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明末苍茫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建奴的杀手锏
    阿山打理正白旗多年,也是多尔衮的心腹,因此才被多尔衮推到前排的位置,就是希望阿山能统兵砸开破虏军这个硬核桃,为后续的甲兵打开通道。  .

    可惜的是直到前锋大半损失,阿山也没有完成击溃破虏军骑兵阵势的目的,而自家的四千余甲兵折损大半,据阿山目测破虏军的损失要比八旗甲兵少。

    这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八旗甲兵的损失少于对手,此前的对手无论大明辽镇、蒙古察哈尔诸部、朝鲜人都是望风披靡,女真铁骑完全可以做到以一敌十。

    但是对上赵烈的破虏军骑兵真正的刀枪相向搏杀后,阿山才知道赵烈的难缠,此时再有人说破虏军步战强悍,骑军战力孱弱,阿山一定会抽出腰刀砍杀了这个混蛋。

    但是,目下阿山没有那个机会,除非他能击破对方的阻拦,他一看对方近百骑冲杀过来就是奔着他来的。

    身为大清仅有的八个固山额真的骄傲让他必须迎战,阿山不惧面对面的搏杀,怕就是怕对方以那个密集的阵势冲阵,往往以多打少,让女真勇士饮恨当场。

    由于前方阿山周围的甲兵和护卫太多,马全福的护卫们临近时立即一阵骑枪雨,回击的是建奴甲兵的短斧和短矛、铁蒺藜。

    这些给对方带来了大量的伤亡,相对来讲全身气力掷出的骑枪的伤害大多了,二十余名建奴甲兵或人或马被击杀在当场,人马嘶喊着倒地一片冲击着其他人的神经,试探着其他甲兵的忍耐。

    而短斧、断矛往往可以给破虏军军兵造成杀伤,但是阵亡的很少,毕竟破虏军有板甲护体,短斧、短矛自身的重量可是比骑枪稍差,破甲杀伤的威力就差上不少。

    双方的骑队冲过短短的十余步轰的一声冲撞在一起,双方立即展开了激烈的搏杀,百息的时间就有几十人伤亡,当然还是破虏军的占了上风,不能不说破虏军的骑兵阵型这是无敌的存在,往往让建奴甲兵生出以少打多的无力感。

    马全福暴烈的脾气注定他选择的都是身高马大勇于赴死的勇士,也注定了他的卫队投入战阵战事必定短促惨烈。

    当双方剩余的骑士交错而过时,地上人马尸体倒毙一片,阿山一群人只有十余骑冲过马全福等人的阻拦,马全福方面也是只有五十余人冲过了这些战力强悍的建奴骑甲。

    十余人冲入后面李禄督军的四千铁山营结果可想而知,毕竟铁山营才是破虏军右翼的主力,铁山营全营六千余人都是正宗的骑兵出身,因此除了两千人同华北营混编前冲,其他四千余人作为主力王牌在后面突进。

    阿山统领的前军剩余的不足千人的甲兵冲入这个阵势中立即被吞没,铁山营大队不过是损失了百余人就将包括阿山在内的数百建奴甲兵斩杀殆尽。

    一个固山额真的阵亡对建奴的打击太大了,这是很少生的事情,生了就在破虏军的手中,这让建奴甲兵终于想起对手是谁,破虏军在马上也还是破虏军。

    右翼折损很大的华北营军兵和后来冲上的铁山营大部则是士气大振,他们猛烈冲击镶黄旗固山额真拜音图统领的中阵,他们猛烈的冲击让中阵的甲兵开始混乱起来。

    以往的对明军的百战不殆成为过去,如今破虏军骑兵密集冲阵让前锋几乎全军覆没,让中阵伤亡惨重,建奴甲兵包括牛录额真、甲勒额真等各阶军将对取胜产生了怀疑。

    对于前阵的溃败中阵的相持不下多尔衮看在眼里,他愤怒的看着前方的一切,同时中间步阵破虏军的军势也逐渐开始占据上风。

    多尔衮明白此番大胜的关键就是攻击破虏军左翼的多铎部了,毕竟多铎手里有汇集到一处最多的两千巴牙喇勇士,这些甲兵就是清军的基石所在。

    他不怀疑多铎能击破破虏军骑兵,然后攻击破虏军中路步军侧翼最后赢得此番济南大战。

    但是前提是他要同破虏军的右翼骑兵相持不下不能败北,直到多铎和中路的战局大胜。

    至于决战开始时,他心里盘算的他也能独立击破当面之敌拔取头功的心思已经消失无影踪了。

    在多铎和中路获胜前他绝不能让败退下来,否则就是这场大战最后取得了大胜,也注定会是阿济格、多铎的荣耀之战,是他多尔衮的奇耻大辱,这是内里倨傲颇具野心的多尔衮决不能接受的。

