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十章 饿狼来临
    盔明甲亮,蹄声如雷,正蓝旗旗帜,和硕贝勒,固山额真的旗帜迎风飘扬,各个梅勒额真、甲嘞额真、牛录额真的旗帜回应,大队骑兵小跑着向旅顺行进,一人双马行进颇快,大队前方两个牛录的精兵与明军夜不收激战不休,为大队开路,屏蔽己方意图,尽量减少明军反应时间。

    莽古尔泰骑在自己的大黑马上,随着马的跑动而起伏,环顾四周,莽古尔泰志得意满,大军如巨龙蜿蜒疾行,气势如虹。这是本贝勒爷的正蓝旗精兵,哪个尼堪队伍可以匹敌。

    伊泰阿今年十七岁,正蓝旗马甲,牛录额真额鲁的长子,今年次出征大明,伊泰阿一身铁甲兴高采烈的骑在马上,看着父亲额鲁的背影,看看四周的人马,“嗯,希望多掠几个尼堪,多抢金银。”村中二分之一的旗丁出征,众人踊跃,打尼堪意味着豪夺金银、包衣奴才的机会,不是章京之子自己怕拿不到这个名额,辽沈之前时,自己还在老家,家中田亩不多,收成贫瘠颇为困顿,辽沈后,家中尼堪抢十余名,金银数百,又分得海州数百亩田地,真是福从天降。去年,自己开始随父出征,出击复州,镇江等地,由余丁升为马甲。

    伊泰阿看看旁边一心骑马的小吉鲁,两个人打赌五两银子,看谁杀的尼堪多,抢的金银多。

    身着皮甲的吉鲁余光看到伊泰阿望向他,于是看向伊泰阿,不服的撇撇嘴,看谁能赢,看谁能赢。

    花斑马上大明百户,旅顺步营骑兵把总刘光擦了把汗,

    “大人,我们突不进去,建奴太多,怎么办,”另一匹马上的小旗王三说道,王三盔歪甲斜,满身是汗,左臂棉甲上插着一支重箭,幸亏只是破了皮,没有大碍。

    “再等等,”刘光看着前方远处腾起的大股灰尘皱眉回道。

    两骑从侧方急跑来,

    “大人,从小山上看后面几里都是灰尘,肯定是莽古尔泰大队。”两个小旗报道。

    “命全队回军,”只要知道是莽古尔泰大队就可以了,刘光虽和鞑子有着灭门血仇,刘光全家只有他和弟弟刘广幸存,不过也不会螳臂当车,徒丢性命,“王三,你回旅顺,回禀大人。”

    片刻后,刘光领着只剩二十余骑的夜不收南下。

    张盘接到夜不收的回禀,略一思量,建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就到旅顺,随即下令全军退回南城,没办法,预计的援兵还没从登州出,谁让毛帅与武巡抚,杨总兵不和,现今的四千余人分两城,那只够站城墙的,没有后备军,否则,两城互为犄角,足够建奴头疼。南城乃是军需库房重地,兵甲粮草,海运码头尽在于此,不容有失。

    军旅顺北城人喊马嘶,乱作一团,一天一夜抢运后仅剩的数千辽民更是哭喊成一片,没头苍蝇一样在码头乱串,兵丁好一阵弹压才让剩余的人恢复纪律。兵丁强制数千人全部进入南城南面码头。

    此时赵海明与赵烈、黄铁山、余福等船头在福海号上一起商议事宜。shuo.cm乱音传来,众人一起出舱来到甲板,眺望旅顺,一时无语。

    赵烈立于船头,眺望城中,心中也是微微紧张,虽说在这两日已经做足了准备,兵丁已经上岸布置,而拥有弗朗机大炮的所有战船也已经靠近城西,不过毕竟这个时代东亚最强的军队就要来了,大战在即,作为一个战阵初哥,他心心下忐忑。

    赵海明回身看看众人,“各位,依照商议好的各自办理,我等与老奴血仇今日一见分晓。”

    众人轰然答应。依次回归本船。

    赵海明看着赵烈,拍拍赵烈,“不要逞强,要是保护好自己。”

