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二章 转变
    ps到现在还没有人推荐本书,求推荐收藏,谢谢。sh uo.

    赵烈行进在队伍中,慢慢平复心跳,让还处在狂躁状态的心情平静下来,第一次杀人,他的心里还是稍有不适,好在大明近一年的经历让他晓得这还是个丛林世界,你不杀人就等着被杀,因此也就是仅仅稍有不适。他擦了把满头的汗水,望望南边,估摸了一下时间,对于码头的情况急切起来,下属合计了一下,阵亡的军兵有两人都是被重箭击中面部而亡,此外还有四人失踪,十余人受伤,这些都是建奴军兵仓促反击下损失的,这还是在建奴促不及防的情形下产生的伤亡,可见建奴军兵的强横。赵烈担心码头形势,他让受伤的兵丁慢慢回转,他自己则率领大队人马先一步赶往码头。

    莽古尔泰回到北城,外面自有甲嘞章京、牛录章京指挥围城,所谓围城其实就是席地而坐,坐等南关的消息。作为大金国的和硕贝勒,就没必要在外干等了,莽古尔泰自己也感觉有点累了。莽古尔泰回到原北城明军官署坐下歇息,这里十分的杂乱可见尼堪奔逃时的仓皇,三贝勒刚喝了一口水,刚端上的牛肉干还没吃上一口,贴身的戈什哈布泰就从外面急匆匆进来跪下,

    “主子,东路库图、富哈受阻,”布泰看看莽古尔泰,只见莽古尔泰并没暴怒,只是极为诧异的看着布泰,按莽古尔泰所想,此两路应在码头汇合了。

    “如何受阻,库图呢。”莽古尔泰厉声问道。

    “主子,库图、富哈两位大人至今不见踪影,领催索霍等人带伤回报。”布泰硬着头皮禀报。

    嘶,莽古尔泰手中水壶险些飞出,嗯,制怒,弟弟德格类所言,父王已老,大哥你也有机会登基汗王,然脾气暴烈不利与你,应制怒。

    “让索霍进来。”莽古尔泰咬着牙吩咐。 shuo.

    “嗻。”布泰长出一口气,这股火没到自己身上,至于一会到谁身上就不是布泰考虑的了。

    片刻,只见两个浑身灰黑的人连滚带爬的跪着进来,只见两人头盔不见,头散乱,甲叶凌散,其中一人手上还有血迹,莽古尔泰喝道:“索霍,如何这等模样。”

    索霍浑身一抖,伏身于地不敢看贝勒爷,

    “主子爷,我等沿小道南下,半途明军树林中埋伏纵火,前队陷于火海,后队我等数次冲阵,奈何火势太大,山上山下燃成一片,烟火熏人,奴才们实在无法呀。。。”索霍声泪俱下,心知三贝勒脾气暴烈,能否活命,全在于此时自己的表演啊,不过自家所言句句是实,谁让自家是后队中官职最大的,只好前来禀报,真是倒霉催的啊。

    “好奴才,欺你家主子不识,何等火攻让前队全墨,”莽古尔泰一甩辫子,气的浑身哆嗦脸皮涨红。

    “主子,尼堪用的是大量的猛火油,粘上不易扑灭,小路两旁的林木皆被尼堪点燃,旗丁损失惨重啊,奴才左手后两指也被火油粘上,奴才不得以拿刀自断啊。”另一个熏得象黑人一般的拨什库痛哭回道,并把左手抬高以示人。

    莽古尔泰仔细一看,果然此人左手后二指齐根断去,现在还流着血,莽古尔泰吸一口气,抬眼看着布泰,布泰急忙回道:“主子,回来的旗丁,马匹大都有烧伤。”

    莽古尔泰大怒,怒吼一声,“张盘,好尼堪,攻下旅顺,看我生啖汝肉。”虽知张盘此前连败金军,不过,去年两次来攻的金军是以投靠的汉军为主,扶以少部分女真甲兵,战力不强,何况我三贝勒没来,今次,我就是来取你级的,没想到,刚到这,张盘就扇了自己的脸,还扇出了血,这让三贝勒情何以堪啊。 shuo.

    一阵脚步声传来,另一贴身戈什哈图鲁进来跪下,“主子,西路牛录章京海赖派人回禀,南城西南被明军水师大炮封了,他带人冲了两次,到处是散弹,损失了六七十骑,派人示下。。”

    咣当,莽古尔泰手中的水壶终于飞出,制怒,制怒个屁,莽古尔泰头部充血,自从随父反明以来,从未有此败绩,如此窝窝囊囊,莽古尔泰当下只想杀人,不过,一想到,损失的是自家正蓝旗子弟,一想到自己还有后手,莽古尔泰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命,两队回军,明日再战。”莽古尔泰咬着后槽牙喊道。

    立时,嗻声一片。

    张盘大喜,大喜之下张盘的身子开始飘,自从得知东西两路大破建奴,张盘就飘了。

    张盘在城头安排兵丁,青壮编队,以及条石、箭弩、火药、编练丁勇等等杂事时,先是东城外火光大盛,烟雾缭绕,人喊马嘶,张盘忙赶到东城墙,好在城实在不大,到东城后,兵丁报,水师埋伏火攻建奴,烧死烧伤无算,张盘大快,连风向偶转吹来的烤肉香气都令其迷醉,还心情大好的调侃其他因此呕吐的兵将,到西南连续炮响,朱国昌报威海水师炮退建奴,杀伤众多,老张立马飘了,复仇的快感充满全身,死伤的都是真奴啊,真奴啊,老张激动的头部充血,满脸通红。

