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八章 惊闻捷报
    ps众位大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求推荐收藏,拜谢。sh uo.

    惊闻捷报登州水城内登州水师指挥使官衙,王佥正与自己的幕僚张潜商议旅顺善后,自送万余辽民到铁山后,王佥就带领登州水师返回了登州,皮岛、铁山、广鹿岛等处已经被辽东难民挤满了,再无余力安置,因此,登州水师已经没有向皮岛等处转运难民的必要,只好折返登州准备运送登莱援助旅顺的军兵,半途王佥就已晓得建奴围困旅顺,他心中不禁庆幸自家还算是有先见之明,脱离了旅顺这个死地,只是苦了赵海明,恐怕要受到旅顺败绩的牵连。至于说援兵,那就呵呵了,都磨蹭这些时日了,现下还没出呢,王指挥可是乐得清闲。这不,今日闲暇,他同张潜也议议,王指挥还算厚道,他一边庆幸,一边准备威海水师善后,在他看来,旅顺最好的结果不过是久攻不下建奴撤围,如旅顺一旦有失,满城军民不保,赵海明统领水师在海上性命无虞,不过威海水师被牵连是一定的,至于被牵连到何种程度,就只能看内阁,魏阉以及满朝舆情了。自己虽说牵连不大,不过自己毕竟是登莱水师指挥使,赵海明的上官,必定有所牵连,今日正和张潜相商一旦旅顺失陷,就遣人向朝内哪几位大人上礼求援。

    “回禀大人,旅顺来人回报。”一家丁进内通报。

    王佥看看张潜,心想结果应该到了,

    “唤其进来回禀。”

    须臾,短打扮水手装束的船头徐立进来跪秉:“大人,我登莱水师旅顺大破建奴,杀伤数百,建奴败退回军,旅顺大捷啊。”徐立红黑的脸上激动万分。

    王佥第一时间就想把茶碗摔在徐立脸上,赵海明给了你多少银两,你为他表功到如此程度,你这杀才当战船能开上岸,还杀伤数百,略一思索,旅顺应该失陷了,否则,赵海明决不至于出此虚报战功的下策,王佥哭笑不得的端起那险些碎裂在徐立头上的茶碗抿了一口浓茶,与张潜眼光一对,多年翁主自然明白各自心意。

    他们明白,徐立不明白啊,来此路上船头一想到指挥大人听此捷报,一定是惊喜万分,多少年来无此大胜了,指挥使大人一高兴,不定赏下多少好处,这趟真是一个好差遣啊。现下,捷报传上,这,满室安静,大人形容诡秘,这,这,与自己的想象不符啊。

    “徐立,大胆,何人指使你谎报军情,你道水师战船能上岸杀奴,嗯。。。”张潜厉声喝问。两侧亲卫怒目而视。

    徐立登时汗如雨下,娘的,不对劲啊,

    “大人,小人绝无谎言,句句皆实,”徐立磕磕绊绊的把威海水师火烧炮轰,码头歼敌悉数俱言。

    王佥听到此处大怒,好你个赵海明,好你个徐立,真是好手段,编个好故事,杀伤数百,只有几十级级,你骗鬼呢,赵海明你与我共事多年,如你在海上杀伤建奴,我信,好歹你也是水师宿将,偏偏你昏头了,来个6上杀奴,真个好故事,我如信你上报,到时自己就得给你善后,赵海明,你个老兵痞,亏我刚才还与张潜商议给你也上书减减罪名,好歹让你赵家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你这是要把我也拉下马呀,现下,本官与你没完,看我不上书参你。shuo.cm

    徐立呆呆的看着王佥脸上的变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指挥使大人大怒,难道指挥使大人与赵大人有隙,不愿赵大人立此泼天大功,嗯,定是如此,王大人这是想独占此功啊,徐立想当然的歪楼了,当然,他自己认为猜对了,要不然大人怎么不喜反怒,想到此处,徐立浑身一激灵,坏了,自己这是触了王大人的霉头啊,

