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四章 里应外合?
    ps新人新书拜求推荐收藏,谢谢诸位。shuo.cm

    丑时初,月光昏暗,海风大作,呼啸之声不绝于耳,旅顺南城中军民劳累一天,大都已混混睡去。只有稀疏的一些警戒哨还在城上巡视防止建奴趁夜偷城。

    伊泰阿身着两层棉甲,与两个牛录的旗丁一起慢慢的无声的靠近了护城壕。身着棉甲就是为了不出大的声响,不过不出一丝响动是不可能的,好在今夜海风呼啸,掩盖了许多的声响,加上昏暗的月光当真是月黑风高杀人夜。旅顺的护城壕深一丈有余,阔两丈有余,不过,两个牛录的旗丁一人身扛一袋沙土,到时只要依次扔下,垫出数人并行的通道就可,临海的地方到处都是沙土,挖土甚是方便,早在午后旗丁们就将沙袋备好。

    莽古尔泰为了攻入旅顺,以血前耻,命两个牛录的旗丁身着棉甲潜伏于前,一旦内应打开城门,他相信两个牛录的旗丁足以攻进旅顺,大队跟进。一旦入城接阵,尼堪战力羸弱,哼哼,到时我一定尽屠全城,以报此仇。莽古尔泰紧盯着不大的旅顺南城,想到损失的近三百旗丁,心中怒火万丈,这都是自己的家底啊,他短粗的手指紧握着刀把。

    方松前半夜眯了一个时辰,子时起就睡不着了,命几名亲信暗自准备,丑时初,方松带领八十余人向北门开进,由于是备队,也就离北门几十步的距离,靠近北门,只见人影稀疏,只有三个兵丁在门洞外那昏昏欲睡,门洞暗影里看不清晰,门洞两侧有两个巨大的砖石堆,这是一旦城门被撞车撞破或被火烧破,就立马封门,旅顺南城还真没备上千斤闸,毕竟精铁金贵。

    方松打了个手势,众人向城门扑去,就在还有十余步就到门洞之时,只见从土石堆后闪出几十名披甲兵丁拦住去路,城上坡道上亮起十几个火把,昏暗的城门登时敞亮起来。

    张盘全身披甲在护卫的簇拥下站在城头俯看着城下,当他看到方松时,略一诧异,“方松,深夜到此,所为何来。”

    方松浑身一哆嗦,忙躬身答道:“大人,我等到此协助守城。”

    张盘带着一道伤疤的长脸略一抽搐:“建奴破城了还是本将派人调你等过来的?”

    方松哑口无言,按军令,只有张盘的调令才可调动兵伍,自己确是无令而动,此时无暇多想,方松带人急冲城门,只有打开城门这一条路了,他可是知道张盘对建奴之狠,绝不会轻饶自己。

    张盘一声冷笑,一挥手,从坡道上下来百余兵丁,方松身后的官署里冲出百余兵丁,立时混战开来,张盘恨恨的看着一众叛徒,方松此人来时,带了近百人,又带了三颗建奴人头,又言家中本乃铁岭大户,建奴杀尽其家人,夺其家族田产,自己领兵在外,听逃脱家奴通报,才南逃归明。shuo.cm张盘当时大悦,收录帐下,当时朱国昌还提醒自己,方松目光游离,家眷皆无,恐有内情。张盘当时也未在意,此时辽东一家尽丧独自逃归的并不鲜见。没想到这方松竟是条毒蛇,险些因此坏了全城人的性命,张盘可是知晓莽古尔泰的狠辣手段,何况今日让他损失了数百真夷,莽古尔泰一旦夺城,肯定是尽屠全城,所有明人都会不得好死。

    城外虽离百余步远,但城内的喊杀声早已传了过来,前队牛录章京额鲁大急,估计是内应正在夺门,不过,他不可能无令而进,毕竟没看到内应夺门后的信号,此时莽古尔泰的一个戈什哈传令进击,莽古尔泰选择了冒险,而不是等待。

