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58 驼龙之战(7)
    时值酷暑,肉类食品的保存期有限,故而采取随时运用的方式,结果让赵淩占了便宜,近万斤猪、牛、羊肉被他一块不剩的带走,简单用盐腌制之后,挂于通风好的地方晾成肉干。.

    魏军没了肉类,只能啃干馒头就青菜,日子清苦。

    嚣魏牟坐在大涨中思索这些天来的战事,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为什么己方兵强马壮,却次次受制于人,姬杰的人马总能出现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虽然从未对魏军造成过致命打击,但每一次都会让他牙痒痒半天,最后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副将魏弥听令!”嚣魏牟下令:“着你派出四支轻骑兵队,每队一千人,在粮道和营地周围巡弋,现敌人后马上示警,聚而歼之!”

    “得令!”魏弥领命而去。

    大雨断断续续下了几天,魏军没有攻城的机会,两军暂时相安无事。

    姬建压着偷偷潜进驼龙关的吴仪致,这家伙还真来了,意图行刺姬杰,凭借着自己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他顺利进关,只不过进来之后就不那么顺了,很快被巡逻兵抓住。

    “你还敢回来,真的不想活了是吧?”姬杰冷冷的对跪在地上的吴仪致说:“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嫌脏了自己的刀,来啊,给我推出去斩示众,然后将其头颅挂于城门之上,威慑魏军!”

    “昭文君饶命啊!”吴仪致磕头如捣蒜,说:“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只要您放我一马,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

    姬杰踹了他一脚,骂道:“你这个王八蛋能做什么事,我家君上岂能用的上你!”

    姬杰摆摆手,说:“给你一个机会,你说说吧,你能为我做什么,打算用什么换回一条命?”

    吴仪致眼珠子一转,说:“我姐夫嚣魏牟是个将才,领兵打仗很有一套,但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怕老婆,也就是我姐姐,只要昭文君能把我姬杰请过来,我姐夫必定投鼠忌器,马上下令撤兵!”

    有你这样的小舅子,嚣魏牟上辈子一定做了太多的缺德事儿,这辈子活该被报应!

    “哼,说的简单!”姬建喝道:“谁不知道嚣魏牟的老婆身在大梁城,我们又怎么把她请过来?”

    吴仪致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神秘兮兮的说:“我姐姐是个很虔诚的人,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去距离大梁一百多里的凤山上香,而且只带十几名家眷,后天可就是十五了……”

    “飞鸽传书!”姬杰毫不犹豫的下了命令:“让赵淩派出一百精骑,日夜兼程赶往凤山,在路上设伏,务必生擒那女人!”

    吴仪致被再一次投进地牢,这小子为了自己的命,连姐姐和姐夫都能出卖,姬杰实在是不想多看他一眼。

    两天后,天气转晴,嚣魏牟正要下达攻城命令,一个士兵拿着一根绑了小布包的羽箭前来,说:“大将军,这是敌人射过来的,请过目!”

    嚣魏牟有些疑惑的打开布包,露出一个翠绿色的精致玉佩,他马上大吃一惊,这不是自己送给老婆的定情之物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除了玉佩之外,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愿与大将军阵前一晤,昭文君姬杰拜上。

    嚣魏牟心中隐隐不安,意识到出事了,姬杰怎么会对夫人的行踪如此了如指掌,而且还敢约他与两军阵前会晤,这小子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吧!

    “大将军,可是有了什么变故?”魏弥问道。

    嚣魏牟当然不愿别人知道夫人被抓一事,欲盖弥彰的说:“没什么,既然姬杰想跟我谈谈,我给他这个机会,我倒要看看他能说出什么样的话来!”

    “可这是不是有点儿危险呢?”魏弥的担心有一定的理由,说:“万一是他设下的埋伏,大将军岂不是以身犯险?”

    “不要紧,我自有主张!”嚣魏牟心里并没有底,可他只能这么说。

    驼龙关外,地上撑着一个大伞,伞下是两把椅子和一张矮几,几上放置着熏炉和一壶茶,姬杰表情自若的坐在一张椅子上,悠闲的给自己斟上一杯茶,等着嚣魏牟的到来。

    嚣魏牟朝这边看了很长时间,这才下马前来。

    “嚣大将军,久违了!”姬杰也不起身,坐在椅子上简单的施了个礼。

    嚣魏牟象征性的拱拱手,不客气的坐下,开门见山的说:“我夫人呢?”

    “在一处很安全的地方!”姬杰笑着说:“你放心,我姬杰不会对女人下手,来,请喝茶!”

    “我没心思跟你喝茶!”嚣魏牟没好气的说:“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人!”

    “你在命令我?”姬杰的脸色变了。

    嚣魏牟心中窝火,却不能过分的表现出来,只得压低声音说:“我恳求你,夫人是我的命根子,就算赔上我的命,我也不愿意她出意外!”

    这话让姬杰愣了一下,在这样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竟然有人把自己的女人看的比自己还重要,而且说出这话的还是叱咤战场的大将军。

    “退兵吧!”姬杰的要求很简单:“日后不可在与驼龙关为敌,只要你能做到,我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嚣魏牟一时之间无法做出抉择,主战的是他,现在又让他主动提出退兵,他的面子往哪里放,而且在付出了这么大代价之后,连个合理的理由都没有,难不成要跟所有人坦白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女人!

    “姬杰,你是个小人!”嚣魏牟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人。

    “你何尝不是!”姬杰回敬说:“只不过你败在了我的手里,心有不甘而已,如果这场仗是你赢了,你还会这么想吗?”

    “我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嚣魏牟沉声说:“不然的话,就算我肯退,恐怕魏国的士兵们也不肯退!”

    理由简单,姬杰今早接到情报,魏无忌正大肆宣扬退兵之事,魏安王迫于压力已经下旨,命令大将军嚣魏牟择机退回大梁。

    要是没擒住嚣魏牟的夫人,这家伙一定会以将在外君令有所不授为理由拒绝撤兵,可现在不撤不行了,与公与私他都得答应。

    “你狠!”嚣魏牟撂下这么两个字,起身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