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二十四章 毛利武士
    ps拜求推荐收藏,谢谢。sh uo.

    山内信正率领两艘海船即将到达伊江岛,两艘海船其实是从明国福建购买的二百余吨的福船。

    山内信正今年四十四岁,毛利家小姓出身,十六岁时就随毛利家重臣毛利秀元出征朝鲜,参加了第一次蔚山之战,击败大明杨镐、麻贵领军的明军,山内信正手刃三名明军,至此,山内以其忠诚、谨慎从一个下级武士庶出儿子的身份一直到今日毛利家船奉行的位置,并授以两千五百石高,要知道关原之战战败后,毛利家封地从百万石削减至三十六万石,还分为长门,周防两国,毛利家原有的三千家臣遣散殆尽,只余数百,毛利家主甚至为了石高的事情同家臣坐下来商谈如何削减石高,这也是大名中少有的窘迫之举,甚至在大名中传为笑谈,在这种情况下山内信正还能保有两千五百石石高已是大不易,也体现了其在家主毛利秀就心目中的地位。

    关原之战后,毛利家失去中国中部肥沃的土地,还有石见银山,收入大减,长门、周防是滨海之地,土地稍差,毛利家日渐困顿,不过,毛利家毕竟曾是天下前几位的大名,不屈的毛利,穷则思变,毛利秀就决定向萨摩学习,日本人的学习能力毋庸置疑,开拓海上贸易,购买商船,加大与大明,东南亚的贸易,不过,作为当年西军主力的毛利家,德川秀忠、德川家光睡觉也得睁只眼监视,这就注定了毛利家不可能得到出兵琉球的机会,连大一些的船队都不可能拥有,不过,海贸还是可以进行的。

    勤瑾的山内信正得以主持的琉球商路就是走私,长崎奉行所所在的长崎、平户是德川幕府指定的对外港口,到这里交易必须得交上重税,尤其是长崎奉行可以从贸易额中试探各个大名的实力,以及隐藏的,所以,暗地里从未屈服的毛利家开辟了走私的商路,到琉球与来自大明各地的商人进行交易,而琉球的实际控制者萨摩岛津氏当年也是西军的一员,虽说抵抗德川消极,不过毕竟不是德川一门,而且,毛利家私船队到琉球交易对吸引大明,东南亚商人,弗朗机,荷兰商人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毕竟毛利家也不是小藩,而且毛利家还是要上税的,于是萨摩岛津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默许了。shuo.cm

    山内信正这几年都是来往于长门与琉球之间,带来毛利家的滚滚财源,估算商路可给毛利家带来过十万石石高的收入。

    几年来,商路还算安全、平顺,最大的损失是遇过几次台风,大修过几次船,至于海盗,这个航线本就是日本海盗控制,至于中国亦盗亦商的海商都明白,日本毛利家的地位,而且,几艘海船是大明二级,三级福船,在东亚这也是无敌的存在,船上有两具大筒,可炮两里,铁炮十余,武士几人,足轻数十,足保万全。

    这次又是安全的到达伊江岛东面,离那霸港不远了,山内信正盘算着此次带来的八万两白银,黄铜、硫磺以及太刀、折扇等等,能得到多少生丝、瓷器、丝绸、棉帛,最终是多少利是。

    突然,主桅瞭望台上传来一声号角,这表明是附近有船,要是有敌船,就是三声号角,山内信正与一个母衣众肥田义男以及两名侍从武士走出尾舱,是的再是信任,每年的大笔金银诱人眼,每次出航都是两个人一起来,当然是以山内为主。

    山内看到东北方远处露出两个桅杆,山内从侍从手里拿起单通望远镜,向来船望去,只见来船慢慢的展现出来,只见来船不大,只有自己的座船的一半大小,不过,来船上主桅上升起的是蓝底的日月旗,是大明的旗帜,三内没有在意,到琉球的大明的海船多了。

    正当山内想放下望远镜时,此船突然转向,看出此船船远比自己为快,只见这艘船向来路返回,径直而去,山内心头一跳,放下望远镜,和也是刚刚放下望远镜的肥田一对眼,都看出对方眼里的诧异,这是从没出现的,山内也没有商议,

    “传令,全船备战。 shuo.”山内出指令。

    两个侍从一个告之甲板水手和足轻,一个进入下层甲板通知足轻,很快全副披挂竹甲的足轻相续走出下层甲板,在各自武士带领下,有的操炮,有的整理铁炮,有的整理三间枪、太刀、肋差,以及身上的披甲。一时甲板上忙成一团。

