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九章 坑爹的
    ps新人新书,拜求推荐收藏,在此拜谢。sh uo.

    “总共四百二十余人,公子,”吴群马上跪下道,“家中仆人随侍几辈,不忍抛弃,望公子千万帮与。”

    赵烈看看吴群因紧张而红的面孔,嗯,辽东人大族,田亩铺面肯定不少,今丧于老奴之手,老父死于建奴,与建奴仇深似海,真是辽东好土著。只不知此人胆略如何。至于耿忠裕的亲戚,如果真是至亲好友,站在这里的就应该是耿忠裕了,而不应是他的一个管家。

    “胡先生,我要和吴公子单独谈谈。你看。。。。。”

    胡瑜深施一礼:“公子,府中杂事繁多。小人告退。”嗯,我家老爷也算尽了力,吴家小子自求多福吧。这赵公子不知能榨出多少黄白之物,可惜了,自家如有船只,那是多大的进项。

    胡瑜恭敬后退几步方才转身离开。

    吴群不敢起身,心中忐忑,族中虽有几万两银子,不过,几百人到了山东衣食无着,人地两生,万万不能没有银子,只能寄望这位赵公子不要狮子大开口。

    “吴公子,是军户吧。”赵烈问道。

    “是,复州军户,家父,家兄先后与建奴战死。”吴群拱手答道。

    “哦,”赵烈一愣,果然有埋伏,原来是复州军户,赶忙扶起吴群。“原来是忠烈满门,请起。”

    “不敢,不敢,”吴群起身,想起父兄两眼泛红。“有辱父兄,今只能亡命山东,祖上百年家业全部陷于敌手。老父临终遗言回山东老家,作为家中如今长子责无旁贷。万望公子帮衬。”

    “吴公子,令父兄可敬可叹。”赵烈一拱手:“不过,你家中人口众多,皆往山东,舱位不足,如你答应本将一条件,不无不可。shuo.cm你意。。。。”

    嗯,方才所言果是客套,如今讲到银钱了。

    “赵公子尽可直言,吴群必尽全力办到。”

    “吴公子到山东安置好家眷后,带领家中一些子弟为我办事,何如?”

    嗯,不是银钱吗,吴群蓦地抬看向赵烈。

    “怎么,吴公子不愿。“赵烈微笑道。嗯,不是银两哦,意外吧,我要的是人,是熟识辽东的人。

    “小人怎敢,待小人到山东安排家小后,即刻前往公子面前效力。”吴群大喜,“不过,我等家族人口众多,占用舱位,多有不便,我愿献上白银五千两以供公子打点。”

    “我是尊你父兄为国捐躯。可是看上你等黄白之物。你视我为何等人。”赵烈脸一板,大义凛然,既然收为心腹,岂可觊觎其钱财,唉,五千两银子可是不少啊,可惜了,你说你拿这些钱财诱惑我作甚。

    “多谢大人。我代父兄多谢大人。”吴群一时哽咽。

    “不必多礼,吴公子手下可有家丁。”

    “家中除去与家父阵亡的家丁外,还有三十余家丁。”吴群茫然,这是要收走家丁。

    “嗯,你家中殿后家丁昨日已看到建奴莽古尔泰旗帜,其已到金州与阿巴泰汇合。老奴援兵万余。数日后可下旅顺。你急往告之。”赵烈目光炯炯的看向吴群。

    “呃。”吴群出身世袭军户,自是明晓谎报军情后果是人头落地。这是赵公子用建奴立至的谎言为其筹划某事,也是以此让我奉上投名状,借此要挟于我。吴群看着赵烈面无表情的黝黑的面容,一咬牙:“在下即刻唤家丁前往通秉。.cm”先过了眼前再说,如恶了赵烈,上船是不用想了。

    “好,吴公子痛快,”赵烈还复笑脸,“不过,此事千真万确,明后自知。”

    “遵命。”你骗鬼呢,水师的夜不收我就没见过。吴群在这碎碎念。

    赵海明立于船头看着赵烈乘着走舸靠到福山号船边,赵烈沿绳梯攀沿而上。

    “大人,”赵烈上前见礼。众人当前,当然是参见上司。

    “嗯,免礼,”赵海明微笑回道。

    赵烈递个眼神,赵海明言道:“赵烈,你与我到船内一谈。”

    “是。”赵烈大声回应。

    两人先后进入尾楼船舱。

    “何事。”赵海明边坐边问。

    “父亲,据金州逃亡军户言,莽古尔泰率援军已到金州,即刻攻打旅顺。”

    “嗯。”赵海明一愣,“可否属实。”