    赵烈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当他带着大队回到城南时,只见码头乱成一团,地上躺了至少数百尸,有十余名建奴在地上厮杀,还有几个建奴骑兵在马上大砍大杀,原来火炮轰击中,还是有前锋二十余骑冲入码头,一时如入无人之境,在此维持纪律的百十名军户与敌厮杀,片刻被杀伤一半,还好还是杀伤几个建奴,造成大部建奴落马,然后,就没然后了,军户们崩溃了,剩余建奴如虎入羊群,辽民手中大部没有兵器,无法反抗,胆小懦弱者逃散,有血性的拿木棒,菜刀反抗,半晌,死伤数百。

    赵烈赶到时,已是横尸遍地,水师急派披甲乘小舸上岸,此时只是近岸,城内怕建奴大队冲城,不敢出击。

    赵烈大喊,“出,”当先冲出,疾走几步,感到脚下有物,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衣着破烂,一支右臂被砍断,断臂的手牵着一个婴孩的手,,婴孩几乎被劈成两段,孩子乌黑的眼睛呆滞的看着天空,破烂的小衣被鲜血浸透。女孩一边痛哭一边看着婴孩。

    “杜立,救这孩子。”赵烈喊了一声,然后红着眼急冲而去。

    阿果泰是新升的拨什库,也是刚刚当爹,这是家中的第一个第三代,因此这次来就希望多夺金银,多抢尼堪,为家里多点收入,来此地时,被安排头阵,心头窃喜,不是攻城头阵,而是野战,必有大收获,到炮声响起,后队死伤一地时,阿果泰明白,大炮散弹拦后,自己完了,后路断了必死无疑,这时,家中幼子少妻,老父闪现脑中,老父出战汉狗至残,幼弟幼妹还未成年,以后家中怎么过啊,尼堪都该死。

    带着多杀够本的狠劲,阿果泰大砍大杀,已记不得杀了多少人,阿果泰刚又在马上砍伤一个打了他一木棒的尼堪,又回身挡了其同伴的大力挥动的木棍,反手就要挥杀之,正在此时,锐器破风之音传来,阿国泰马上扭身提刀抵挡,嘡一声,阿果泰的马刀立时飞了出去,尼堪好大的气力,好在对方的大枪也被撞向一边,阿果泰两腿一夹战马,战马前冲离开险境,阿果泰顺手抽出挂在鞍桥侧面的一把顺刀,在此时,他才好好看看对手,只见对方身高体壮,全身鱼鳞甲,护心镜泛着亮光,铁盔护头护颈,铁盔里的面容却显示主人年龄不大,皮肤光滑,没有纹路,甚至可以用年少来形容,只是黝黑的双眼定定的看着自己,手中一杆大枪斜握胸前,还有两个武士立于身旁。

    阿果泰一看就知这是有身份地位的明军军官,从兵甲,从家丁的兵甲一看就知,阿果泰大喜,如能生擒此人,自己说不定还能逃出生天。一夹战马,让马提,高举顺刀直冲对方。

    赵烈远处就注意到这个建奴,一个是他是少数还在马上的建奴,比较显眼,还有就是此人在马上大砍大杀难民,全无一点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的手软,一看就不是第一次这么干,手上定是汉民鲜血无数。

    赵烈看到战马向自己冲来,抬手就把铁枪当标枪投了出去,铁枪直向战马飞去,阿果泰大惊,抡刀去当,不过顺刀太短,没有挡到,他见势不妙,飞身甩镫下马,大枪从马肋部贯入,扎入泰半,战马一声悲鸣,一下软到。阿果泰大呼一声,“脱布克。”脱布克双眼痛出泪水,打着滚在地上挣扎。

    阿果泰大吼一声,小跑着双手持刀冲向赵烈,赵烈一点没有伤害动物的内疚,在他看来,这马就是建奴帮凶,赵烈随手抽出特制雁翎刀,大吼一声“我自己来。”李虎略一犹豫,想到赵烈的身手就没有再动。赵烈不管不顾一刀力劈华山直奔建奴,阿果泰悲剧了,顺刀照此雁翎刀短多了,于是只好回刀格挡,咔咔两声,雁翎刀先劈断顺刀,随着破开铁护臂把阿国泰的右肘连刀砍断,阿果泰惨嚎,赵烈一旋身回刀砍断正疼的浑身乱颤的阿果泰的右腿,阿果泰倒地乱滚,鲜血狂喷,万基上前举刀就要结果此人,赵烈吼道:“不管他,让他痛死。”

    赵烈和李虎合力又杀了三个建奴,赵烈看看四周,由于水师的加入,建奴大部被歼。余下三两个也被包围。

    赵烈看着一片狼藉的码头,面沉似水,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赵烈还是有点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明金的交锋,明失天下,大清代之,自有其道理,自己不想委身为奴,不过经过努力还是可以海外立足,最不济,台湾、冲绳、北海道还是可以容身立国,方才斩获了建奴的级,他想着的是即使此番旅顺失守,有了这些建奴级在手,赵家暂时也是安然无恙了,但当他亲眼看到建奴的暴虐嗜杀,辽东百万难民惨状,心中一股怒火腾起,他就是要灭了这帮嗜血的怪物,重还神州大地安宁。

    赵烈身带敌血一连怒容的环顾四周,李虎感到一股逼人的气势,公子,嗯,可以称为大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