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二十七章 重赏
    船队几经波折近月回返大山子岛,主要是两个毛利海船转载沉重,航缓慢,船队只能迁就它们的航行进,不过,台风季节已过,回程还是平顺的,再回到大山子岛,赵烈欣喜的看到简易的木质栈桥已经在北部建成,安置的房舍也在五百名辽民的赶工下兴建泰半,最高点的墩台建起地基,一片兴旺的景象,全然不见海中孤岛的荒凉景象。shuo.cm

    赵烈在甲板上微笑地看着面目一新的小岛,心中欣喜,就像自己的家园慢慢建立,近两个月的航行的辛劳也已消散不见,回家的感觉真好。

    上到码头,家里的李管家、张鼓声早已迎候跪拜,赵烈一一扶起,黄汉、余大宝、张鼓声等自小玩伴笑闹一番,众人相继来到刚刚落成的议事厅,赵烈进来一看,一股新建屋舍的土腥味扑鼻而来,室内空旷,家具等全无,只有孤零零的一套桌椅,赵烈坐于上,其他人等侍立两旁,“李管家,今日岛上大成,你的功劳最大,我赵家一定不吝奖赏。”

    李管家今年四十有二,身形清瘦,和这个时代的人一样有点早衰,头有点花白,听到赵烈夸奖,忙施礼回道:“二公子过奖了,小人本是赵家家仆,此次也是老爷叮嘱,小人分内之事,公子过奖了。”

    赵烈微笑夸奖几句。shuo.cm转头看向黄汉,“传令,招各舰舰长会商。”

    黄汉应允一声,转身出去。须臾,三声号角响起。不一会,五个船长来到厅内,海狗、苍雨回威海运货未归,赵烈一声号令,几人同众伴当分两排站好,一排是船长,一排是亲随。

    “我等出之时,我许下了赏格,今日,我等得胜而归,是时候兑现赏格了。”赵烈微笑看看众人,众人眼中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此次收获银八万两,你们船长分半成,就是每位五百两出头,此次,有海狗,苍雨未出征,不过是我的命令为建岛出力,这次也算他们一份,下不为例,以后谁出征谁受益,另外,李管家、李虎,你二人放兵丁的赏格,”赵烈看看众人被惊诧的有点呆的模样,嗯,和后世年中奖时有一拼。“至于此次俘获的物件吗,卖后折银放。”

    “多谢大人,”众船长满面通红的轰然跪拜齐声应诺。

    “李虎、黄汉、余大宝、李管家、张鼓声,你等功勋卓著,赏格同众船长。”赵烈不会让身边人吃亏,他们所办的事宜更为重要,绝不能让他们寒了心。在赵烈看来这个世界就是利益构成的,身边的人追随你就是希望借此得到他们的利益,所以在赏赐方面赵烈是绝不吝惜。sh uo.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李虎、李管家比较矜持,三小就差蹦个高啦,三个都是军余,此番第一次为家里赚钱,就是一笔如此巨款,余大宝的父亲百户船头余福一月饷银不过五两,还不是全年放,而余大宝一次就收入五六百两银子,赶上他老爹十年的饷银了,美得余大宝只剩傻笑了。

    接下来,每艘船的兵丁分批下船领取饷银,近四百官兵平均每人近三十两银子,当然头目多一些,不过还有后续的卖货物的折现银,预估每人出二十两银,这相当于两年多的饷银,一时欢声雷动,每批领完的兵丁,自的向赵烈跪拜谢恩。赵烈微笑回礼,他相信从此他言出必信、行必果的形象立于官兵中,这只军队属于他了,赵烈一贯相信这世上除了极少数的例外,大部是靠利益结合在一起的,现下他先给与舰队利益,以后还会给予他们隐形的利益荣誉,纵横海路,无敌天下的荣耀,长此以往,军兵定会归心。

    岛上好久才消停下来,各船欢声笑语,经久不息,军将们也没有制止大家同乐,此时就是应当尽情欢笑。

    晚上,在各个甲板上就餐,每人可以喝一碗酒,围绕码头的七艘船喜气洋洋,推杯换盏,好不热闹,除了当值的军兵,很多人都是尽兴而归。

    这时最憋屈的是还困在舱室内的倭奴,近一月的半饱伺候,海上的奔波,已有几人死亡,这时听到明军的动静,真是抓心抓肺的难受,这里最难受的是山内信正,上次赵烈说道一半,吊足了胃口,说是到了大明再说,好悬憋出山内一口老血来,好不容易到了大明,此时明军欢庆,他明白是这些明军在庆功,庆什么功,还不是抢掠他们的功勋,山内信正心中虽说极为的不爽,不过,更是希望赵烈早点召见他,讲讲如何合作,别这般吊着胃口。但第二天他到了岸上安置时,赵烈离开了,山内听闻后差点郁闷死,心说不带这么玩人的,你让我牵挂到什么时候,在岛上的日子怎么熬啊。赵烈要是听到就得吐槽,靠,不带这般黏糊的,我不是德川家光,我是纯爷们。

    赵烈晚上交代张鼓声,把倭奴全部迁往二山子岛看押,山内信正、肥田义男于大山子岛安置,第二天,就乘着福海号往威海而去,没办法,老爹老妈还在翘以盼,他得赶回去给二老宽宽心,此外辽民之事也让他牵挂,尽快回去方是上策。

    三日后,赵烈终于来到威海外海,船在刘公岛暂停,赵烈坐小船悄然到了威海,先回了家宅,赵烈、李虎、黄汉、余大宝以及几个亲兵一到家,就先向母亲请安,赵秦氏又笑又哭,终于放下了心事,往年早已回庄子秋收,今年没有回去,就怕赵烈有事,留在威海卫听信,左等右等终于将赵烈盼了回来。赵锋、赵娥也是高兴的又喊又叫,赵烈给母亲小妹奉上倭国绢帛、折扇,给赵猛赵锋各带了一套南蛮具足以及倭刀,赵猛忙于难民事未归,而家主赵海明前往登州公干也未在家。

    赵烈好好泡了个澡,海上生活淡水极为珍贵,能有洗漱的水就不错,其他的顾不上,身上的味道那是甭提了,回到家里,王悦、娟儿烧好热水,赵烈是好好舒服了一下。

    洗完澡,赵烈早早就睡了,一觉到天亮,一早起来,赵烈用力踏踏地面,当真是平稳啊,一想起月来被涌浪击打的船身左右的晃动的船身,赵烈就有点晕,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福船问题了,福海号也就二百余吨,抗浪性不佳,在渤海、黄海的澡盆里看不大出,到了东海就大不一样。还是西式帆船相对好了一些,先,船底不是这般两头尖翘,而是较为平直,而且整个船身较为椭圆厚重,下层甲板装载极多,船身稳定,其次吨位展的较大,千把吨很平常,现在两千吨的都应该有了。唉,不能想,想多了,只能让自己的负面情绪太多,又回到时不我待上面来。

    赵烈晃晃头,还是熬熬筋骨吧。赵烈来到小校场照例又是多半个时辰的操练。

    ps拜谢推荐收藏,夜半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