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第七章 驰援
    ps新人新书万望支持,求推荐收藏,拜谢。shuo.cm

    赵烈自是不知旅顺风云,眼下在福海号上,赵烈的练兵正是如火如荼,火器组,披甲组分上下午,顶烈日迎海风,众兵丁是累的欲仙欲死。

    火炮组练习装药,开火,刷膛,晾干,再重复。

    火枪组装药,装弹,开火,重复,每五枪练习清膛。

    当然,大部时间是空手练习。

    披甲组练习长枪捅刺,就是刺和收,两个动作,不过,也因此太单调,当然还要披甲练习,真是令人疲倦。

    火器组和披甲组还得交换兵器使用,真是有的忙了,别的船上兵丁是闲的要死,他们则是累的要死。

    赵烈看看众生态,爽快的宣布,每晚考核时,火器组用时最短者,披甲组动作最标准且耐力最好者每人一两银子,立时欢声雷动,训练热情高涨,暗暗较劲,进步明显,特别是第一次下奖赏,众人看到是真金白银,小赵大人可不是耍嘴炮,第二日,一众兵丁是人人投入,各个争先。

    登州水师,威海水师装运的兵甲,粮草还没装完,旅顺来的哨船,带来了紧急军情,金州失守,军民数千殉国。老奴有取旅顺之意。旅顺周围数万难民待救,十万火急。

    武之望大惊,旅顺已是辽东辽南最后的城池,地位至为紧要,何况还有这么多辽民。武之望上一任袁可义时,辽南尚有复州、金州、旅顺在手,如今全部丢失,丢地失民这个罪责武之望担不起,武之望临老的风评全毁。

    武之望急招总兵杨国栋和水师指挥王佥商议,杨国栋百般抵赖,只急调登州营近千人,补充大量粮草、兵甲,登州水师威海水师护送至旅顺,同时强运十余万百姓到广鹿岛、长山岛、皮岛、铁山,实容纳不下,运回登州安置。

    军情如火,在武之望的一日三催下,登州出动全部战船,收集了登州,莱州附近大小渔船共数百艘,浩浩荡荡直驱旅顺,登州水师指挥使王佥亲自压船,带领登州水师战船为先队,大量渔船后进,威海水师指挥赵海明督率威海水师押后。登州水师更是只有两成战船带起武备,其他都把大炮等卸下,就当是运输舰了。

    登州到旅顺不到八百里,好在这时是侧顺风,一天余就可抵达旅顺城。赵烈后世常年在辽宁生活,对辽宁的前世今生非常熟悉,知道今年旅顺被陷,为万全计,途中福海号上操练不止,成为左右战船、渔船的一乐。哪有这样练兵的,只练动作,极少实弹,再说谁不知鸟铳不济事。

    临近旅顺,赵烈下令全员停止操练,养精蓄锐。

    赵烈看着越来越近的大6,心中波澜渐起,前世自己总是在辽宁行走,现在接近这里,仿佛接近了自己的前世,也不知老父老母如何了,好在,自己前世也是二儿子,上面有个大哥,早已娶妻生子,在老家广播电视局工作,胜在清闲,可以照顾父母。他们还好吧。

    “大人,有船出来啦。”黄汉叫到。

    赵烈闻声回过神来,看向远方,只见连片的帆影从北方6地驶出,

    “这么快就有返程的了。”张鼓声望着说道。

    返程?赵烈知道不可能是返程的,船先往广鹿岛、大小长山岛,然后返回,以后再往皮岛、铁山转移。 shuo.这是一个不归路,赵烈知道几年后铁山先陷于建奴之手,然后是东江诸岛。建奴由于与东江镇仇恨日久,几乎尽屠铁山明人。

    辽东人真是命苦,才脱牢笼,又入虎穴。

    行近以后,所有的人都鸦雀无声,只见大小渔船上装满了人,船只行驶的里倒歪斜,船上的难民蓬头垢面,两眼无神,脸上麻木不仁,一般来讲,船上人多,往往鼓噪不已,但这里就像一船船的活死人,静寂无声,只有空中海鸟的鸣唱响彻在人口众多的海域。

    山东的流民也是不少,但威海水师的人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规模的难民潮,让人无法想象。

