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54 驼龙之战(3)
    赵淩喝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姑娘为何陷我家君上于不义!”

    “如此口气劝降,只配去死!”冷冷的一句话从司马雪然的口中说出,带着那么一丝凄惨的味道,却让所有听见的人又觉得那传令兵本就该死。

    姬杰看着司马雪人冷艳的俏脸,笑着说:“师妹,你下手够狠的!”

    “师兄谬赞了!”司马雪然挥了挥手中的雕弓,说:“你应该认识此物吧,这是老师让我带给你的,名曰射日弓,他说你见到此物之后,也就不会再怀疑我的身份了!老师还顺便让我问一句,心法找到了吗?”

    射日弓!传说中后羿射九日所用之物,先不说这些所谓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单单“射日弓”这三个字就带着很大的含金量,因为除了姬杰之外,鬼谷子没有跟任何一名弟子提过禹王九鼎之事。

    “开城门!”姬杰下令,姬建虽然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命令下面的士兵打开大门,放司马雪然进来。

    司马雪然将射日弓交到姬杰手中,躬身一礼说:“老师让我帮助师兄度过此难!”

    “那就有劳师妹了!”姬杰笑呵呵的接过射日弓,弓体要比想象中的重一些,只是看不出用什么材料制成,非金非木。

    姬雪灵一直没给司马雪然好眼色,也难怪,两个同样优秀的女孩子站在一起,当然是谁也不服气谁。

    远处的嚣魏牟气炸了,亲眼看着自己的传令兵被射死于马下,他拔出佩剑直指驼龙关,大吼一声:“进攻,破城之后,鸡犬不留!”

    先锋营和攻城器械营一起向前推进,为保证绝对的安全,身着了三层盔甲的魏武卒们纷纷举起一面盾牌,这么一来,城上射来的弓箭更是不能伤及其半分。

    “妈的,这着魏国人也太不要脸了吧!”姬建朝着城下吐了一口唾沫,说:“欺负咱们没有对付他们的东西是吧,抛石机准备,听我的命令,点火,放!”

    十个装满火油的瓷坛被抛射出去,直落魏武卒阵中,火油四散开来,身上着火之人开始惨叫,不过很快在周围同伴的帮助之下扑灭。

    “换石弹!”姬建吼叫着改变了命令,抛石机托盘上的火油换成了重达三十斤的圆形石弹。

    石弹带着巨大的惯性砸下,瞬间收割了十几条性命,另有二十几人受伤,魏武卒马上变阵,他们三五成群将盾牌连在一起,身体怎完全躲在盾牌之后,用以抵挡石弹。

    石弹的杀伤力依然强劲,几乎每一颗都能换回一两条人命,城头上的守军大声欢呼,士气高涨。

    不过,魏武卒走在最前面的人已经踏进了抛石机的最近射程,姬建只能下令瞄准他们高大的云楼进行射击,石弹打在晕楼上,这些庞然大物竟然纹丝未动。

    姬杰从箭壶里拿出一支箭,搭在射日弓上,跟身边的几个人说:“我倒是试试他们的龟壳真的那么结实!”

    “嗖……”羽箭以极快的度飞去,洞穿一面盾牌,余力不减的射穿其后士兵的三层战甲,整个过程如同摧枯拉朽一般。

    中箭的士兵应声倒地,他的死给周围的同伴们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不少人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身上的甲胄倒地行不行。

    “君上神箭!”众人再一次欢呼。

    司马雪然看姬杰的目光有了很大的改变,一开始的时候对他只有起码的尊重,现在终于明白鬼谷子这个眼高于顶的老头,为什么这么看重她的这个师兄,虽然她自己也是个射箭高手,但很清楚自己无论如何做不到刚才那样。

    “他们的先头部队要倒霉了!”姬雪灵语气轻松的说了这么一句,姬杰、姬建和赵淩相互点点头,只有司马雪然被蒙在鼓里。

    “哗啦……噗通……”

    原本平坦的地面上出现了深坑,深达一丈,里面倒插着锋利的竹竿,不慎落入之人就算没被刺死,也很难爬上来,三架云楼也跟着深陷其中,怎么都推不出来。

    “姬建,给他们加把火!”

    “得令!”姬建挥挥手,石弹再次换成了火油坛,一个接一个朝着陷阱处扔去,被困在深坑里的魏武卒身陷火海,很快三架被困的云楼车也跟着烧起来。

    嚣魏牟眼睁睁的看着进攻受阻,他怎么都没想到姬杰会在驼龙关宽阔的正面挖这么多陷阱,密度和深度都是惊人的,早知道会是这样,不该一开始就那么轻敌,起码派人过来刺探一下情报啊。

    “暂且退避,装沙袋,填坑推进!”嚣魏牟下令。

    魏军暂时退避,留下数百仍然在火坑里惨叫的同伴,在盾牌手的掩护下,一袋袋沙土填进深坑。

    “姬杰,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儿!”嚣魏牟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在他看来,乳臭未干的姬杰又怎么是他这个身经百战之人的对手。

    绞盘出密集的吱呀声,石弹和火油不断的被抛出,魏武卒虽然开始顺利推进,但由于填坑工程太大,他们只能满足填平一条宽二十丈的路面,人、器械聚在一堆儿,这么一来就成了活靶子,石弹砸过去的时候几乎是在穿糖葫芦,杀伤力大了好几倍。

    “换花椒粉!”

    一坛坛花椒粉在魏武卒中爆开,刺鼻的味道随即而来,喷嚏声四起,他们的眼泪和鼻涕开始赛跑,不少人下意识的扔掉盾牌,摘下头盔揉眼揉鼻。

    “机会来了,放箭!”姬杰一声令下,城头射出第一轮箭雨,上千只羽箭呼啸而来。

    失去了盾牌和头盔的保护,魏武卒倒下一片,不一会儿的功夫,先头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侥幸没被射死的开始溃逃,开玩笑,眼睛都睁不开了还打什么仗啊!

    “怎么会这样!”嚣魏牟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上次昭城抗匪,花椒粉就起过决定性的作用,姬建对此念念不忘,前几天准备物资的时候把封地剩余的花椒全带了回来,又见奇效。

    短短的半个时辰,魏武卒丢下至少六百具尸体和五架云楼车,撞车也差一点儿毁在陷阱中,而姬杰这边无一损伤,可谓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