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二十三章 顺风启航
    第二日清晨卯时初,赵烈照旧起身与众亲随在小校场锤炼武艺,在此乱世赵烈是一刻不敢松懈,这技艺乃是安身立命的本钱,一刻不得荒废。shuo.cm

    当最后,赵烈箭术静心的时候,赵海明来到校场,默默的看着儿子箭箭中靶,欣慰一笑,吩咐一旁的黄汉一句,悄然回返。

    赵烈更衣后,依照赵海明吩咐来到书房,只见赵海明,李明峪正一人一盏香茗谈笑风生。

    赵烈进去一一请安,落座后,赵海明略一示意,李先生用他那温厚的声音介绍一番,武之望还算厚道,拨下五千石粮,三万两白银,还有一些布帛接济灾民,不过,今后是没有接济了,登莱支援辽东沿海诸岛几十万军民,也是左支右拙了,实在是有心无力,后续,赵海明、李明峪接洽各级衙门,到手就是四千石杂粮,两万余白银,其他都是漂没了,这还是本应是漂没大户的登莱巡抚没有插手,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

    “父亲大人,造铳、造炮、造船的工匠可是求来?”赵烈最是关心这等人手。

    “烈儿,造铳的匠户为父要了十余户,造炮只有五户,只会造大小弗朗机,至于造船的匠户,实在紧缺,只有两户,还有几个学徒。”赵海明也是尽了全力了,这几日紧忙,连他这指挥都亲自上阵,可想而知,忙碌程度。

    “父亲大人,李先生多辛劳了,”赵烈也不是初哥,大明官场的潜规则是心知肚明,辽饷直接关系到大明生死,还不是照样漂没,贪婪的各个利益集团只会计较此次有多少好处,不会想想今后大明一旦不在,皮之不存毛之焉附,到最后只会便宜了李自成和满清,后世大明勋贵被抄家斩杀殆尽,也是报应。

    “烈儿,你几时出海,”赵海明最关心的是赵烈的航,这是舰对舰的搏杀,不过没有办法,赵烈谁得劝言也不听,一定要亲自出海。

    “父亲,孩儿打算后天出征,我相信定会旗开得胜。”赵烈深知父亲的担忧,于是表现的胸有成竹。

    赵海明欲言又止,长叹一声,饮茶不语。

    “父亲,孩儿需要近海的一个岛屿,作为存储辎重,驻扎船舶的基地。最好是常年不冻。”以赵烈现在对黄海的熟悉程度,只有求助赵海明。

    赵海明沉吟片刻,这个地点,登莱北面,东面,水师巡哨频仍,十分不便,“靖海卫东南三四十余里,有大小三岛,大山子岛,二山子岛三山子岛,港深水阔,可泊福船,正是我威海水师的防地,只有附近渔船避风聚集,以威海水师泊地占之,日后渔船避风可驱使其到三山子岛。”赵海明轻啜一口茶。“另,靖海卫石岛湾湾阔水深,适合建港造船,与威海卫同属文登营统辖,海边土地贫瘠,想那靖海卫也不能为难我等。 shuo.”

    赵烈记下两处地点,决定自己实地探询一下。

    接下来几天,船队备足辎重,兵甲,药包。

    天启五年八月二十九日巳时初,多云,微风,福海号、海龙号、海豹号、海狗号、苍龙号、苍云号、苍雨号,升帆启程出,赵海明、赵秦氏没有来码头送行,赵海明是持于自己指挥身份,赵秦氏则是不忍看到赵烈走向危险。赵猛带领赵锋,赵娥来到码头送行,两小又是眼泪汪汪,他们再小,也是知晓大海的风险,恐怕二哥回不来。

    没有出的仪式,此行严格保密,官兵不许向家人告之去向,也几乎没人前来道别。

    在与赵猛互道珍重,安慰了赵锋、赵娥后,赵烈登上福海号,福海最后起锚,赵烈站在甲板上挥手与兄妹道别,留给赵烈最深的印象是,冷清的码头,孤寂的几个身影,在几个亲人相送下赵烈踏上了未知的航程。