    “千真万确。”赵烈心道,我前世就在辽宁各地奔波,这些史实大多清楚,不过援军是哪一旗,多少人,我就不知了。莽古尔泰下旅顺还是知道的。

    “这,”赵海明眉头紧锁,“如今还有几万难民,唉,”

    “父亲,此数万辽民与建奴血海深仇,如为我所用,万事可成。”

    赵海明定睛看了片刻赵烈,唤道:“李虎,”

    “属下在,大人有何吩咐。”李虎进舱言道。

    “吩咐各哨船,知会各船,先把难民到双岛,留下些许淡水,粮食后返回装运,今日、明日两天内务必运完。”赵海明命道。

    “遵命,大人。”李虎转身离去。

    同一时间,北城官署,张盘盯着前面跪下的两个人,半晌不语。

    吴群跪着,眼睛紧盯着地面,心中咒骂赵烈不已。家丁头目蒙江随其一同跪着。

    蒙江带来的莽古尔泰带兵南下的消息,令张盘头痛不已,张盘心知此事多半为真,唯一令人迷惑的是自己的夜不收损兵折将,也没到达金州左近,吴群及家丁蒙江何来的消息。蒙江说,他是穿山越岭绕过大路回归,见到正蓝旗大队骑兵来犯。

    张盘思量再三,大喊一声,“来人,”

    一亲兵进来“大人,有何吩咐。”

    “传命朱游击,北城全城戒备,南城耿游击,南城停止修城,尽运送难民,命王同知,两城青壮分武器。”张盘下了决心,金州离此只一百余里,骑兵几个时辰可到,有备无患为上。

    “你二人先回去,如所报属实,定有重赏,如谎报军情,定要你等狗头。”高瘦的张盘作为军旅顺的掌控者自有一番威严。

    “遵命,大人,我等所言俱实,望大人早作准备。”吴群硬着头皮叩头拜别。

    张盘挥退两人,立身看着支架上的文山甲,心中分外激动,决定前思量是为全城军户所筹谋,为毛大人筹划,他则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辽沈之变后,自家几十口人死于老奴之手,他侥幸逃脱仅以身免,立志报仇,追随毛帅,战皮岛,战镇江,金州,复州,旅顺,身经大小数十战,与老奴不死不休。

    咔,一声,张盘拔出雁翎刀,望着锋利的刀锋,长吼一声,挥刀将桌案一劈两半。

    码头上大小船只串流不息,无数辽民登船驶向双岛。

    一时间,明金双方争夺旅顺的战斗拉开帷幕。

    第二天午时,赵海明招赵烈到福山号上议事,赵烈进舱施礼后,只见赵海明一脸凝重,

    “父亲大人,何事惊扰。”

    赵海明苦笑一声,“今早,王指挥使招为父过船一叙,昨晚得知建奴大军已至,通晓于父,今日带登州水师抢运难民,命为父留守旅顺,一旦辽东旅顺有失,可伺机救我等家人,为父是不得不从啊,他是正指挥使,为父乃是同知,上命难违啊。”

    赵烈登时瞠目结舌,他为避免辽东旅顺在历史上被建奴偷袭而下而想出的计策通晓守军,却是殃及自家身上,奇葩啊,王指挥使真是如惊弓之鸟,大明军将的胆气如此可见一般。难为他惊恐中立即将老部下退出去赴难,自家即刻逃离险地,赵烈算计了半天,却是坑了自家老爹。

    “父亲勿忧,复州,金州等地刚刚被建奴夺取,粮草、器械皆无,从辽沈启运路途遥远,折损甚巨,此青黄不接之时绝无可能,建奴必是同取抚顺一般以快打慢,里应外合,胜之。今,张盘张参将已知敌机,必是坚守辽东旅顺,两军相持,建奴必退,我大明必可守住辽东旅顺。”如问别处历史,赵烈真是不知道,辽宁这片,赵烈真是知之甚详,前世就是辽宁人,耳熏目染也通晓大概,历史上莽古尔泰以骑兵突袭,陷北城,里应外合攻入南城,张盘等数千军民不屈死难,赵烈是一清二楚,这也是赵烈让人冒充夜不收通晓张盘的因由,张盘这等老军伍守此坚城还是很有胜算的,王指挥嘛,那是聪明罔被聪明误了。

    “今次建奴南来,我水师兵将如准备妥当,还可立下奇功。”

    赵海明捻须沉吟。

    下午申时中,旅顺湾鼓号齐鸣,登州水师开拔了,登州水师此番是装满了数万难民,好在是先到双岛,再运送万余辽民到其他各岛,王指挥此番是名正言顺的统领登州水师杨帆而去,此时起,赵海明已是登莱水师在辽东旅顺的最高将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