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一章 火烧炮轰
    旅顺南城东北面依着一个几百米高的小山,山与城之间是一条不宽的小路,只能容一辆牛车行走,小道蜿蜒到城东南。shuo.cm道两旁林木茂密,草繁林密。

    牛录章京库图、富哈带领着两牛录近四百人骑两骑并列快前行,行进间库图闻到一股微微刺鼻的味道,看看行进间茂密的松林,许是松林的味道,不过有点怪异,库图不以为意,催全队继续前行。对尼堪的接连胜利让这两位牛录也是大意起来。

    小道南麓的尽头,余大宝、黄汉、李虎簇拥着赵烈,几人身着文山甲,身前火器披甲组列队。

    此时几乎没有上岸步战过的福海号披甲火器兵丁们很多都是紧张的望着远方,即使被树木挡住了视线,不是还有耳朵吗,赵烈也在仔细听着建奴大队向南疾驰的马蹄声,密集而迅疾的南来,赵烈感到自己心跳加、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赵烈深吸几口气,控制一下自己的心神,即使他是个菜鸟,从未经历战阵血腥,如今的局势也容不得他退缩了,一旦战败,家中实力尽丧,在这个乱世那就意味着将命运拱手让与他人。

    远远的蹄声传来,扬尘飞起,建奴骑兵沿着羊肠小道小跑着进入视线。

    赵烈、李虎等明军将士紧张的看着远方,毕竟这是与建奴的战。

    打头的拨什库看看几十人的小小方阵,没有回身去请示牛录,就这点步伍,一个冲锋打乱敌人,接下就是砍瓜切菜。吆喝一声,加快马以求冲阵。

    “平枪。”李山一声号令,火枪组前排的六人平放鲁密统。shuo.cm

    兵丁们第一次与建奴交手,全身紧张激动的略有颤抖,喘气变粗,黄汉,余大宝等初哥更是满脸通红,只有李虎保持平静。赵烈努力的保持呼吸的平稳,放平两石步弓,眼与箭平齐,带着精铁扳指右手稳定的扣住弓弦。

    “放。”建奴距离一百余步时,李山喊道。

    很短的几秒钟内,砰砰三声火铳放响。随着枪响,小道两旁突然从东侧的浓密的草丛中飞出大大小小的坛子,撞向建奴骑兵,正行进间的马甲一时手忙脚乱,有的用刀枪抵挡,有的勒马戒备,人叫马嘶,但听噼啪声一片,坛子或撞在刀枪上碎裂,或者撞在人马身上碎裂,灰黑的液体飞溅的到处都是,紧接着大量的火箭接连射了三批,人马瞬间燃成火炬。极少有人幸免。事仓促,道旁林木旺盛,看不清敌人的位置,建奴军兵只是出了零星的弓箭就被烈火吞没了。

    金兵有的用手扑火,则连手都燃烧起来,有的开始卸甲,希望把着火的外甲脱掉,不过手粘上也是难逃,有的则是跳下马来在地上打滚希望能够压灭身上的火苗,一时间到处是惨嚎声,还有马的悲鸣,整个前半部分的行军队列乱成一团,很多战马带着旗丁乱串,就连严苛的军纪也不起任何作用。队列中部的牛录章京富哈也是其中一员,身上的火烧起来这位牛录章京疼的东串西跳,全然没有了主子爷的气度,更像是一个跳大神的巫师。前面的牛录章京库图是幸运儿,浑身竟没粘上一点火星,久经战阵的库图明白,停住,后退是没可能的,只有冲出火场还有一线生机。

    队前的拨什库则是没有这个烦恼,前面二十余骑听他号令加快冲阵,出了埋伏的圈子,虽听后面混乱无比,已是不管不顾冲了上来。shuo.cm

    到六十步时,李山一声号令:

    “放。”

    第一排铳手击,一阵爆响,白烟腾起,被击打变形的铅弹出各自的怪声撞向金兵。

    一马当先的拨什库先飞腾起来,他只感到上身几处剧痛,接着身体腾空,被后面的几匹战马撞飞,瞬间失去知觉。

    第一排的铳手放下空枪,接到第二排递上的空枪,又是一轮齐射,连续四排射击,四周已是一片烟雾,铳手后退,披甲全幅武装长枪手列两排定在前方,只能隐隐约约观物。幸亏一阵风吹来,烟雾大部飞散,只见二十步外仅剩的四,五骑奴兵狂吼着冲来,赵烈放开弓弦,步弓恢复原状,瞬间的爆力,将重箭飞弹出,将第一排的一个奴兵带离马上,第一排另一个奴兵身中两箭栽倒,余下三个奴兵转瞬抵达阵前,但胯下马见到枪阵不敢向前,向两侧跑开,两侧是林子,树枝把奴兵扫下马,奴兵正在七荤八素,披甲组十余人上前一顿乱枪,三人死于非命。