    两日后,赵烈先是到达了石岛湾,经过简略的测量后,确定石岛是一处难得的天然良港,此地东向大海,水深,海湾广阔,适合设立港口,由于地势平坦广阔,更适合建立船坞,这是天赐的建立船厂的好地点。赵烈放下大半心。开头还算顺利。

    三日后,赵烈兴致勃勃的登上大山子岛,在探测了二山子岛,三山子岛,大山子岛,并确定了此岛确实天然良港后,赵烈的心情确实不错,自己的基地终于确定了,赵烈带人环岛一周,岛东西长,南北狭,北半部稍平缓,南部山势陡峭,南北皆有合适的港口,最终,赵烈与众船头商议后,定下北部平坦处设港。

    诸事完毕后,赵烈命海狗号、苍雨号返航,回威海向赵海明求援,从威海运来五百辽民,与材料先在岛上建立港口、栈桥以及屋舍,还有护卫的炮台。

    赵烈预估几项建完,岛上也就没有多少平坦的地界了。

    两船返航后,赵烈在岛上停驻一天,第二天卯时初,船队径直驶向东南,赵烈望着渐渐消逝的小岛,看看自家小小的五艘的船队,想想郑芝龙、刘香、李魁奇等人动辄几百艘的船队,只能是长叹一声任重道远啊。

    琉球国至十五世纪初立国以来,仰仗着其沟通东北亚与东南亚,背靠大明这个中央帝国,积极展对外贸易,天赐良机,大明与日本交恶,两国之间许多的贸易都通过琉球中转,琉球人因此得利丰厚,琉球人每年因中转贸易而产生的巨额利润引来了垂涎的饿狼,琉球国小羸弱,犹如一个童子抱着宝藏,根本是没有能力守护,16o9年,日本九州萨摩藩藩主岛津家久派遣桦山久高为总大将,战船一百余,武士及足轻三千入侵琉球,击败琉球国战力可怜的军队,掳掠琉球尚宁王及王族成员到萨摩,国库中百年积蓄被萨摩掠夺一空,也使岛津氏与德川氏争夺幕府失败而一空的国库充实起来,从而一举恢复为日本南部强藩。萨摩用刀尖逼迫尚宁王签下掟十五条,承认萨摩对琉球的实际控制,萨摩独占琉球的对外贸易的赋税。并有驻军权,割让北部奄美群岛与萨摩等等。至此,尚宁王得还。

    不过,还国之后,国内朝政被亲日派掌控,国王再无实权,萨摩藩明暗密探监控琉球诸岛。

    日本人对条目真是世代执着,后世的二十一条至今日始,而萨摩入侵琉球的借口还是和寻找失踪人员一样的烂。诸如琉球拖欠日本征朝费用,日本征朝与琉球无关吧,至于琉球水师攻击明朝商人前往日本的船只的借口更是让人瞠目结舌,琉球还要指望明朝与日本的贸易税过活呢好不好,岂能砸自家的饭碗。真是若论无下限,他人对倭人是望尘莫及。

    当然赵烈前往琉球时,并不晓得这其中的许多故事,赵烈前世并不曾详研历史,赵烈只是大约知道日本此时逐步控制琉球,何况他也顾不上许多,抢了再说。赵烈正与台风做着斗争,本来一路平静的行驶,船队已接近了琉球西北部,这时一股气旋铺面而来,尽管达不到飓风的级别,不过几百吨的小船,在风浪中颠簸,赵烈平生第一次晕船,吐得是昏天黑地,黄汉、余大宝等人也是如此,不过,久经历练的水手们还是有条不紊的走着之字路线,在风浪中穿行。

    好在,此番风暴不是太大,一天后,东海就已是风浪平息,船队又平顺的向东南前行,不一日终于抵达后世伊江岛东部日本通往琉球本岛的航线上。

    ps新人新书不易,望推荐收藏连续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