

    “父亲大人明晓,此后,我意李虎督率船队出征,孩儿以千户所事宜为重。”赵烈赶紧灭火。

    “嗯,还算周详。”赵海明点头赞许,在他看来,主将不可亲身涉险。李虎忠心勤勉可堪重任。

    “嗯,李虎督船,为父将李先生,赵达派将与你,助你一臂之力。”

    “父亲大人,不可,李先生乃是父亲左膀右臂,不可轻离。”

    “无事,李先生年轻时行走大明风水,这几年在威海颇有憋闷,正好,两处行走,可以解忧。”赵海明主意已定。“王哲先生与其他几位幕僚也可助我。”

    “多谢父亲。”赵烈正愁身边料理庶务的人才太少,李先生的到来可是正解困局。

    傍晚,赵海明父子身穿三品豹服,五品熊服归家,赵秦氏大喜,命全府加餐以示庆贺。

    晚上,赵烈书房中,赵猛、李虎、赵达、黄汉、余大宝、杜立、汪全,一众人等聚在一起,赵烈美其名曰石岛展筹备会议。

    “现下,长枪已经做出八百余,只是鲁密统收集到此,也只有不到二百,雁翎刀三百四十余,铁盾收集了一百八十面,棉甲一百八十余件,皮甲一百二十余,铁甲二十余,战马三十余,驮马七十余,弓弩一百余,箭枝六千余,火药四千斤,铁炮四百余,鞋袜四百余,大红战袄六百余,大红胖袄一百余。”杜立一一列举,“此外,还有白银十万六千两,倭国金小判,银小盼若干。”

    赵烈咳嗽一声,“此次我等到石岛上任,对石岛不要有太大指望,大明卫所的情形我等军户皆知晓。左千户能有数百军户,我就庆幸不已了。”赵烈徐徐看看众人,“在座的都是自家兄弟,我就实言,做好最坏的准备,兵丁、军垦、石岛码头、船厂、匠户营、兵甲、粮秣、炼铁、造铳、造炮。”赵烈说道这,自嘲的笑笑:“诸位,都是无底洞啊,虽说现下有十万两银子,不过难民马上就要吃进数万两银子,我们实际上就是穷军汉。.cm”一众人等不禁莞尔,确实,听闻有十万两银子,众人觉得不少了,不过,这般一算,太少了。

    “不过,愈是难以完成,我等完成后,应该愈有成就,我们回家应该能这般说,看看,我等这般二货,三货干的不赖吧。当我等老去时,可以同儿孙夸口说,看看,是我等挽狂澜于既到,这就是你们的先祖。”赵烈站起身来扬起右臂,转紧拳头大喝道:“诸君,能否与我一搏。”

    众人站起身,热血沸腾的应和:“愿誓死追随大人。”

    李虎、赵达等颇有阅历的人也是激动万分,久随赵海明在官场行走,多少有些麻木,不过今日听闻赵烈展望的前景也是憧憬不已,男子汉都想博一个封妻荫子,光耀家名。

    环顾众人激动的表情,赵烈笑容满面的伸出双手做出静静的手势,“诸君请坐。”嗯,我这水平在后世干个传销也能手到擒来啊。

    众人兴奋的落座,李虎、赵达稍稍有点面热,刚才和一帮半大小子呼喊的是自己吗,咳咳,有点丢面呀。

    赵烈对此次动员非常满意,气氛之热烈堪比后世年终奖励大会。

    “诸位有此信心、决心,我看事情一定办成。不过,事情要一个一个的办。先,银两是最重要的,李虎,”

    “李虎在。”李虎起立抱拳。

    “李虎,我认命你为舰队统领,统带六艘战船出琉球海域,目标,朝鲜、倭国海船。”赵烈出第一道命令。

    “遵命,大人,李虎必不负大人所托。”李虎单膝跪地回应。

    “请起,”赵烈虚扶一下,“注意,能用偷袭,就用偷袭,最后强攻,尽量减少伤亡。”

    “遵命。”李虎激动的坐下,自己终于独当一面了。

    “赵达,”

    “属下在。”赵达起身抱拳。

    “我命你从军中抽出二百人组成亲卫队,这个队伍两个目的,第一保护我的安全,二者教授水6战阵,通晓水6兵器,以期将来扩军可以成为中下阶军将。”赵烈对这支队伍寄以厚望。对,这就是教导队。

    “谨遵大人指令。”赵达回礼答应。

    “汪全,”

    “大人,属下在。”汪显起身施礼。

    “到石岛后,督建匠户营,记住,不吝赏赐有功。”赵达叮嘱道。

    “遵命,大人。”

    “杜立,”

    “属下在,”

    “雇佣辽民督造石岛港口、库房、营房,列出所需钱粮,找李先生合办。”

    “是,大人。”

    “大人,我做什么啊。”余大宝瞪着大眼问道。

    “你这憨货,大人就剩你护卫了。”黄汉训斥道。

    “哦,这就好,你们那些破事我也做不来。”余大宝放心的舒口气憨笑几声。

    登时,众人哄笑。余大宝皮厚根本不在意。

    赵烈也是大笑,这余大宝真是个活宝。余大宝身手矫健勇武过人,不过憨厚直性,庶务不通,否则,在此用人之时,不会放过。

    “黄汉,此次,随我到岛上,乘船载货到扬州销货、购粮,多进棉帛、棉絮,为过冬做准备。”

    “遵命,大人,”黄汉接令。

    “王悦,娟儿,进来,”赵烈一声喊。

    王悦,娟儿轻手轻脚的走进来,看到满屋的军汉,有点羞红了脸。

    “你们两个把我教的歌曲唱熟了吗。”赵烈问道。

    “公子,我俩日日练习,今儿已唱会了。”王悦答道。

    “好,诸位,我做了些曲子,以提振均军心士气。”

    娟儿细嫩的声音报了下名

    我的家在东北

    我的家在东北浑辽河上

    那里有石炭和森林

    还有漫山遍野的麦花和稻香

    我的家在东北浑辽河上

    那里有我的兄弟

    还有我衰老的爹娘

    那一天,那一天

    在那个悲惨的时刻

    那一天,那一天

    在那个悲惨的时刻

    逃离了我的家乡

    抛弃了先辈的荣光

    流浪,流浪

    整日在四处流浪啊

    哪年,哪月

    才能回到我牵挂的故乡

    哪年,哪月

    才能恢复我先辈的荣光

    兄弟啊,爹娘啊

    什么时候

    才能与你们欢聚一堂。

    轻柔的歌声打动了所有人的柔软的心房,一唱完,室内一时无声。余大宝更是眼睛泛红,不好意思的眨巴着眼睛。

    众人反响强烈,赵烈率先鼓掌,众人随从,俩个小丫头不好意思的跑出去。

    ps成绩不理想,不过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很是正常,作品还是要写下去。拜求推荐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