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55 驼龙之战(4)
    初战受挫,这让信心满满的嚣魏牟很难接受,虽说伤亡六百余人对他手里的两万大军来说是九牛一毛,但这要是传出去,他这么大将军的脸还望哪里搁。    .

    叫来手下一众将领,讨论接下来的战事。

    副将魏弥第一个开口:“鄙人觉得本军受挫的最重要原因是对驼龙关不够重视,开战之前从未研究过他们的战法,包括他们的粮草物资是否充足,守城器械都有哪些种类,冒然进攻以致军前小挫。”

    中将纷纷附议,嚣魏牟一巴掌拍在案几上,说:“这是本帅的疏忽,既然战事已开,众位还是说说取胜之道吧,小小一座驼龙关,怎能挡住我魏武卒之步伐!”

    强攻,不行,已经吃过大亏了!

    挖地道,不行,太慢!

    派奸细进去,也不行,晚了!

    就在商议未果的时候,传令兵进来报告说:“启禀大将军,您的内弟,原驼龙关守将吴仪致回来了!”

    “他?”嚣魏牟皱起了眉头,自语道:“姬杰扣押他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都不肯放人,现在双方事成水火,却放他回来,什么意思?”

    吴仪致跑进大帐,噗通一声跪下,一边磕头一边说:“罪将请求大将军责罚!”

    嚣魏牟急于知道姬杰放他的原因,摆摆手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是讨回来的,还是被放回来的?”

    吴仪致低着头说:“姬杰主动放了我,他让我回来给大将军带句话,让您尽快撤兵,免得到时候脱身乏力,再赔上两万精锐魏武卒可就不值得了!”

    “放屁!”嚣魏牟站起来指着吴仪致的鼻子说:“他姬杰何德何能,竟敢让我退兵,你说他有多少守城部队,有多少粮食?”

    吴仪致苦笑着说:“他有三千余人,各种军械堆积的像小山一样,粮草更是不计其数,至少能撑个一年半载的。而且关内沃土数千顷,已完成了夏耕,这么一来,他们守上个十年八年都不能问题!”

    这些都是吴仪致亲眼所见,姬杰放他回来的目的很简单,动摇嚣魏牟的军心,表明了要跟你打一场持久占的态度。

    一个小小的驼龙关,嚣魏牟当然没想过把主要精力全放在这里。

    “命令刺客队今夜子时出,攀爬城墙进入驼龙关!”嚣魏牟下令说:“令派遣一千轻装精兵偷偷摸到城门附近,一旦城门被刺客打开,马上杀进去,随后大队人马开进,一鼓作气拿下关隘!”

    “得令!”

    子夜,四周寂静一片,只有城头上的火把燃烧室出噼啪之声,一队黑衣刺客借着夜幕的掩护偷偷来到城墙下,手持锋利的抓钩开始往上爬。

    一千轻装步兵悄悄接近,为了不出声响,他们全部身着布衣,腰悬一柄利刃,每人嘴里叼着一颗小石头,不许出一点儿声音。

    眼看第一个刺客就要攀上城头,忽然被一只长矛从上至下刺穿了喉咙,接着城墙上火光四起,将这段位置找的雪亮,趴在城墙上的刺客们成了弓箭手的活靶子。

    几十个刺客无一幸免,箭雨开始延伸,藏在暗处的轻装步兵跟着倒了大霉,他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四散逃窜,在他们逃跑的路上,早已设置好的火把被城头射出的火箭一一点亮,这些人也成了活靶子。

    城头上,表现最为神勇的是司马雪然,只见她快的开弓搭箭,羽箭见不间断的射出,每一支箭都无情的带走下面一条性命。

    姬建、赵淩和姬雪灵也不甘示弱,姬杰自然也是箭无虚。

    “君上,我请求派我的骑兵取出掩杀一阵!”赵淩请战。

    “不行!”姬杰摇摇头拒绝了他的提议,说:“用弓箭解决这些人,就算逃出去几个也不要紧,最起码咱们这边没有什么伤亡,何必下去与之短兵相接呢!”

    赵淩点点头,继续射杀魏军。

    魏军再次扔下几百具尸体,大败而归,等着亲自带人冲进驼龙关的嚣魏牟气的直骂娘,本是天衣无缝的偷袭计划,怎么会中了姬杰的埋伏?

    按理说白天一战姬杰赢了,他该沾沾自喜才对,绝对想不到我嚣魏牟会在晚上偷袭啊?

    姬杰在兵法上的造诣岂是嚣魏牟所能了解,一早就做好了反偷袭的准备,等鱼儿上钩,而且放回吴仪致的另一个目的也是为了激怒嚣魏牟,促使他不由自主的产生偷袭的想法。

    不得不说,嚣魏牟再一次中了姬杰的阴谋。

    还没完,你偷袭了我,我要不是不偷袭你一下,怎么能叫礼尚往来的呢!姬杰换上一套黑色衣服,扮成溃逃的魏兵中的一员,跟着他们大摇大摆的回到魏国营地。

    吴仪致苦笑着跟嚣魏牟说:“姐夫,姬杰那家伙鬼的很,你的这些手段都没用,我看还是尽早退兵吧!”

    “退兵,亏你说的出来!”嚣魏牟瞪了吴仪致一眼,说:“必须拿下驼龙关,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拿下,否则的话回到大梁城怎么跟大王交代!”

    此时的姬杰摸到了魏军的粮草存放处,这里聚集了两万人十天的粮草五千担,堆成十几个巨大的粮垛,看管很是松懈,没人会想到忙于守城的对手会过来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一个时辰后,守粮的魏军呼呼睡去,姬杰开始行动,装满了粮食的麻袋排成一条线飞进须弥戒,度之快令人咂舌。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五千担粮食一粒也没有剩下,姬杰对着空空如也的地面坏笑两声,接着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一早,魏营炸锅了!

    起来做早饭的火头军现原本堆积如山的粮食没了,赶紧禀报嚣魏牟。

    不明所以的守粮兵被嚣魏牟全部处死,这下好了,一粒粮食都没有,大军吃什么?就算马上差人送粮过来,一来一回加上准备的时间,也至少需要好几天,那时候估计早饿死一大片了。

    “撤回阳驿!”嚣魏牟很无奈的做出暂时撤兵的决定:“快马通知阳驿驿丞,准备两万人的中午饭,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