    “传令我们追上艾席礼,本王要同明人决一死战。”多尔衮面色冷峻道。

    “王爷万万不可啊,”戈什哈统领加新噶急忙拦阻,开玩笑,如今大清军的实力大涨,大金朝时代各大贝勒都亲上战场的局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如果有了伤损,他们这些护卫一个都活不了。

    “休要多言,你等奴才懂得什么,如果此战大败我大清恐永无宁日。”

    多尔衮怒瞪了他一眼,加新噶唯唯退下,他真是不敢自家的主子爷,他深知多尔衮的秉性,如果他继续阻拦多尔衮能即刻砍了他。

    号角鸣响声中,镶黄边的旗帜飘扬,五百余戈什哈、甲兵护卫着大清国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向东飞驰。

    多尔衮他们很快追上了艾席礼统领的后阵,他们刚要投入战阵,看到多尔衮的王旗汇入后阵,后阵的甲兵一阵欢呼。

    在这个时代军兵的士气极为的重要,王爷同他们一起冲阵,谁不心中抵定,最起码没有被放弃的感觉。

    甲兵们高兴了振奋了,艾席礼可是心里散乱,他也知道前方攻击不利,后阵压力会很大,但是多尔衮不能上前啊,如果多尔衮有了意外。。。,艾席礼都不敢想结果。

    无论如何,多尔衮的到来大大激励了甲兵的士气,他们呼哨着打马飞奔向东,同华北营、铁山营激战,两军一时间在右翼相持不下。

    此时攻击破虏军左翼的多铎已经观察到中路的形势的不对,对此他有些预料,汉八旗在他心里还是看不上眼的,能同破虏军步军死战不推,他已经觉得有长进了,但是这还不够。

    多铎看到他这么久攻不下的局势就能相见多尔衮那里的攻击也不会顺利,毕竟最精锐的巴牙喇都是汇集在他的旗下,只能说,破虏军骑军同步军一样的难缠。

    但是再是难缠,多铎也要在中路显出败势前击破破虏军骑军,否则此番会战就有失败的可能。

    到时候了,多铎立即下令两千精锐巴牙喇立即向东突进,此时已经没有办法再拖延了。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在多铎的王旗下两千巴牙喇催马向前,这都是十年来百战精锐,乃是清军的最为锋利的利刃,此时在亲王多铎的统领下冲击破虏军的军阵。

    听到看到多铎开始率领巴牙喇冲阵,阿济格长出了一口气,此时他面临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如今正前方的尚可喜派人急报破虏军攻势猛烈,前方汉八旗损失了三千余军兵,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

    而右翼鲍承先、张存仁、左翼祖宗泽、祖泽远也是连番告急,让阿济格头大如斗。

    阿济格手里是有两千余女真甲兵,但是全线告急让他怎么弄,支援哪里才能维持住这个阵线。

    此时阿济格对汉八旗击破破虏军的步阵没有一点的念想了,能维持住就是万幸。

    阿济格不知道的是,由于前方的战事激烈,济州营、华新营、朝鲜军损失惨重,前方督战的韩建已经向后面告急。

    他也是没有办法,济州营折损大半,华新营、朝鲜军更是七成军兵阵亡,汉八旗也是拼了命了,可说尽了全力不顾伤亡的死拼,给这三个营带来了巨大的伤亡,当然他们的伤亡更大。

    这三个营能将抵挡汉八旗的攻击这么长的时间,忍受了这么重大的伤亡,不过也是为自己正名之战,尤其是朝鲜军、济州营。

    朝鲜人面对建奴就没有胜过,见到建奴攻击往往很快崩溃,但是今天他们死战到底,显示了难得的英勇,就连林庆业和李玄都是身负重伤,他们也摧毁了汉八旗的锋芒,用他们血肉之躯抵挡了汉八旗火铳手的轰击,当然他们的战力也已经耗尽,面临崩溃。

    此时黄汉亲领威海营、道南营、华南营接替了朝鲜军的位置,开始迎敌。

    完好无损正牌的破虏军一登场,汉八旗立即现他们的所谓的攻势像是海浪撞上了礁石般被粉碎,而破虏军步军开始将攻击半晌已经精疲力尽的汉八旗前锋数千人击溃。

    如今汉八旗所有的后阵提前正在阻击破虏军的攻击,自己的所谓的神马攻击早就忘在九霄云外,能抵挡住就是不错。

    “博洛,你即刻统领两千甲兵支援中部尚可喜部,说什么也不能让明军突入,一定要坚守到两位王爷击破破虏军骑兵。”

    此时阿济格将全部的希望放到自家两个弟弟身上了。

    岳托之子博洛急忙拱手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