    “大人,大人如让小的说大人战胜,赵大人战败,小的无不遵从啊。大人。”徐立想到此处即刻改口言道。

    下一刻,多活了一会儿的茶碗还是无可避免的碎裂在徐立头上,徐立哪顾上额头的鲜血和烫伤,不住的磕头赔罪。尽言王大人胜,赵大人败。徐立都有些神神叨叨胡言乱语了。

    王佥又问几次,徐立尽是胡言乱语,全无头绪。无奈,他让属下招来满船水手,各自盘问,这些军兵俱言旅顺大捷,大败建奴,斩数百,水师斩获数十。王佥与张潜面面相觑,半信半疑,难道旅顺大捷是真的,王佥下令将一船水手尽皆扣押,随着后续抵达的船只愈来愈多,捷报纷纷传来,王佥这才晓得旅顺大捷竟然是真的,于是大悔,早知道自己溜回来作甚,如果不逃离旅顺这泼天大功不就是他的吗,暗自后悔不表,急忙亲自报秉登莱巡抚武之望。

    武之望虽是文官,不过毕竟是久经历练,明白旅顺困境,这些日子来坐卧不宁,他自认为一生忠勉谨慎,不愿将临致仕的自己晚节不保,上一任登莱巡抚袁可立任上对建奴作战卓有成效,自己上任则丧师失地,这可如何了局。自己让人嘲笑也就罢了,怕就怕连累了朝中推举自己出任登莱的一众好友同年,魏阉正在那虎视眈眈,相信不会错失良机,武之望可以说是度日如年般熬着。今日,终于捷报传来,还是大捷,斩数百建奴,巡抚登莱武大人立时眼含热泪对西北遥拜,以报君父及昔日同僚好友的知遇之恩。

    福山号,以及几艘苍山船停在登州水城的外海,战后武将向文臣述职是大明的立国的根基。此次出征概不能外,赵海明先差人入城知会登州水师,稍后赵海明在赵烈、李明峪、李虎、赵达等人的陪同下,登上码头。

    只见登莱巡抚武之望、登莱总兵杨国栋、登州水师指挥使王佥及山东都司的一众文武官员已在码头迎候,赵海明上岸后,疾步趋前跪拜,

    “下官威海水师指挥赵海明率威海水师官兵援救旅顺归来,今向武大人、杨大人、王大人交令。我威海水师不复大人所托,炮轰火烧击杀数百建奴,砍下一百二十三级建奴级,取得旅顺大捷。望大人点阅。”

    赵烈、李明峪、李虎等人随后跪拜。

    赵烈只见当先的一个须皆白的瘦小老头笑眯眯的虚扶一下:

    “赵指挥一路辛苦,快快请起.”

    赵海明等人起身回礼。

    “赵指挥今次援救旅顺击败建奴,为几年来我大明少有的大胜,大涨我登莱军的军威,可喜可贺,本官定为赵指挥及威海水师官兵向朝廷请功。”武之望笑容可掬。

    “此次大胜而回,一是仰仗皇上宏福,再则也是武大人、王大人的运筹之功,威海水师才能全此大功。下官不敢独居此功。”赵海明恭敬回道,大明武将得胜而回,也是凶险之时,如果居功自傲,独占功勋,麻烦大了,必是四面楚歌。同尘和光才是王道。

    后方的赵烈撇撇嘴,这就是大明,名将之坟墓,锐军之牢笼。

    “赵指挥不必过谦,本官以及王指挥的运筹之功本官自会上奏表明,威海水师泼天大功本官也是不损分毫,本官不是那等推过揽功之人,你等日后自知。”武之望正容说道。

    “正是,赵指挥不必过谦,旅顺大捷我水师功勋卓著,赵指挥真乃当世名将。”王佥搭话。王佥现下就一个念头如何借上旅顺大捷的东风。

    身后的杨国栋则是满脸的羡慕嫉妒恨,自己是登莱总兵,登莱三营战兵尽皆在自己手中,旅顺大捷却是威海水师和东江毛文龙的部将所为,这让人情何以堪啊。

    众人相携进入州城,酒宴是不可避免的,一众官吏军将当真是弹冠相庆啊,多年溃败的登莱也有今日之大捷,扬眉吐气。

    登莱的将士们晚间也是加餐庆贺,今夜登州举城欢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