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五章 相持不下
    城内外大乱的时候,赵烈被杜立叫醒,赵烈来到甲板上倾听,须臾,各船兵丁都起来备战,今天是建奴来的第一天,众人皆和衣而卧,如建奴连夜攻城,也好在南关助战,众人整理兵甲,凝神备战,一时各船骚动起来。 shuo.

    过了顿饭时间,旅顺北城杂乱的声音降了下来,只有零星的喊杀声传来。须臾,南关城头兵丁喊话称:建奴攻城被击退,杀伤众多云云。水师军兵这才放下心来。

    水师将士又和衣而卧,好好休息,毕竟白天忙了整整一天,颇为疲乏。

    赵烈却睡不着了,心中明白内应失败了,只要内应被铲除,莽古尔泰面对坚城只会一筹莫展。自己的报信挽救了数千大明子民,挽救了张盘这个杀奴名将,让建奴吃了大亏。激动、兴奋之情在全身行走,困乏皆去。睡不着了,赵烈就起身拿起长枪在甲板上练了一番枪法,才意犹未尽的进舱安歇。

    夜半不睡的还有莽古尔泰,三大贝勒大睁着双眼看着官署的屋顶,说什么也睡不着,理智告诉他,不可莽撞,要保存实力,可失败的耻辱令他血流上涌,面目生疼,至天聪元年以来从没有过的最大羞辱生在他身上,这让他无法接受。一想到其他几大贝勒一定借此耻笑生事,尤其是父汗近来的喜怒无常,莽古尔泰就烦乱不已。sh uo.一直到接近天明才在攻与不攻的矛盾中迷糊过去。

    伊泰阿看着阿玛带血的左臂,痛的出汗的额头,心里也替阿玛难过,刚刚看到近卫托尔脱为阿玛拔出箭矢,阿玛牙咬的嘴唇出血的情景,伊泰阿扭头不敢看。伊泰阿不是初哥,几次征战蒙古见过死人,伤患无数,不过此番是他的阿玛受创,心中着实惦念。

    额鲁看出自家儿子的牵挂,安慰道,“伊泰阿,没事,只是贯穿,过几日就好了。”

    伊泰阿不忍再看,转身出门,又看到门厅里小吉鲁的尸,面目被一块粗布盖住,回撤的途中,一枝重箭从后面刺入吉鲁的肺部,吉鲁当场趔趄跪下,伊泰阿不顾危险扶着他回到北城,刚过城门,吉鲁就不支吐血倒下,鲜血从肺部,从吉鲁口中大股涌出,吉鲁想要对伊泰阿说什么,吐出的却是鲜血,大声咳嗽几声后,吉鲁就目光呆滞的咽了气。伊泰阿背着他的尸回到驻地,没想到阿玛也伤了,忙完阿玛,又看到吉鲁的尸,伊泰阿涕泪直流,再没有人和自己一起打猎,一起放牧,一起打架了。自己的兄弟没了。在伊泰阿心中,自小一起长大的吉鲁比自己的亲兄弟都亲。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手拍了拍伊泰阿的肩头,伊泰阿扭头一看,自己的阿玛在身边看着他,“伊泰阿,记住,吉鲁是尼堪杀死的,我们定会为他报仇。.cm”

    是啊,伊泰阿恶狠狠的看向南边,尼堪全都该死。他要为吉鲁之死杀十个,不,百个尼堪报复。

    张盘也没有睡,听完方松半个时辰的哀嚎,看着城门外隐隐约约的建奴尸,张盘只觉得亢奋,建奴的人头、鲜血一向带给他兴奋,这一天杀的真奴以及挫败莽古尔泰的快意让他立在城头久久没有睡意。心中默念了整整一遍被杀的亲族的名字,最后是自己三岁大的双胞胎儿女的名字。就这样一会儿快意,一会儿悲伤,可怜的张盘度过了这个漫长的夜晚。

