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69 司马城寨
    两队人马合二为一,司马天明庆幸在关键的时刻遇到了姬杰,不然的话他必死无疑。.

    寂静,火堆中出噼啪的声音,草原的夜晚带着一丝寒意,三兄弟呼呼喝喝的在不远处的小河里一边洗澡一边练功,这三个家伙,每天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

    “堂哥,你有什么内幕消息吗?”司马雪然问道。

    “有,太多了,都到了无法分辨真假的地步了!”司马天明皱着眉头说:“听说神武宗的三派已经做好了武力夺位的准备,天凤宗也请了不少帮手,与之针锋相对。可不管怎么说人家都已经完成了宗内的意见统一,至于咱们澄济宗,有南山派那些小肚鸡肠的家伙们在,想要一致对外,简直是做梦!”

    司马家族分为神武宗、天凤宗和澄济宗三个分支,其中神武宗以神功秘法著称,天凤宗以刺探暗杀为主要手段,澄济宗则以游走于上流人物为主要目的,三宗各有各的特长,在搜集情报方面不分上下。

    每一宗有分为三派,澄济宗的三派分别是以司马雪然为代表的北原派,以司马天明为代表的右霖派,再有就是南山派。

    北原派的势力主要分布在魏国和赵国,右霖派全权负责楚国事宜,南山派盘踞在秦国,有消息说南山派的长老已经被秦相吕不韦收买,甘心情愿的为秦国人做奴才。

    “谁都知道,如果这次司马家不能统一,结果就是完全的分裂!”司马天明忧心重重的说:“到时候各自为战,虽说眼前利益不会受到大的影响,可时间长了,就容易被个个击破,司马家必定被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

    三人再聊一会儿,各自回去睡觉。

    第二天一路安全,一直到第三天的下午,正前方的山岗上站着一骑,盯着他们看了很大一会儿。

    “不会是残狼团的人吧?”司马天明心有余悸。

    “也许只是牧民而已!”姬杰说了一句宽心话,其实他已经断定那就是残狼团的人,他们的三当家没能完成任务,负责接应的人在草原上找到了他的尸体,马上回去报信。

    前面的地形很适合伏击,姬杰命令大家停下,这条路无论如何不能走,绕道。

    原本以为残狼团的人会紧追不舍,谁料想简单的一个绕道竟然将他们远远甩开,这让姬杰一时不能接受,难不成他们有其他的阴谋?

    一路无话,安全到达司马城寨。

    这里被称之为城寨一点儿也不为过,高大的木质哨楼一座紧挨一座,圆木削尖顶端排列在一起做成的寨墙,厚实的大门,加上每座哨楼上配备的弓弩手,这简直就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兵站。

    城寨呈品字分为三个部分,互为犄角之势,每一宗占据其中一角,位于中心位置是一座露天搭建的高台,也是整座城寨中海拔最高的地方。

    “雪然,你们在塞北费这么大劲儿搞出这么个地方,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姬杰不由的问。

    司马雪然笑着说:“塞北的生存条件低下,司马家族不得不筑起这样的一座坚城用以自保,就算是这样,每年城寨都要经历几次马贼侵袭!加上司马家原本权倾中山国,就算国家亡了,依然保有强大的经济实力,见这么一座承载不算什么。”

    澄济宗的居住地位于西南方,众人通过西南大门进入,大门守卫同时高喊:“欢迎右霖派少主司马天明、北原派长女司马雪然回家!”

    北原派现任长老是司马雪然的叔叔司马衡,六年前从他的兄长,也就是司马雪然的父亲手中接过长老一职,下一任长老由司马雪然继承。

    司马家族是北方名门望族,由于多年生活在民风强悍的北方,没有受到南方儒道思想的影响,所以在家族内部没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女性传人一样可以继承家族大业。

    “叔叔,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昭文君姬杰!”司马雪然介绍说:“这三位是熊氏三兄弟,一路上保护侄女回来!”

    司马衡将姬杰上下打量一番,笑着点点头说:“大周昭文君姬杰,阁下的大名我早有耳闻,昭城和驼龙关在你的治理之下越繁荣,阁下可谓经天纬地之才啊!”

    “长老谬赞了!”姬杰谦逊的说:“小子能有这样的成就,多亏了雪然的帮助,没有她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归根结底,这都是司马家的功劳,你们培养出这么出色的雪然,呵呵!”

    姬杰不动声色的给司马衡带了个大大的高帽子,司马和马上乐的合不拢嘴,亲手泡茶款待客人。

    现在的司马城寨看似一片平静,实则暗流涌动,三宗九派的长老将于五天后进行第一次会晤,商讨出一个初步的结果,但是谁都知道,这个结果并不容易被商量出来,要是能行的话,也不至于拖了这么长时间。

    神武宗仗着门下弟子众多,又能打,几天前就开始叫嚣家主一职有他们出任,谁敢不服就打到他们服气为止。天凤宗三派隐而不,但是明眼人能看出来,他们的属地上一夜之间多了很多人。

    再看澄济宗,南山派的长老早就回来了,却迟迟不肯出面,以至于本宗以什么样的态度与其他两宗进行商讨,到现在都没个结果。

    “叔叔,南山派不肯出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司马雪然问道。

    司马衡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抱定了分裂司马家的想法,有了秦王的支持,他南山派完全可以自立门户;第二种可能是他们采取了和天凤宗一样的策略,隐而不,待时机成熟的时候跳出来,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右霖派主动派人前来,说要宴请姬杰和司马雪然,感谢他们救助司马天明一事,并且邀请司马衡一同前往。

    “好事儿啊!”司马衡笑着说:“右霖派能主动宴请,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和咱们并肩作战的准备了,司马天明更是年青一代中稍有的才俊,为人也比较厚道,我看咱们要去!”

    姬杰自然没有意见,他现在完全把自己当成一个看客,先看够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