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64 军政令一统
    昭城的建设在有条不紊中进行着,来自各地的能工巧匠在这里一展所长,按照姬杰的规划,新城东西南北各长五里,中心位置是城府所在地,东城暂时设为行政区域,北城经营牲畜,南城经营粮米,西城经营手工业品,每个城都配备了专门的车马站和大量的仓库。  .

    东城的建设一马当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一座气势恢宏的城府宣告完成,姬杰带着司马雪然和姬雪灵一同入住,驼龙关的防务依然由姬建负责,在这段时间里,司马雪然挑选和培养了一批精干的官吏,逐步将造纸厂和瓷器作坊的事物接管过去,铸造监则在欧明的管理之下平稳展。

    在东城的一片土地上,一座学校初具规模,这是姬杰建城大业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学校一旦建城,将开设包括算术、文学、建筑、艺术、军事等等专业,培养自己的专业人才,用于填补越来越大的人员缺口。

    瓷器大卖,华里习的族人们每日加紧赶工,却还是供不应求,七国纷纷派来使者,以王室的名义大肆购买,然后回去兜售,富人们经常用自己家有几件瓷器来相互攀比。

    新式武器也得到了第一个订单,正处于和赵国恶战的燕国下定一万把精钢弓,他们的老式弓箭在胡服骑射下改革了几十年的赵军眼里,根本就是毫无杀伤力的玩具。

    燕国的国力在七国之中最弱,制造能力也最为底下,当他们的将领看到精钢弓的时候,一个个眼放光芒,马上建议燕王出资购买。

    没问题,只要你出得起钱就行!既然是第一单生意,给你燕王面子,打个五折把,一把弓的十两黄金,绝不讨价还价。

    一万把精钢弓快要完成的时候,燕国人在此传来消息,加十万支精钢羽箭,理由是钢制的箭头能摧枯拉朽一般的射穿赵军的盔甲和盾牌,比青铜箭头强太过多了。

    燕国人哪里知道,他们花重金采购的军械,所用的原材料根本就出产自他们自己的国家,铁矿石被源源不断的开采出来,在赵淩精锐骑兵的保护之下运往昭城。

    造纸、瓷器和兵器三项收入保证了新城的顺利建设,琴氏商社第一个在新城中开业,期便运来了十万担粮食,另外从漠北买来数以万计头牲畜,南北两城日渐热闹。

    工程最大的项目是周长二十里的城墙,为此姬杰花巨资请来墨家筑城高人进行指挥修建,高达五丈的城墙上可并行四匹马,箭垛多如牛毛,角楼的设置更是巧夺天工。

    城墙外是一条宽十丈的护城河,四个城门各设一座吊桥,安全系数很高。

    此时的华夏大地处于一个短暂的和平期,正是这来之不易的时间,给了姬杰大力展的机会。

    接着,他大刀阔斧的进行政治改革,驼龙关和昭城的一切行政事务由他主理,明正典刑,将各种犯罪条款刻在石碑上,立于城中,成立专门的城府卫队,负责日常治安。

    设立司法监,处理民事;设立农监,专修历法;设立商监,专管商业;设立工监……

    虽说这些职权部门多是在摸索中工作,但是有了专人管理,繁杂的城中事务被划分为若干部分,就算某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对大局影响不大。

    官员的选拔很重要,姬杰根据没跟人的性格和能力将他们安排在不同的岗位上,而且一开始全是代理头衔,待一段时日过后,能者居之,庸者弃之。

    完成政令一统之后,姬杰开始整军。

    从几百人的昭城卫队到现在数以千计的精锐军队,姬杰手中的实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经历了本质上的跨越,虽说几场仗都打赢了,而且赢的很漂亮,但令出多家的事情时有生,时间长了必定成为制约军队展的最大阻力。

    先,现在能够号军令的就至少有姬杰、姬建和赵淩三人,很多时候姬雪灵和司马雪然的话也会得到士兵们的认可,现在的情况是他们五人一条心,当然不会出大的纰漏,可万一有一天他们之间出现了分歧,士兵们该听谁的,该以谁的马是瞻?

    当然是姬杰的,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欧明在他的要求下打造了一套调兵虎符和将军令牌,四人各持令牌一块,成立自己的专属卫队,专属卫队听命于个人,可以随时随地进行调动。

    虎符则用于大规模调兵,所有士兵统一调度,没有战事的时候虎符由姬杰亲自掌管,一旦开战,分至将领手中,没有虎符在手,一兵一卒不得擅动。

    赵淩本是将军出身,对此种管理方式甚是熟悉,姬建多多少少带着一些情绪,一时之间转不过这个弯,在他看来,士兵就应该听他的命令,而他就应该听姬杰的,这不就结了吗,干嘛搞的那么复杂。

    另外在野外每隔二十里,设一座百人营寨,骑步各半,每天出操巡逻,杜绝近日来有所冒头的匪患。

    练兵的同时也要注重自身武功的修炼,这是姬杰对姬建和赵淩的嘱咐,他把蚩尤枪和轩辕剑中的一些招式交给他们二人,提升其战斗力。

    昭城的展引起了周赧王的眼儿红,他实在无法容忍在自己的国家之内出现一个国中之国,而且这个国中之国明显比他掌管下的大周更加富强。

    太子姬嘉因为卖地给姬杰一事,受到了周赧王的斥责,多日内闭门不出。

    周赧王后者脸皮派来使者,索要税赋,而且还腆着脸说姬杰能有今天的成就,不能忘了天子的提携。

    听完周使的话,姬杰差点儿笑掉大牙,语气不屑的说:“我这个叔叔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子啊,这里的一切跟他有关系吗,他出过一份力吗?说吧,他想要多少钱,我听听他的脸皮有多厚?”

    周使色变,他没想到姬杰会如此的出言不逊,怒语喝道:“姬杰,你竟敢口出狂言,就不怕遭天谴吗?”

    “天谴?”姬杰冷笑着说:“回去告诉天子,伸手之前先问问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还有你,说我口出狂言,我的话说错了吗?给我掌嘴,五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