    海沧船上的吴群也闻声而起,听到喊杀声,心中忧虑,从甲板上翘旅顺,许久喊声停息,不是初哥的吴群明白建奴退了,否则建奴入城喊杀更甚,吴群放下心来,看看甲板方家大大小小的族人大多惊醒来到甲板,吴群呼出一口气,总算家人都上了船,虽说损失了一些银两,费尽周折,不过,总算没有辜负父亲嘱托,把族人都带上了去山东的船,至于到山东后如何过活,只能到时再说了,再怎么说也比烽火遍地的辽东安生吧。

    刘福贵白天在码头与建奴搏斗,左臂被建奴砍了一刀,伤员都上了一艘海沧船,刘福贵只能歪在甲板上,邹怀恩一旁伺候他,刘福贵痛的半宿睡不着,周围断断续续的呼痛声也让他无法入睡,旅顺的激战声惊醒了迷迷糊糊的众人,声音平息后,水手告之建奴被击退了。刘福贵睡不着,想着白天杀死建奴,救了他和邹怀恩的年轻军将,呲牙咧嘴中下了决心一定找到他,随他一起杀奴报仇。

    也许是双方的恨意相织,天明时,不再是阳光普照,而是乌云密布,带着蒙蒙的细雨,将旅顺内外裹入其中。

    这日上午,建奴没有攻城,双方偃旗息鼓,仿佛昨日都是累了,今日不约而同的一起休息。卯时末,建奴升起白旗,一个戈什哈骑着一匹黑马来到城前喊话,希望收回死亡的建奴旗丁尸体。张盘干净利落的吩咐左右亲卫射死他,两箭射向信使,信使回马就跑,在途中中了一箭,好在不在要害。他大骂着里倒歪斜的伏在马上奔回本阵。张盘不认为有互相交换尸的必要,死在城下的都是建奴,让他们曝尸荒野才是正道。气的主持此事的梅勒额真卡西克暴跳如雷。

    申时初,城东北又升起烟火,是建奴在焚烧己方的死尸,包括建奴被烧死在东侧林地中的漆黑,弯曲如厉鬼般的尸体,建奴旗丁们自己都被吓到了,不是没见过烧死的尸体,只不过以前都是烧死的辽沈一带的汉民,以及最近一两年弹压的反抗者,这回却是数百名正蓝旗的旗丁,包括有牛录章京、领催、拨什库等中下级军将。这是最近几年少有的损失,正蓝旗士气跌落谷底。要知道牛录都是聚居在一起的,东边几乎整个牛录的阵亡,将会使几个村落几乎家家戴孝嚎哭。

    伊泰阿单独为吉鲁堆了柴堆,在托尔脱的帮助下将吉鲁放在其上点上火,看到火中吉鲁的尸翻转,焦尽,伊泰阿泪流满面,跪在地上久久没有起身。

    兔死狐悲中正蓝旗也没有了往日的喧嚣,两军都弥漫着莫名的安静,在旅顺南北对峙起来。

    第二天也在这种气氛中慢慢度过。张盘可是不敢大意,虽说他向来痛恨建奴,不过他从不敢轻视这般蛮子,向来轻视建奴贸然出战的明军军将早在萨尔浒等战中身死他乡了,张盘命令属下尽量准备滚木擂石、金汁箭枝,全力戒备。

    第三天,莽古尔泰仍然没有下令攻城,反而下令旗丁们拆毁北城南北城门,下午又下令填埋水井,最后火烧整个北城,当然,北城的城墙是烧不没的,只是城内的住宅庙宇都燃成灰烬。

    建奴大队则是全部移到城外大营。

    张盘是不敢大意,穷酸文人所说的建奴粗鄙,张盘是不信的,粗鄙的建奴占了辽沈,文人领兵的大明却一败涂地,张盘绝不敢轻敌。张盘与建奴有血海深仇,不过,他晓得先得保护自己,否则如何杀奴,一个不慎自己的脑袋都丢了,还谈什么复仇,张盘敢保建奴定会砍了自己的脑袋亵玩解恨,就像辽河战死的秦邦屏头骨被建奴制成酒杯亵玩一般。ps新人新书不易,拜求推荐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