    额鲁一声令下,数百建奴一跃而起,先后把所背负的沙袋投入护城壕,转瞬间将护城壕垫高成一个宽一丈的小道,最后的三十名壮汉抬着巨大的撞木沿道而进,莽古尔泰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如内应在内相持不下,外面就趁守军无暇相顾之时撞门而入,不过,前提是内应支撑相当的时间。

    可惜,张盘不会让莽古尔泰如意。

    几百旗丁刚过护城壕,城上一声号角,城头涌上大批明军,随之如雨的箭矢而至,为了不出声音,前队都披棉甲,离的太近,一时死伤者众,惨叫连连,额鲁咬牙带兵急进,三十名壮汉中近十名伤亡,后续补人才勉强到达城门,刚开始冲撞,城头石块,火油俱下,死伤殆尽,幸亏后军旗丁重箭支援,让城头的明军一乱,攻势一顿,不过,额鲁没有多余的壮汉撞门了,又没带云梯无法登城,棉甲的薄弱防护也顶不住明军的箭矢,无奈,额鲁下令撤,只见众旗丁向后狂奔,后军步弓激射掩护,明军则是居高临下的还击,一众建奴兵丁是抱头鼠窜,总算是大部撤下。一点人数,少了百余名旗丁。

    城内的喊杀声渐歇,内应完了,莽古尔泰无奈回军北城。一回城,即命人将李永芳派来联络内应的汉军牛录曹凯鞭杀,可怜几个汉军好不容易从明军的箭矢中逃得性命,却葬身于三贝勒的怒火下。

    莽古尔泰柱刀充耳不闻门外接连不断的惨嚎,告饶和皮鞭划破空气抽到人身上的闷响,自顾自的想着办法,待千阿巴泰手下的包衣到来,再填壕攻城,不过没有汉军炮灰,全部都是正蓝旗丁攻城,这是不可能的,在父王老迈,各大贝勒蓄势的关键时刻这么干,那是自杀。调大炮,汉军,大批包衣,以及运送粮械的队伍,非两三万人不可,这也是不可能的,今岁汉奴大批脱逃,本已是田亩荒芜,粮食减产,不会有大量粮草从辽中运来,辽南人口稀少,无粮可供,此次前来就是希望里应外合,用最小代价夺城。想到这,莽古尔泰又腾起对李永芳的怒火,这个狗尼堪无能却带给本贝勒爷这般奇耻大辱,什么狗屁内应,不是这些所谓无能的尼堪,正蓝旗怎能折损如此多人马。

    “来人,将几个狗奴才用马踏烂。”莽古尔泰恶狠狠的下令道。

    李永芳深得父汗信任,莽古尔泰无法对他动手,不过几个汉军奴才就成了李永芳的替罪羊,成为烂肉。

    城中,门洞前一地狼藉,尸遍地,倒下的大都是归降的汉军,张盘坐于一块大石上,面前几名亲兵驾着左腿、右臂中枪的方松跪伏于地,这是张盘特意交代留下的活口,张盘可不想让这个内奸痛快的死了。

    方松被几名亲兵压俯于地,口中嚷着,

    “大人饶命,我等家人被建奴扣押,我等如不从,就杀尽家人,女人还要受辱啊,大人饶命啊。”一时涕泪横流,外面的声响已经停息,他明白金军今日是没法破城了,那么他就完了,于是告饶求生。

    张盘厌恶的看着方松,就这样一个杂碎差一点葬送军旅顺城,自己瞎了眼,轻信此人。若他是个汉子,就应说出家眷被扣,以求死,自己也能给他个痛快,现在这个鼻涕虫的样子,张盘更是痛恨自己当初瞎了眼。

    “来人,将其鞭杀后,砍下脑袋示众,以儆效尤。”张盘也是恶狠狠的下令,对于这种投靠建奴的败类张盘绝不会手软。

    两边的统帅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方式杀人,悲哀的是他们孽杀的都是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