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71 先软后硬
    夜深人静,姬杰一身夜行衣出现在南山派的地盘,在一所房子前面现了一小摊已经凝固的血,由此判断刺客果然是藏在这里。.

    房子空空如也,姬杰小心翼翼的撬开房门,一头钻了进去,开始四处找线索。

    除了一张积满灰尘桌子和墙边的博古架之外,偌大的房间空无一物,博古架上一只光溜溜的花瓶引起了他的注意,除非经常有人动它,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一丝灰尘都没有!

    姬杰伸手在花瓶上摸了一遍,深吸一口气慢慢将其转动,花瓶转到一圈的时候,对面的墙壁上自动出现一个缺口,可供一人进出。

    “原来是密室!”

    进来先是一条窄窄的通道,潮湿阴暗,姬杰屏住呼吸以防随时喷出的毒气,每次下脚都很轻,以免触动机关陷阱,一条十几米的通道整整走了好几分钟。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九十度转弯,然后才是里面的密室。

    密室亮着灯,姬杰竖起耳朵,听见里面传出这样的对话:

    妈的,真是倒霉,眼看就要得手了,却被一个小子一箭破坏,还好我机灵躲得快,不然的话已经死在当场了!

    行了,你就别说话了,我得给你上药呢!不过老二你的运气确实不错,再偏上一寸,就射中心脏了,这弩箭的力道还真大,几乎射穿了你的身体。安心养伤,用不了一个月准好,对了,是谁放的冷箭?

    大哥,我看清楚了射箭人的长相,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要是估计的没错,他就是昭文君姬杰,北原派长女司马雪然请来的帮手。

    姬杰?杀了老三的姬杰,这小子又坏了咱们的好事儿,找个机会弄死他,否则的话剩下的钱咱甭想顺利的拿到手,咱们残狼团自打成立那天起,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名声决不能坏在这小子的手里。

    从对话上分析得出,这两个家伙是残狼团的大当家和二当家,姬杰完全可以跳出去将其拿下,虽说他们是两个人,但有一个受了伤,实力自然大打折扣,可他没有这么做,也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就算抓住了,顶多是抓住两名刺客而已,南山派的长老绝对不会承认是他请来的,还很可能反咬一口。

    残狼团大当家图克,二当家萨须螚,这两人的功夫不在姬杰之下,之所以萨须螚栽在他手中,是因为当时太过自信,以为就要得手了,谁想半路杀出挡横儿的,这才着了道儿。

    不动声色的从通道撤出去,姬杰复原入口之后离开。

    第二天一早,姬杰把昨晚探听到的消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司马雪然。

    “还真是南山派搞的鬼!”司马雪然咬着牙说:“真没想到,人家两宗抱成团儿,我们这边却是尔虞我诈,杰哥你辛苦了!”

    啊?杰哥?

    司马雪然第一次对姬杰用这样的称呼,见他愣在当场,一张俏脸马上羞红了,小声嘟囔道:“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叫你,为什么雪灵叫你杰哥哥的时候你答应的那么爽快!”

    “喜欢喜欢,当然喜欢!”姬杰笑嘻嘻的说:“只是没想到冷冰冰的雪然妹妹也会这样,呵呵,那以后你叫我杰哥,我叫你然妹妹,怎么样?”

    “然妹妹?还是算了吧,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呢!”

    “不是吧!”

    吃完早饭,司马睦带着儿子司马天明,司马衡带着司马雪然和姬杰,五人一起出现在南山派的属地,堵着大门要见他们的长老。

    南山派长老司马敬,此人精明干练,做事雷厉风行且不择手段,人送外号为司马阎王,在秦国勾搭上了秦相吕不韦,南山派在秦国的支持下展的很快,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一统秦国的情报网,总能在第一时间将生的事情汇报吕不韦,增加了他在政治上的筹码。

    司马敬长着一张马脸,一条条深深的皱纹说明此人精于心计,三角眼朝天鼻,这幅尊荣是在不敢让人恭维,可就是这么一张脸,在秦国颇受重用。

    司马敬本不想见他们,碍于这些人堵在门口不肯走,只好请了进来。

    “呵呵,两位长老到我这里来有何贵干啊,快坐快坐,上好茶!”司马敬一脸的热情,不过谁都能看的出来,其中暗含的虚伪远远过了热情。

    司马衡和司马睦开门见山,司马敬的脸色微变,一张马脸拉的更长。

    “家族统一当然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只是两位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不太合适吧?”司马敬笑的很阴险,说:“鄙人要是有那样的能力,自然不会冷眼旁观,可关键是我不行,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既然南山长老不愿意出力,”司马雪然很不留情面的说:“那就请你也不要恶意破坏,好吗?”

    司马敬的脸上仍然挂着笑,装作不明白的样子问道:“大侄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意思就是这个!”姬杰上前一步,伸出右手,然后指着小指说:“有人请了帮手,暗中请的,目的嘛……当然不是为了做好事,南山长老是聪明人,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司马敬色变,他当然明白一根小指的含义,那是残狼团的标志,他的大脑飞的运行着,难道自己请残狼团暗杀司马天明一事已经暴露?不可能啊,失败了不假,暴露绝不会。

    可他们怎么会知道这些事呢,司马敬的心里开始打鼓,目光从面前的每个人脸上扫过,除了姬杰一脸的神秘之外,其他人的表情还算正常,这说明事情并没有败露。

    “呵呵,我决定尽自己的全力帮忙!”司马敬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站起来语气激昂的说:“统一司马家是我辈的责任,两位长老尽请放心,会晤之日我一定以二位的马是瞻,不管你们提出什么样的意见,我都不遗余力的支持!”

    “好,一言为定!”司马衡伸出手,司马睦也伸出了手。

    “啪啪!”司马敬与他们二人击掌,表示永不反悔。

    姬杰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兴奋,他知道司马敬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委曲求全,一旦事情有所转机,他会马上否认自己的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