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二十六章 化身神棍
    第三天早饭后,赵烈正在观看披甲组在孟刚带领下操练,现下披甲队形保持的有模有样,前冲搏击,气势如虹,后退有序,不过,赵烈晓得目下都是样子货,当战场上敌人的冲杀上前,敌人的刀枪临头,敌人的鲜血和自己同伴的鲜血喷洒,以及受伤的嚎叫,死亡的威胁汇总到一起时,麾下军兵还能不能保持住这般严整的队形就是天晓得了。赵烈估摸够呛。

    “大人,倭奴领几天天不吃不喝,这样下去,属下恐其坚持不下去。”黄汉近前禀报。

    一时间,赵烈的好心情到此为止,他砸吧了下嘴,这小日本真是执拗,赵烈无奈的道:“把他带到甲板。”

    这个人可是不能死,将来还是有大用的。

    山内信正心如死灰,几天天来不吃不喝,只求死,山内只恨自己没有光荣战死,几艘大明战船围剿,自己肯定是不能幸免,不过,以自己和部下的勇武,还是可以重创明军,而不是如此憋屈的成为了明军的俘获。山内自认作为曾经的明军战胜者,如今的处境是最大的屈辱。

    赵烈坐在船舱里,手拿一把日本折扇徐徐摇动,看着山内信正被兵丁连拖带拽的带进船舱,只见山内信正身上的和服褶褶巴巴,月代头的髻散乱,口唇由于干渴干裂,久在下层舱室中囚禁,一股酸臭的汗味刺鼻,山内信正弹了弹衣冠,负手而立,鄙视的看了一眼赵烈,在日本,仿效盛唐的风流已是深入骨髓,无论文武平时人手一把折扇乃是武士贵族的标志。shuo.cm不过,当你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黑汉手拿日式折扇附庸风雅,山内信正只有鄙视外加作呕,如今的明人真是粗俗。当下之大明,还有多少大唐的风骨。

    赵烈倒没想到日式风流,而是在靠南的地界,还是很热的,在后世人来看,折扇不就是纳凉的吗。

    赵烈看着山内倨傲的模样,微微一笑。

    “山内信正大人,听说你不吃不喝,只求死?真懦夫也。”赵烈撇撇嘴。

    山内面目红了红,不过强制控制了自己情绪,我不受激,我不上当。

    啪,赵烈合上折扇。

    “我国自古有云,主辱臣死,表明臣下捍卫宗主的决心,自关原之战后,毛利一族被夺大部封地,毛利辉元退隐,长洲藩从天下大藩泯然众人矣,今,毛利一族困守长门、周防,不过三十六万石高,田亩贫薄,战国第一水军灰飞烟灭,向前小藩德川磕头纳贡,”赵烈停下来,以便苏建山把话语通译过去,在提出山内信正前,赵烈先询问了肥田义男,自是胸有成竹,待苏建山通译完,赵烈欣赏了会山内信正的面容变幻,很满意自己的话在山内心中激起的波澜。赵烈突然用扇一指山内厉声道:“此主公受辱,委曲求全,大敌跃跃欲试,危机四伏之机,你安敢自裁逃避。sh uo.”

    苏建山把这话译完,山内信正腿一弯跪伏于地,嚎啕大哭,山内自幼出仕毛利家,最初不过下级武士,毛利秀就继任家督后,才委以重任,成为母衣众的一员中级武士,知遇之恩铭记在心,今,毛利家实力颓危,德川虎视眈眈,山内信正自知不是经天纬地之才,不过愿奋起助主公一臂之力,以报大恩,而不是在这潮湿的舱室腐烂,太特么憋屈了。

    苏建山屏息而立,心中却翻腾不已,若说昨日看赵烈所为就是一个莽夫,敢以区区三人夺船,运气罢了,而今日,赵烈思路广阔,能言善辩,几句话把只求死的山内激的跪地痛哭,怎么也和昨日粗豪军汉毫无关联,偏偏就是一个人,这只能说,他走了眼,这位小大人深不可测。

    一旁李虎、余大宝见怪不怪了,这几次行动,在赵烈的筹谋下完成的干净利落,现下,赵家已是围着赵烈转了。

    赵烈一拍手,“来人,把山内大人搀扶起来。”

    余大宝上前欲扶起山内,山内向后一缩,激动的喊道,“望千户大人告之良策,万分感激。”

    苏建山译完。

    赵烈笑眯眯的说着,“山内信正大人,今日,你可算是长州藩驻于我处的正使,我们双方应正装相谈,而现在嘛。。。”赵烈看看山内信正狼狈的一身。“来人,让山内大人更衣进餐。”

    苏建山译完,山内信正脸上一红,忙鞠躬随苏建山而去。

    余大宝拍拍嘴,“大人,何用这般麻烦,一顿板子看他服不服。”

    赵烈没好气的看看他,“莽夫,让他们自己人内斗,我们坐山观虎斗才是上策。”

    余大宝砸吧了下嘴,不明白啊。

    李虎一旁也是似懂非懂。

    须臾,山内信正更衣来见,山内、肥田由于有赵烈的吩咐,随身衣物保留,不过钱财嘛。。。

    山内进得舱室马上来个九十度的大鞠躬,态度恭敬,

    “千户大人,山内信正向您请教,多多拜托。”

    赵烈虽是极恶倭国人,不过就某些特点,不得不叹服。能上能下,绝不端着架子受罪,忍功一流,标志性的人物是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当丰臣秀吉在尾张隐忍时,人皆以为是个人畜无害的大马猴,当织田信长死后,丰臣秀吉亮出獠牙时,天下大名才知道这个大马猴是吃人的,德川家康忍了武田,忍丰臣秀吉,当关原之战后,一众大名才知道老乌龟的厉害,大汉刘皇叔地下有知也得道声我道不孤矣。而大明则端着天朝上国的架子,外不能媾和喘息,内不能议和积蓄力量,活活被拖垮,如果是议和与备战兼行,隐忍待机,伺机而动,大明绝不会最后落到那个下场。

    赵烈怀着复杂的心情吩咐看茶。

    赵烈优哉游哉的饮茶,李虎、余大宝身后站立,山内信正则急切万分,惶恐中明白这位大明千户决不如其年纪般年轻气盛,反而是沉稳老练,这表明夺船之举是深思熟虑,自己败得不冤。思之于此,山内信正再一次起立鞠躬,再一次请教。

    “若我是德川,天下初平,大名中必有仇怨不平者,此时,减其封地,监控其财权,再有暗里勾连者,杀鸡儆猴,幕府建立前二十年者各地大名最为危险,此时,功勋创立者未逝,几十年血肉建立的德川家名会让其加紧布控天下。如此一二十年,太平无事,老者已逝,新主掌权,然未经历练,坐享其成,往往频出浑手,而军伍废弛。。。。”赵烈边让苏建山通译,边观察山内的面色。只见山内面色变换,显是心中有悟,实际上,山内确实思量日本现在形势,现今幕府将军德川家光是三代,二代将军德川秀忠退隐幕后,但还是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秀忠经历过幕府建立的讨伐,阅历深厚,而家光则是坐享其成之辈,德川秀忠则盛传身体不适。。。。一时间,山内信正神游了。

    赵烈嘴角微翘,不愁你不上钩,这个开国英雄,后进狗熊的例证可适用于所有封建王朝,在全部希望寄托在君主一人贤否的王朝,此是常例,概莫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