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三章 坚守
    张盘到了南城之时,正看到水师官兵围剿建奴,看到建奴大砍大杀后的一片狼藉后大怒,不过,为谨慎见,张盘没有下命开门,如果建奴大队硬冲,拼着伤亡还是可以从西侧冲到南关,到时乐子就大了。 shuo.张盘赌不起。

    好在码头上的登莱水师还算争气,将这些建奴军兵剿杀一空,建奴围剿完毕后,几员军将来到护城壕前,其中一人喊道:“张盘张大人大人可在。”

    “本将在,你等何事。”张盘回到。

    “威海水师指挥使赵大人有信至张大人。”其人喊道。

    “放下提篮。”朱国昌命道。

    兵丁正准备提篮。围城时为了防止敌人冲城,城门是不敢开了,内外联络只有提篮。

    只见其中最为高壮的一人撑开步弓,瞄向城楼,城上众人忙俯下身子,心知这是用箭射书。城上兵丁均大骂水师这帮子二愣子,等一会会死啊。

    只听砰一声,一支重箭重重的扎在城门楼立柱上,箭尾乱颤。重箭中间绑着东西。

    众人起身,只见几人一拱手,回身而去。

    一个亲兵上去拔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箭拔下来。张盘初估重箭入木盈寸,那么对方的弓最少是一石开外,看来水师也有能人。

    朱国昌哼了一声,“大人,这帮水师甚是无礼,这就走了。”按规矩,下官见上官,跪拜必须的。 shuo.这几人拱手施礼而去。所以朱国昌说其无礼。

    “罢了,战时一切从简。”张盘今儿个高兴,那就不计较了,另外,他们是威海水师,和张盘没隶属关系,还真怪罪不得。

    亲兵把信件呈于张盘。

    张盘展开一看,原来信不是威海水师指挥使的,是一个叫赵烈的船头,信先是恭维下自己灭建奴无数,令人仰慕。接着说,据东侧建奴奴兵交代,自己军中回归汉军中有敌内应,莽古尔泰要里应外合拿下旅顺。此外,威海水师将炮击南关接应守军。

    这信张盘看出两件事,一个事有内应,联想到莽古尔泰只带骑兵前来的古怪,这事八成是真。一个是此信代威海水师做主的口气,又想到威海水师指挥使姓赵,大概此人是其近亲,甚至是其子。看来报信是赵海明的意思,这是通秉敌情,提醒旅顺守军,如果此事为真,真是欠了赵海明好大的人情。

    张盘默然回身往北城行去,边走边整理思绪,一时无语。身边众亲卫前后护卫。

    赵烈射出信箭后,回到码头,收拾善后,让后面船只进港运人。至于旅顺城中之事,张盘会处理好。毕竟自己只记得回归汉军内应开门献城,相信张盘这个死守旅顺几年的英雄人物吧。码头的善后就够赵烈头疼的了。

    由于人群密集,鲁密统,弓弩无法射,只好是皮甲兵丁硬拼,击杀十余名建奴自身也阵亡了九名兵丁,伤了十余名,多是其他船上的披甲,福海号的皮甲只有一人重伤,两人轻伤,两月来的整训还是起了一些作用,最起码以战阵接敌的福海号军兵伤损很少。另外余大宝手臂被划了一个口子。sh uo.难民死二百余人,七十几人伤,其中,十余人估计不治。

    赵烈命人把海水煮沸,用海水擦拭伤口,条件简陋,只有先这样对付,先离开险地再说。

    赵烈先看看众伤者,只见大多哀嚎惨叫,轻伤者也被吓个不轻,只有一个衣衫褴褛的高大青年用破布条子吊着手,手臂上还渗着鲜血,怒瞪建奴的尸,旁边一个矮壮的青年扶着他。见到赵烈等人过来,负伤的年轻人立马跪伏地上,大声谢大人救命之恩。其他人等见此也尽皆跪下拜谢。

    赵烈连称不敢。

    “大人,小人乃是海州军户,全家因五斗米之事,皆被老奴杀了。求大人让我等入军杀奴。”负伤青年红着眼睛说道。眼神中充满仇恨。旁边青年也跪下附和。

    一时间,周围数百男丁下跪求入军杀奴。

    “你的姓名。”赵烈示意万基扶起他。

    “小人名唤刘福贵,他是小人弟兄邹怀恩。”刘福贵梗着脖子不起来,“大人不让我等杀敌,小人就不起来。”