    赵烈眼一红,双膝跪下,“孩儿知晓,父亲大人也要保重。”赵烈决然起身下船,赵海明欲言又止,长叹一声,看着赵烈消失在船舷。

    威海水师各船起锚,靠向岸边,以保护南城码头和几千名辽民,每时每刻都有船从双岛返还装运难民。

    正午的阳光下,远方的小城逐渐变大,离城三里,全军整束,前锋快马飞报莽古尔泰,“北城空了,”

    莽古尔泰哈哈大笑:“张盘这个无胆鼠辈,只作缩头乌龟。进城。”

    莽古尔泰与几位梅勒额真,甲嘞额真及护卫进入北城,只见城中空无一人,物品丢弃满地,一片狼藉。

    莽古尔泰见此狼狈场景更是大快,没有经历十余年前建州女真受制于大明以及其他女真部落的欺凌,很难明白此时莽古尔泰此时的复仇快意。

    出了北城南城门,南城出现在眼前,南城同北城一样不大,说它们是城还不如说是堡,南城北城墙上站满了明军兵丁,铁甲很少,大多是皮甲和棉甲,还有很多没有甲,这让莽古尔泰很是感慨,曾几何时金军兵甲连当前的明军都不如,不过,有辽东明军这个运输大队这些都不是事,没枪没甲明军给你造,没人明军给你送啊。

    张盘立于城头看着正蓝旗大队在两城之间展开,旗丁全部着甲,多半还是铁甲,人喊马嘶,甚是张扬,张盘心中暗恨,建奴是越打越强,占了辽中几年,人口、田亩、银两大涨,兵甲因此齐备,而他虽在金州、旅顺连败建奴,可被压缩在旅顺,连屯田养兵都做不到,援兵,粮饷全在登莱,偏偏武之望、杨国栋两个小人掣肘不已,今属下真正战兵不足两千,剩余的南下逃归的汉军还有数百,张盘长叹一声,非战之罪啊。张盘不惧建奴,只是看不到剿灭建奴,得报血仇的希望。

    “贝勒爷,现下如何,请示下。”梅勒额真卡西克上前问道。

    莽古尔泰看看这个建州老人,高瘦的卡西克,自己的嫡系手下,一路随自己南征北战,功勋卓著,

    “卡西克,你命四个牛录分东西两路直插南关码头,断了旅顺的后路,今天我们就来个瓮中捉鳖。”

    “嗻,”卡西克吩咐两个戈什哈前往前军传令。

    张盘仔细端详了建奴的军阵,心中升起一丝疑惑,全是骑兵,没有步军、包衣,也没有大炮,建奴统军的三贝勒这是打算用骑兵填壕攻城吗,如果是一个蠢货领兵,张盘还有可能信,莽古尔泰随老奴南征北战,战功都是用大明人、蒙古人的血染出来的,绝不可能如此低能,那么就是说必有后手,后手是什么呢?

    辽南人口凋敝,田亩荒芜,无法象辽中、辽西一带就粮于敌,长时间的相持,粮饷全部由辽中转运,建奴消耗不起,这也是张盘以及毛文龙、登莱被打个措手不及的因由,众人皆以为建奴打下金州后,应恢复辽南人丁、田亩后才大举进击,如今来,也就是打个草谷,袭扰明军,不让明军屯田而已,不会全力攻城。不过,如今看来,这位三贝勒当真是要拿下旅顺,那么他是打算如何办到呢,也就是说旅顺有何漏洞。

    思量间,张盘与城头居高看到,建奴前锋各分出几百人分东西两路进击,张盘明白这是断己后路,明白归明白,张盘没法阻止,自己能守住城就不错,不可能出城野战,那是自取灭亡,至于码头上的难民,自求多福吧,辽沈时死了多少人,不差当前的这几千人。至于码头上水师,他们能上岸吗,即使上岸,连登莱营兵都野战不过的建奴骑兵,他们有几个胆子,直接被张盘忽视了。登莱军,哼哼。。。

    “朱兄弟,”张盘看着朱国昌,“南城墙低矮,我恐有失,你带人增援南关,一切拜托。”

    “大人,你放心,有我在,就有南关。”矮壮的朱国昌抱拳大声回应,目光炯炯。

    张盘当然放心,老朱与鞑子也是血海深仇,家族中泰半丧于建奴,此是复仇良机。

    张盘看着朱国昌带着亲信家丁几十人往南城而去,看看蓝天,也许旅顺能够被建奴攻破,不过,前提是流够建奴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