    山内信正不是战场初哥,回到舱室,在两个侍从的服饰下不慌不忙的披上具足,山内披上的是南蛮具足,当然是毛利家仿制的,由于是在船上作战,这套具足主要防护上半身,山内披上漆上棕色的胸甲,带上头兜,最后插上太刀、肋差,与侍从走出船舱,到了甲板上,只见一众属下都以整束完毕,军容一正,山内点点头,不过,山内看到肥田义男时,好心情为之一顿,他现肥田脸色白,眼神有点闪烁,山内撇撇嘴,肥田之所以被选中,不是其英勇善战,而是其听话,而又从其通晓汉学的父亲那研习了汉话,虽说是磕磕绊绊的,不过毕竟是能听懂,知晓一些大明国内情况,到得琉球同大明商人可以搭上话。不过,这胆量吗,嗯嗯,山内懒得再踅摸他。

    这时,瞭望台出三声号角,船上气氛一紧,山内信正急忙拿起望远镜向前望去,只见前方驶来五艘船,当先是两艘小船,后面是两艘比自己小一号的福船,分成两路纵队,最后当中是一艘与自己大小相差无几的福船,五艘船上渐行渐近,船上人员渐渐清晰,只见五艘船上都是升起日月旗,船上人员都是身穿统一的装束,一身短打扮,看不出来历,等等,山内信正蓦地心中一惊,最后的三艘船上有披甲兵丁,最后的大船上好几个身穿红色战袄的军将,大明军,多少年了,山内一时恍惚,二十多年啦,又见到大明军。

    山内信正略一思索,马上命升起毛利家的家纹,当足轻七手八脚的升起一字三星纹时,山内脑中闪过各种念头,总是到琉球经商的山内多少知晓大明的情况,大明万历征朝鲜,可说是与日本两败俱伤,耗尽家底,最近听说北边也不太平,对于周边朝鲜、琉球、真腊、河内等属国有心无力,尽量不起边衅,今日是什么情况?。

    山内信正又抬起望远镜看着当中大船,他深信统领军将就在大船上,果然,山内信正望远镜逐一观看现一个全身鱼鳞甲周围几名侍从的大明军将,而此时此人也拿着望远镜看着他,山内仔细看看明将,只见此人身材高大,比身边大多数人高出多半头,面相看不清,望远镜笨重的身形挡住了面容,山内有看三艘大船,大船上有最少有五门大筒,其中船一门巨炮,最少比自己船上大筒大两号,另两艘船上也有最少五门同己方大筒同一号的大炮,见识过大明水师的山内明白这是大明水师战船,也就是说没有装运货物,比自己的船快多了,火力强的太多。麻烦大了。

    于此同时,赵烈也正把望远镜交给通译苏建山,他是赵烈从赵海明到日本的商船队中要来的。

    赵烈接到苍龙号的通报,与几艘战船和到一处,与来船相对而行,赵烈一直观察敌船,一艘吨位和福海相当的福船,另一艘是海沧级别的,大炮两门,甲板上足轻列队备战,有铁炮,有长枪足轻,这里重点是大筒和铁炮。任你武艺高,也怕挨一炮。赵烈虽觉得自己武力值极高,可也不打算挨上一炮。看到对方升起旗帜,赵烈就把望远镜交给苏建山,苏建山拿起望远镜端详了一下,“大人,是倭国长州藩毛利家的族徽,不会错。”

    “哦,长州藩,”如果说别的藩赵烈可能不识,作为日后倒幕运动的几大推手之一的长州藩,赵烈可是如雷贯耳。

    赵烈一声吼,“按计划行事。”黄汉通告全船,瞭望台打出旗帜通知各船。

    山内信正眼看着敌船接近到两里的距离,一众足轻,武士都看向他,如果是交战,这个距离是可以试炮了,至于在海浪中准确的击中那只有老天做主了,不过,这是一种态度,一种威慑。

    此时,山内现,当先的小船船头一个明军双手不断挥动两只蓝旗,“大人,对方好像有话要说,而且,对方也没炮。”

    肥田义男在一边说道。

    嗯,确实,海上炮击再不准,对方二十余门炮对自己的可怜巴巴的四门大筒,那也是占尽上风了。

    山内信正也主要担心于此,与明军大战过的他最担心明军的水师,大炮、铳兵,最令他胆寒的是明军的骑兵,骑乘蒙古马的大明骑兵人高马大,冲击力强,对日本各大名的军队威胁最大。至于足轻的肉搏嘛,好像自己就讨取了三个级。嗯,你不炮,到了近处,我却不惧。

    山内下令,不炮,于是双方诡异的接近着。

    终于双方接近到百步时,只见明军大船继续靠前,至此,山内相信明军是有话要谈,因为依他的阅历,明军军将很少弄险,这般接近敌船,不会是拼命,应该是有话要谈。

    果然,大船上有人用生硬的日语喊话:“毛利家的武士听真,大明松江水师千户王大人,要登船叙话。”

    山内信正与肥田义男面面相觑,这位王大人胆子够大的,要知道日本与大明之朝鲜激战后,还是敌国,没有建交,德川幕府初建曾打算与大明复交,大明拒绝了。

    这位将官还真是胆大,不过,山内更是不惧,登上我的船,到时你能奈何。

    “好,只许五人登船。”山内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