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57 驼龙之战(6)
    昨天停电,补回一章,请大家收藏和鲜花支持!

    魏军重整旗鼓,将于明日清晨动攻城。  .

    消息是司马雪然带来的,姬雪灵、姬建和赵淩都不同程度的有些怀疑,只有姬杰深信。

    “他们这次准备了更多的攻城器械,上次咱们这边的抛石机让他们吃了大亏,这次也调集了不少过来,射程和威力都要大许多的那种!”司马雪然侃侃而谈,就像这些事情她亲眼见过似的:“嚣魏牟改变了战法,把一些盾牌绑在长梯上,一旦地面出现陷阱,马上架在上面,人可以踩着盾牌继续往前冲。还准备了很多厚实的面巾,用于防御花椒粉的刺鼻气味,估计咱们有一场恶战要打了!”

    姬杰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这些只能保证他们不吃和上次相同的亏,他有他的应敌之策,我有我的打法!赵淩你趁着魏军尚未赶到,率本部带齐七天的干粮出城,务必截断他们的粮道,我要让魏军们时时刻刻担心自己吃不饱肚子!姬建负责守城工作,雪灵和雪然统领预备队,哪里需要援助就顶上去!”

    “得令!”四人一起喝道。

    第二天一早,魏国大军果然在驼龙关外集结,数量众多的攻城器具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芒,士兵的脸上带着些许不自信,不像上次那样不可一世。

    攻城战开始,姬建先让城内的抛石机对着魏军的抛石机一通猛砸,石弹和火油坛接连飞来,不一会儿的功夫,魏军抛石机阵地一片狼藉。也难怪,一方躲在城墙下不见踪影,一方正大光明的摆下阵势,不挨打才怪。

    这是嚣魏牟今天第一个失算的地方,他本以为仗着抛石机能对守军造成一定的心理压力,运气好的话甚至能直接将城墙砸出一个缺口,谁知道还没能挥其该有的能力,就几乎报销殆尽。

    “步军冲上去,登上城头者赏百金!”嚣魏牟许下重赏:“杀死姬杰者,赏万金!”

    进攻的路上虽然受到了比上次还为严重的障碍,但魏军的推进度比上次快很多,也更加顺利。

    魏武卒不及伤亡的前冲,一架架云梯靠上了城墙,他们举着盾牌咬着兵器,手脚并用的往上爬,几架云楼车推至相应的位置,前方翻板打开,露出的弓箭手与城墙对射。

    城上城下喊杀声一片,滚木礌石像雨点儿一般砸下,更有一瓢瓢滚烫的火油从上浇下,很快成了一片火海。

    战事持续了一个时辰,始终处于胶着状态,这时天空一声惊雷,雨点开始落下,而且越下越大,嚣魏牟只好下令鸣金收兵,待雨停后再行进攻。

    此役,魏武卒丢下一千六百余具尸体,驼龙关这边的伤亡数字也达到了五百余人,好在死亡人数占小部分,伤者多以箭矢伤为主,对性命无碍。

    治伤,敷药,关内对伤者的治疗井井有条,姬雪灵和司马雪然的预备队出力不少。

    “君上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大家纷纷起身对着前来巡视的姬杰施礼。

    “大家都不要动,好好休息!”姬杰示意大家坐在原地,看着这些表情坚毅的脸庞,经过一场血战的洗礼,之前的稚气荡然无存,他很欣慰的说:“大家都是好样的,经此一役说明了我们的勇敢,同时也曝露出魏军的无能,驼龙关必胜!”

    “驼龙关必胜!”声音震天,士气高涨。

    嚣魏牟对刚才的战事并不十分满意,打了整整一个时辰,竟然没有一个士兵能成功的登上城墙,眼看就要有了起色,天公不作美。

    驼龙关外泥泞一片,不利于大部队的展开和攻城器械的推进,只能等待路面干燥之后,才能继续。

    但是,嚣魏牟按耐不住求胜的,第二天一早派先锋将军魏犇前来挑战,他是魏军中一员猛将,善使长柄大刀。

    魏犇带着五百军士走近驼龙关,开始大喊大叫,言语十分不敬。

    姬建请战,被姬杰拒绝,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要亲自应战,会会这位名声在外的魏国将军。

    “君上小心!”姬建派出三百人随行,姬杰持枪出城。

    嚣魏牟大模大样的立于战车之上,远远的看着这边。

    “你就是躲我魏国关隘的贼子姬杰?”魏犇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他已逾而立之年,姬杰却是个二十岁不到的毛头小伙子,当然会被轻视。

    “你就是来送死的魏犇!”姬杰针锋相对。

    “贼子口出狂言,看我将你一刀两断!”魏犇拍马冲来,姬杰毫不示弱,挺枪而上,两马相交,刀枪撞在一起,出清脆的声响。

    只一招,震得魏犇双手虎口麻,自恃力大的他没想到姬杰也有这么大的力气,本想着一刀将其长枪磕飞,顺手再来一个一刀两段,谁想现实与想象的差距竟然那么远。

    第二回合,姬杰已经做到心中有数,长枪犹如灵巧的蟒蛇一般穿过魏犇的防御,正中其右胸,虽然没能完全刺穿他的三层战甲,但也将其挑于马下。

    “快救将军!”魏犇的手下们冲了过来,姬杰身后的人也不示弱,两方短兵相接,刀剑声大作。

    魏犇从地上爬起来,大刀早就扔的没影了,他跌跌撞撞的跑向自己的战马,意欲逃走。

    做梦,姬杰看的真真切切,双腿紧夹马腹急冲来,一枪从后面把他刺了个透心凉,尸体更是被挑起老高,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魏犇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方将军已死,谁还敢与姬杰一战?”姬杰大吼一声,仿佛天神下凡。

    “昭文君威武,昭文君威武!”驼龙关上的姬建带头大喊起来。

    魏军吓破了胆子,顾不得抢回魏犇的尸体,屁滚尿流的往回逃,姬杰命令手下不要追赶,任由他们去。

    嚣魏牟没想到武功属上乘的魏犇竟然这么不中用,他回头喝问:“还有谁敢于挑战姬杰?”

    众将不语,他们之中比魏犇强的不在少数,但魏犇连两个回合都坚持不下来,就被斩杀与马下,真要自己上阵,那得好好掂量掂量。

    “报!”一个士兵骑马而来,报告说:“启禀大将军,运送鲜肉的队伍在中途被劫,所有物资被抢一空!”

    什么,粮道又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