    正当众人松一口气,只见两骑飞驰来,其中一人后背起火,另一人一侧臂膀起火,马身上也有几处小火苗。

    库图强忍左臂的疼痛,这是接连撞击两个火人开路后留下的,自己的一个护卫带火伴在另一侧,库图看到前方一地的人马死尸以及拦路的明军,自知已无生路,带着临死的狂热冲向明军。

    由于斩杀几个奴兵,披甲人等跑到路边、林内,阵前只剩火枪组手拿空枪,没经过战阵的兵丁瞬间呆滞,两马连撞开三四人,度也大降,库图扬起长柄马刀正欲劈向正面一个披甲的明军,眼睛余光突然看到一支铁枪头向自己前胸飞来,急忙用马刀格挡,嘡的一声,大枪气力极大,仅仅略一别头还是扎进库图左胸,库图立时失去全身的力气,从马上掉下来,被乱枪捅死。大枪正是赵烈把大枪当飞枪抛出。另一护卫,被余大宝的铁棒一棒击飞。

    赵烈一皱眉,还是没经过战阵,包括自己都是初哥,接战极为杂乱,此番如果是野外对战必败无疑,回去必得即刻整训。

    其他人等有的抢救几个伤患,有的上前砍下建奴头颅,这通忙乱,赵烈一阵气恼,还真是杂兵啊,看似都有事做,实际上却是应对失当。

    66续续冲出了十余名建奴骑兵,都是身上冒火极为狼狈的模样,也都是相续倒在这个小小的军阵前,没有相互配合只凭勇武是冲不过这个军阵的,只能败亡于此。

    这时,福山号,福海号等船上的弓弩手6续从林中回到阵中,赵烈吩咐用火箭引火把小路两侧的林木全部引燃,只见几百只火箭飞入林中,不一会,大火吞没了整个林地,烟雾缭绕,噼噼啪啪的着火的声音夹杂其中。

    被撞飞的几人没有死亡的,不过有两人骨折,被众人抬起,往码头回军。

    牛录章京海赖带领另一路骑兵沿城西白玉山同南城之间的官道疾驰,这个官道是连接码头和北城的大道,可并排两辆牛车,比较宽敞,道上疾驰时,可以清楚看到城上的明军指指点点,海赖不禁大乐,知道大爷们这是断你们归路,你们这般尼堪又能如何,真是缩头乌龟。

    大道经过城西,拐过东南角就可以见到码头,南关码头不如说西南关码头,码头距城西南更近一些,前锋领催带人经过西南角进入城南,远处密密麻麻都是人群,领催仿佛又看到喋血的场景,不禁加快了马,突然,他听到连续的轰轰的响声,他抬眼望去,近岸十余艘大船上升起大股白烟,接着自己身上剧痛飞了起来,同时,他听到噗噗呲呲的响声,接着全身剧痛,渐渐失去知觉。

    海赖刚刚到达转角,也听到前方连续的炮响,当他转过转角,只见旗兵连人带马倒成一片,不下百余骑倒在地上挣扎,人的惨呼马的悲鸣呼应,海赖急忙勒马停下,只见船上又有炮响,接着大量散弹飘散在前方,海赖心痛至极,都是邻里的旗丁啊,这仗没法打了,几十门炮盯在这,道两旁一面较陡的山地,一面是深寬的护城壕,死多少人不够填的。海赖马上喝令回军。

    原来,前几天赵烈登城头看了两城的地势,定下了东侧利用路窄林密火烧,西侧利用转角距海近,两边坡地壕沟遮挡,中间较为狭窄的地势,用舰炮狙击的计划。

    回去同老爹商议,几经说服,老爹终于同意,将福山福海号上的弓弩手火器手、披甲组调出由赵带领阻击,同时下赏格只要出阵临敌,每人十两白银,如果战没给家眷三百两的抚恤银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嘛,这些银钱将军兵们刺激的嗷嗷叫,人人奋勇,开玩笑,就是死了,家里日后的生活也无忧了,值了。赵烈又将几艘船上的火油,和坛子收罗一空。就这样凑足了近四百名兵丁在赵烈手下军余的统领下埋伏在道路一侧纵火。此番终于功成,不过只能挡一天,这一天,大火过林,到处烧的火热,建奴是别想进入了。

    西侧则用二十余艘船舰炮试炮定准,四炮接着四炮依次射散弹,保持炮击的连续,炮击阻路。

    旅顺两侧的伏击终于让建奴前锋吃了一个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