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50 偷人行动
    喜欢本书的朋友们,请收藏和鲜花支持!

    造纸术的事情先得放一放,因为在十几个坑道勇不知疲倦的努力之下,地道终于打通了。  .

    就在姬杰准备下令救出赵姬的时候,李牧忽然下了一道命令,加紧对赵姬母子的看管,增派了不少卫士,这些人甚至直接住进了地牢上的小屋,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下面的人,变得十分困难。

    “奶奶的,这个讨厌的李牧,真tm不给面子!”姬杰生气的骂了一句。

    琴清劝道:“不管怎么说,到现在为止咱们的计划并没有败露,李牧只是下意识的做出这样的决定,咱们还有机会!”

    姬杰坐下想了想,说:“清姐说的有道理,这样吧,明天一早咱们大摇大摆的离开邯郸,天黑之后在五鹿城外汇合,到时候一起行动,姬建你也参加!”

    “没问题,君上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姬建这家伙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接下来,姬杰先跟倩儿幽会,然后说出离开之事,接着通知太子赵迁,安排好这这一切,最后去找赵襄王辞行。

    第二天一早,魏国使节团一行浩浩荡荡出了邯郸城西门,直奔魏国方向而去,下午时改道五鹿城,姬建和他带来的几名士兵早就等在这里了。

    开始安排具体事项,姬杰吩咐说:“清姐,你带着一百六十名死士待在这里,负责接应;我带四十人摸进关押假王子政的地方,做出抢人的态势,吸引守军的注意;姬建趁机你带人通过地道找到赵姬,拿着这枚玉佩用以证明身份,然后带着她回到这里,一定注意安全!”

    琴清点点头,姬建回答一声“得令”,行动开始。

    姬杰让跟着他的四十个人藏在在距离关押王子政百米以外的隐蔽处,他自己悄悄潜入,约定火起之后,这些人便朝着里面着火的地方放箭,不明所以的守军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只能采取守势不敢轻易出兵。待姬建得手,他们再迅撤出。

    姬杰动作敏捷的放倒一名守军,和他交换了衣物,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摸到了关押嬴政的小院。

    胖墩儿坐在油灯前,专心致志的看着竹简,这小子倒是挺好学的,可惜你是个假货,不然的话哥会考虑把你一起救出去。

    心念一动,从须弥戒中飞出几十只火把,一字排开,姬杰将其一一点燃然后扔了进去。

    “不好,有刺客放火……”不知道谁大喊一声,周围的守军瞬间炸了锅,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儿,铺天盖地的羽箭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射来,中箭者纷纷倒地。

    “不要惊慌,收缩防御,稳住阵脚!”一名校尉号施令,众守军依令行事,他们赶紧架起盾牌阻挡冷箭来袭。

    赵姬那边的守军自过来增援,在他们看来,王子政的重要性远远过地牢里的赵姬。事情跟姬杰预料的一样,姬建一行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地牢中,带着赵姬顺原路返回,一边撤一边破坏地道。

    稳住阵脚的赵军开始用弓箭反击,双方对射各有伤亡。

    时间差不多了,姬杰果断的带着剩下的死士从安排好的路线撤退,路上还算顺利。

    李牧和司马尚几乎在同一时间赶来,李牧的第一句话是:“王子政怎么样了?”

    得到王子政安然无恙的消息,两人长出一口气,司马尚说:“虚惊一场啊,好在加强了守卫……”

    “不对!”李牧想到事情不应该这么简单,要说抢人,为什么只放了一把火和远远的放箭呢,这太不合乎常理,他回头问道:“赵姬那边受到攻击了吗?”

    “启禀元帅,没有!”

    “坏了,这是声东击西!”李牧拔腿奔向关押赵姬的小院儿。

    五鹿城外,三路人马汇合,除了跟着姬杰的四十名死士有所伤亡之外,其他人都很好。

    “清姐,你和姬建带着大家往西跑,我负责断后!”

    “给你留下多少人?”

    “我自己就行了!”姬杰见琴清露出不愿意的表情,有些着急的说:“赶紧走啊,晚了谁也跑不掉!既然上次我能毫无损的逃出赵国,这次也能,你们只要跑到魏国境内就安全了!”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琴清很艰难的做出这个决定。

    “君上保重!”姬建早已养成听从命令的习惯,只要是姬杰说出的话,他就会毫无意见、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赵姬一脸的感激,上马之后对着姬杰说:“我不会忘记曾经做出的承诺,主人小心,一定要活着来见奴家!”

    姬杰苦笑一下,这都什么时候,哥可没心思跟你,快走吧!

    地牢,李牧和司马尚傻眼了,这里空空如也,哪里还有赵姬的影子,墙上留下的一个圆洞说明了问题。

    “快,追!”李牧下令,几个士兵鱼贯进入,没多大会儿返了回来,前面的地道被人堵死了,无法前行。

    司马尚一掌击碎方桌,咬着牙说:“一定是魏国人干的,我马上带人去追,他们跑不远的!”

    “司马将军多加小心,记住上次的教训!”李牧叮嘱一句,能实施这么完美的计划,那就说明魏国人早已安排好了退路,也在被追赶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埋伏。

    李牧高估了姬杰,他手里就那么几个人,哪还有经历去设置埋伏,就算有,也只是埋伏了他一个。

    一路上,姬杰收集了不少大大小小的石块,全放进了须弥戒,停在琴清他们刚刚经过的一条山谷前,手脚并用爬上高处,准备给追兵来个出其不意的攻击。

    司马尚跑在最前面,看见山谷的时候及时派出斥候兵前去查探,他还是那么谨慎。

    斥候兵回报没有埋伏,大队人马随之开进,刚进谷就听见轰隆之声自上而来,他大呼一声:“不好,有埋伏,大家不要惊慌,找地方躲藏!”

    捡来的石头根本不足以砸死这么多赵兵,姬杰对此心知肚明,他用大部分石块筑起一道石墙,堵住了追兵的去路。

    “给我捣毁石墙,继续追……”司马尚的话音还没落下,一支弩箭射中了他的右臂,剧痛之下人跟着跌落马下。

    “将军你怎么了?”

    “撤退!”司马尚歇斯底里的吼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