    赵烈大笑,小子,你还求我,你不求我,你等与老奴血海深仇的辽民我都不会放手。

    “刘福贵,本将正愁与我并马杀奴的人太少,”赵烈用手一点刘福贵“你先起来,现下就是我的兵了。”

    刘福贵,邹怀恩大喜起来施礼谢过。

    其他人等纷嚷:“我等,还有我等。”

    “先到双岛,有投军者本将尽收。”赵烈下了保证。

    登时,码头上一片欢腾。

    赵海明站在福山号甲板上捻须而笑,至战斗开始,赵海明就心神不安,数度到甲板眺望,码头上的厮杀混乱让他即刻派兵下船登岸支援,一直到赵烈回来,心才安定下来,不过接着赵烈与建奴搏杀又让他出了一身冷汗,好在是有惊无险。远远的看到赵烈的安排,心下满意。

    “恭喜东翁,公子经历战阵,阵斩敌酋而归,可喜可贺。”李明峪一旁微笑着拱手道贺。

    “过奖,润平兄过奖了。我恐其桀骜。”赵海明笑着回应。

    一个时辰后,福海甲板上,赵烈在前,李虎、赵达、万基、黄汉、余大宝、张鼓声,及各船各组头等人在后跪拜赵海明,

    “大人,我等阵斩建奴三十六人,火烧建奴数百人,杀伤建奴牛录额真、领催等数员,今得胜还军,不辱我威海军威。”

    另一侧,黄铁山报秉:“大人,我水师重炮轰杀建奴六十七人,不辱我威海军威。今各船头备建奴而未至,下官代为禀报。”

    “哈,哈。”赵海明仰天长笑:“好,众将士为国杀贼,重创建奴,涨我威海水师虎威,本将定为你等向朝廷请功。”威海水师什么时候有过这般泼天大功,水师向来是运送大队,只有苦劳,没有功劳,建奴不下海啊,偶一上岸运送辎重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建奴偷袭送掉性命,自家的弟弟赵海亮就是这般冤死的。

    “谢大人。”众人异口同声回应。气氛热烈,众人皆知此大功封赏必重,人人有份。

    “今建奴围城,恐明日攻城,众将士不可怠慢,须奋力杀奴,再展军威。我大明万胜。”赵海明警示众人。

    “大明万胜。”众人齐声回应。福山号上的兵丁随声应喝。其他船上兵丁也大声呼喊。声震南关。

    南关城头的朱国昌听闻心中一动,马上大吼“大明万胜。”众亲兵随之大喝。大明万胜之音随之传遍全城,北城门的张盘带头大喝。万胜之声传播数里。全城军民声势大涨,今日火烧炮轰重创建奴的兴奋快意抒出来。

    距南城只有几百步的北城也清晰可闻。

    莽古尔泰听闻脸上横肉乱动,起身抽出腰刀一刀把当前文案劈为两段。门里门外的戈什哈们噤若寒蝉,唯恐迁怒于自己。

    莽古尔泰喘着粗气柱刀重新坐下,看看下午的天光,眼中戾芒乱射,嗯,就让你多活几个时辰。

    南城北城内马道下一明军军将在一片万胜中望天不语,在天空中仿佛又看到抚顺驸马李永芳的狰狞面目。响起李永芳有些尖利的嗓音:“方松,你方家大小十三口都在主子手中,命你前往旅顺归降,取得张盘信任,待大军到达后第一夜丑时初,拿下城门,举四把火为号,接应大军攻城,事成则大功一件,回来后给你抬旗,赏田三百亩,若告之张盘,你全家男子凌迟,女子嘛,嗯。。。”

    方松眼神空洞,想起自己刚三岁的儿子,二十岁的媳妇,白高堂,一咬牙,回身看看自己的九十余名部下,其中全部和自己一样家眷扣为人质。娘的,拼了。

    ps新人新书不容易,走过路过的兄弟们伸伸援手,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