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47 双管齐下
    喜欢本书的朋友们,请收藏和鲜花支持!

    赵姬说出当时的情况,她带着刚满一岁的儿子逃往魏国,想通过魏国去秦国,谁想一路被追赶,她隐隐觉得事情不妙,在赵魏两国交界的地方用一锭金子作为交换,将一户农人的孩子换了过来,并且答应对他们的孩子好,而且以后花大价钱赎回自己的孩子。  .

    刚完成交换不到一天,赵姬母子被赶来的司马尚抓住。

    这件事她没跟任何人说过,关键是赵国人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他们对抓住的是王子政一事坚信不疑。

    “原来是这样!”姬杰终于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赵姬丰满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姬杰,用乞求般语气说:“主人,我已经全盘托出了,你一定要救我出去啊!那个嬴政是假的,您不必费尽救他。”

    据赵姬讲,当时跟一个叫二虎的人交换孩子,住在赵魏边境的林山村。二虎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儿熟悉,不过姬杰并未多想。

    “放心,大人孩子我都救!”姬杰捏着赵姬尖尖的下巴说:“从这里回去之后,我先派人去你说的那个山林村找王子政,另外将主要精力放在你这一边,力求找到一个稳妥的营救方案!”

    “奴家谢过主人,以后一定竭尽全力侍奉主人!”赵姬做出了誓的样子。

    姬杰没想做赵姬的主人,眼前这女人不是个省油的灯,待在谁身边谁倒霉,还是还给秦王和吕不韦比较好一些,有了她的搅和,秦国的一统大业得减缓好几年。

    要离开的那一刻,赵姬眼泪哗哗的,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估计当年跟人家换孩子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夸张。

    离开五鹿城,姬杰直奔邯郸琴氏商社,听完他的话,琴清连夜安排手下去往山林村。

    “小杰,你打算怎么营救赵姬?”琴清很关心这个问题,在她看来,救回王子政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何必再为了那个女人费心费神呢。

    “呵呵,能救一双,何必只救一个!”姬杰笑着说:“咱们在邯郸花了那么多钱,不救回赵姬怎么跟吕不韦交代,难不成跟他隐瞒王子政身处农家,被咱们简简单单找到一事,估计不大可能吧!他是个商人,商人重利,花了钱却没办成事,他会怀恨在心的。”

    琴清点点头说:“吕相耳目众多,难保这次潜入赵国的死士中没有他的眼线,瞒是瞒不住的。”

    不得不说姬杰的这个解释有些苍白,他真正的目的是通过赵姬建立和秦国的联系,就像在赵国有太子赵迁,在魏国有信陵君魏无忌,这些人都是一方枭雄甚至一方霸主,俗话说人多好办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得上他们。

    “有些难度,可我还是想试一试!”姬杰想起了另外一个关键人物太子赵迁,如果他肯出面的话,事情也许会变的很顺利。

    自从姬杰上次逃离赵国,赵迁这家伙几乎每天晚上都偷偷溜出王宫,去找姬杰亲手过的那几个青楼女子,而且花了大价钱将她们包下来,只供他一个人享用。

    可接连玩儿了这么长时间,渐渐也就腻了,他不止一次的跟人说郭开、赵穆这两个王八蛋,要不是他们逼走了姬杰,他现在一定活的很快活。

    有人送来一封书信,信封上写着“赵太子亲启,魏国使者吉节敬上”的字样。

    “魏使的信?”赵迁有些狐疑的拆开信封,一边展开信笺一边狐疑的自语道:“我跟魏使没什么交情啊,他都来到邯郸十几天了,听说把那些手握实权的大臣全都买通了,要不然那些大臣怎么会在朝议上多次提质子一事,难不成他还想巴结我?”

    展开信笺,刚看了两行,赵迁高兴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边来回的走着一边念叨着:“是他,真是他,哈哈哈,他回来了!”

    主事太监见太子如此兴奋,不由的上前一步问道:“太子殿下何事如此开心啊?”

    “呵呵,是……不能跟你说!”赵迁差点儿就把实话说出来了,清了清嗓子,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你马上请魏使吉节进宫,本太子有事儿找他!”

    “是!”

    姬杰站在赵迁面前,他仔细的看了半天,这才拍着巴掌说:“妙,实在是妙啊,要不是刚才那封信,本太子绝对认不出是你!”

    姬杰进来的时候,赵迁让宫女太监们全部回避,说话自然也就没了禁忌,他笑呵呵的说:“呵呵,太子殿下别来无恙!”

    两人闲聊几句,赵迁便要求一起出去找乐子,来这里之前,姬杰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包他满意。

    几天之后,太子和魏使打的火热这件事传遍了邯郸,人们不禁想起了之前的姬杰,当时这两人也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谁能想到今天的吉节和以前的姬杰根本就是一个人。

    找了个合适的机会,两人聊起了秦质子一事,赵迁对待此事的看法一般,不像他那个赵王老爹那样坚持,只不过他还没有当家,自然也就做不了主。

    “那放了赵姬总可以吧!”姬杰笑着说:“一个女人而已,对赵国起不到任何的威胁,再说了被李牧元帅关在地牢里,不能看也不能用,浪费粮食嘛?”

    “是啊,听说赵姬是个美人,可惜无缘相见!”赵迁两眼放出色迷迷的光芒。

    还好你没见过,那娘们儿骚媚入骨,跟你上一次床你就会想着第二次、第三次……,到那时候你肯放人才怪。

    “好吧,我跟父王说说!”赵迁拍着姬杰的肩膀说:“不过呢,能不能成我可不保证。秦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要不是他们坑杀了我四十万赵卒,父王又怎么会迁罪于赵姬母子身上!”

    回到商社,琴清把去往赵魏边境之人带来的消息说给他听。

    “什么,四年前迁走了?”姬杰很吃惊。

    据回来的人说,四年前山林村一带闹匪患,一伙强盗烧杀抢掠,搞得附近民不聊生,二虎的妻子就死在那些人手中,仅有的一间房子也被烧了,只好带着幼子逃向他处。

    “有没有打听到他们父子二人的落脚之处?”姬杰问道。

    琴清摇摇头说:“具体的位置没打听到,留在村里的几个老人估计,他们有可能逃到了魏国,或者大周,又或者已经死了!”

    死不太可能,就算没死上哪里找去,大海捞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