    “这就是老奴,占了我明人数百年来辛勤劳作的土地,掳我大明子民为奴,妇女任人凌辱。数百万人啊,其中过半都是祖籍山东的,我国我民何其不幸。”赵烈转身看着众人。“好好看看吧,这就是建奴,这就是我们的死敌。辽东离我们不远,辽东的今日就是我等明天。”

    “大人,不能吧,老奴没有水师,打不过来吧。”余大宝憨声憨气的说道。

    “岂知宁锦不是另一辽东。”赵烈问道。

    众人默然。辽东几年大明有多少城池,多少兵丁,现下宁锦还余多少城池兵丁。能不能守住还真不好说。

    船上除了当班的水手,全部到了甲板,众人默默看着相交而过的各个船上的难民,许多人的眼中流下泪水。

    福海、福山、福门在旅顺外海下锚等待,前面有无数的船只转运,登州水师开始返航,指挥使王佥也随着登州水师抢运,赵烈明白按惯例王佥应该驻布于此统筹诸事,但王大人肯定不具备于谦、戚继光的胆略,立于危墙之下的事这位大明三品大员是绝不肯做的,于是指挥同知赵海明赵大人及威海水师就成最佳的候补,不上岸,功是没有,一旦上岸输送辎重有失,大过是免不了的。威海水师在外海一是等待,二是保护,虽说建奴没有大船,不过,小船还是有的,有辽东军这个运输大队长,什么东西都不会少。所以备战还是必要的。

    一连三天,前面的船都装运出,赵烈陪同赵海明乘小船终于登上旅顺南城码头,只见码头倒还有序,一边难民排队上船,穿着破烂红袄的卫所兵维护,有拥挤着,立时棍棒伺候。另一边粮草不断运下传来,直运南城。

    赵烈看看南城南城墙上忙碌的难民,兵丁。他们正忙着加高,城墙,两百年来,城池未临战火,南城南城墙只有一丈六尺高,今战火临近,紧急加高加固。

    赵烈深深的望了一眼南城墙,临阵磨枪,太晚了,建奴攻城就在这几日,来不及建成了,叹息一声,随着父亲进入南门。

    途中看到商铺关门,逃难的人群拥堵街道,各种腐烂的味道扑面而来,许多体力不支的难民蹒跚而行,一副末世情景。快到官署,由于兵丁增多,人流才大大减少。

    赵烈细细的看了看一众大明兵丁,只见鸳鸯战袍破烂不堪,大多身形瘦弱,表情麻木,怯懦。

    “父亲大人,孩儿有话要讲。”赵烈扯了扯赵海明的衣袖。

    “嗯,有话快讲。”赵海明疑惑的看看赵烈。

    “警,”赵烈一声喝道。

    只见万基、黄汉、余大宝等伴当以赵烈为中心,向外三步,面向外警戒。

    “父亲,金州一股而下。东江,登莱援兵未至,我恐旅顺步东江后尘,已到的粮秣,饷银,兵甲入建奴之手,我威海船上的辎重不应立即入库。应拖延几日。”赵烈小声嘀咕道。

    “嗯,我儿言之有理。辎重,银两一许不可资敌。我自有主张。”赵海明沉吟片刻,点点头。

    “行。”赵烈号。

    黄汉等几人回位护在赵烈四周,继续前行。

    赵海明满意的点点头。

    耿忠裕在南城官署中来回踱步,心中的惶恐怎么也压不住,金州失陷,旅顺不远矣,五六年来,耿忠裕患上了恐金症,闻金军丧胆。今复州,金州连失之时,他也不敢临阵脱逃,尽管家族在东江颇有势力,在这时节也是被斩的命。不走,着实惶恐,金军未至,老耿觉得自己的心就快跳出来,金军至。。。。。

    “大人,威海水师指挥赵大人到,”门卫亲兵跪秉。

    “快,与我一起出迎。”旅顺卫与威海水师虽同在登莱帐下,不过并无瓜葛,但赵指挥官阶毕竟远在他上,不可怠慢。

    赵海明没有按官场规矩先差人通秉,沟通后,再来官署,战时,一切从简,办正事要紧。

    赵海明,赵烈及一众卫士等了片刻,只见几人鱼贯而出,一个中等身材的胖子前驱几步,拱手施礼,“不知同知赵大人来访,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赵海明上前虚扶一下,笑道“耿将军多礼了,今时局艰险,一切从简。”

    “大人,里面歇息,请。”耿忠裕热情领路。一众人等进入官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