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70 残狼团之暗杀
    一顿饭吃的很融洽,司马天明的父亲右霖派长老司马睦,和司马衡达成初步共识,他们准备在这里天里给南山派施加压力,迫使其表明态度。  .

    姬杰等人起身告辞,司马天明父子相送。

    回去的路上,姬杰不动声色的跟司马雪然说:“吃饭的时候,我感觉大有一双眼睛躲在暗处,那人内息平稳,是个高手!”

    “会不会是右霖派暗中保护长老的人?”司马雪然做出这样的猜测。

    “应该不是,如果是的话,他没有必要如此小心!”姬杰沉声道:“我得回去查个究竟,万一是对你堂哥不利的人,我好及时提醒他们父子!”

    “那你小心!”司马雪然将一把匕塞进姬杰手中,说:“用来防身!”

    匕上带着司马雪然特有的体香,不用说这东西她一直贴身收藏。

    姬杰点点头,微笑着将匕塞进怀中,不露声色的消失在一处拐弯的地方,顺着墙角原路返回。

    司马睦和司马天明父子坐在书房中,正聊着刚才吃饭时候的话题,听得出来他们是真心实意的要跟北原派合作,之前说的那些不是场面话。

    姬杰平心静气,很快感觉到了刺客的藏身位置,他正伏身于房顶之上,竖着耳朵听下面父子俩的对话。

    过了几分钟,刺客不动声色的掀起一片瓦,同时拿出一个八寸长的吹管,对准了司马睦,此时的父子俩对房上有人这件事一无所知,仍然津津有味的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姬杰看的清清楚楚,虽然那人蒙着面看不见他的长相,但他拿着吹管的右手少了一根小指,齐根而断的那种,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应该是自己切下来的,否则不会那么整齐。

    “嗖……”

    就在刺客把吹管放到嘴边的那一刹那,一支弩箭激射而来,正中吹管。

    “叮当……咕噜噜……”

    吹管脱手,顺着房顶滚下来,刺客吓了一跳,猛的转头望去,只见姬杰立于院中,手持一把精钢弩,当他看清楚这些的时候,第二支弩箭业已射出,锋利的箭头在他眼睛里旋转着放大……再放大……

    刺客下意识躲避,可弩箭还是射进了他的肩头,他赶紧朝着反方向一翻身,从房顶跃下,朝着黑暗的地方跑去,很快消失不见,这时几片瓦滚落下来,摔的粉碎。

    “谁……”司马睦父子冲出房间。

    “有刺客,已经跑了!”姬杰捡起之前掉下来的吹管递了过去,问道:“右霖长老可认识这东西?”

    司马睦接过吹管看了一眼,说:“这是游牧民族的猎人惯用之物,内含三寸钢针一枚,淬了剧毒,其毒性能让一头熊在半刻钟毙命,而且吹出飞针不耗费什么力气,普通人都能将其吹出几丈之外!只要打在人身上,神仙难救,看来刺客是想要我的命啊!”

    “来人啊,给我搜捕刺客,务必要将其活捉!”司马天明怒道:“我倒要看看是谁派来的,暗杀我也就算了,竟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父亲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姬杰本想阻止他追捕刺客,转念一想把事情闹大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可以威慑一下幕后主使,下次做这些事的时候别这么张狂。

    以姬杰的箭术,完全可以当场将刺客射死,只是这么一来线索也就跟着断了,所以只将其射伤,要是猜得没错,这人翻下房顶后会在第一时间逃回主子的所在地,留他一条命是为了将司马家族这潭浑水搅的更混一些,水越浑某些人越耐不住性子,也就越容易出错。

    “昭文君阁下,老朽多谢救命之恩!”司马睦晃了晃手里的吹管,说:“这东西很要命,没想到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幸得阁下出手,不然的明天的今天可就是我的忌日了!”

    “右霖长老客气了,这是我该做的!”姬杰顺口问道:“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样的人,会把自己的右手小指切掉?”

    司马睦见多识广,很快想到了残狼团。

    残狼团的名字不是胡乱杜撰出来的,他们推崇狼为自己的祖先,惯于群狼合击之术,而且组织中达到某种地位的人都会切掉自己的一根小指,自称残狼杀手,因此得名残狼团。

    也就是这次的暗杀和上次草原一事可以并案了,残狼团没能完成任务,所以派人来到司马城寨,完成上次未完成之事。

    要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姬杰怀疑其中另有隐情,司马天明今天刚刚回来,残狼团的杀手就到了,而且对他们父子的活动范围了如指掌,这些情报他们又从何处获得?

    只能有一种解释,司马家族的某个人买通了残狼团,为他们的行动提供一切前提保障。

    会是谁呢?不太好说,除了右霖派之外的其他八派都有嫌疑。

    “右霖长老,还有天明兄,我建议你们这些天多加些小心!”姬杰语重心长的说:“只有你们安安全全的活着,阴谋者才无计可施,我想你们有必要提高住所的防卫等级,谁也不敢保证刚才的事情不会再一次生”

    “多谢昭文君阁下提醒,我父子会注意的!”司马睦欣然接受了建议。

    回到住处,姬杰详细的把刚才生的事情说给司马雪然,建议她也加强住处的守卫,并且让熊氏三兄弟睁大眼睛,确保他们二人的安全。

    “你觉得残狼团的幕后主使是谁?”司马雪然问道。

    姬杰伸手在被子里蘸了蘸,然后在桌面上写下“南山”二字,接着说出了自己的分析:“三宗的长老们还未正式会面,鹿死谁手犹未可知,神武宗和天凤宗虽然磨刀霍霍,但越是把事儿做在明面上的人越不可能搞阴谋。反倒是咱们的这个同宗的南山派,不可不哈的暗中搞事,先搞垮澄济宗,然后挑起其他两宗大战,自己坐收渔利。”

    “可恶的南山派!”司马雪然握着拳头说:“不干好事也就算了,竟然背地里使坏,真想现在就揭穿他们的阴谋!”

    揭穿阴谋,谈何容易,那是需要证据的!

    不过,只要找,总会找到证据,留下刺客一条命等于给自己留了一条线索,姬杰准备以此人为突破口往下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