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46 自己选择吧
    跟琴清汇报了见面的情况,姬杰当然不会傻到把跟赵姬上床一事说出来的地步。  .

    琴清绣眉微皱,问道:“你怀疑王子政是假的?难道就根据他和赵姬的长相没有相似的地方吗?”

    当然不是,身为华夏子孙有谁不知道秦始皇,他可是中国的第一位皇帝,没有点儿铁血手段怎能在经历的几百年的乱世中一统天下,怎么会是个被奴化教育深入骨髓的小胖墩儿。

    他不相信嬴政是装出来的,一个一十岁的小孩子懂什么,又怎么会有如此的智慧。

    “赵姬母子当时是在赵魏边境被抓的,也就是说有充分的时间来个掉包!”姬杰分析说:“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应该会想到最坏的结果,情急之下把亲生儿子跟别家的孩子交换,这说的通!”

    琴清想了想,说:“看来你还得去见见赵姬,吕相有过交代,无法保证同时救出母子二人的话,无论如何要保证救回王子政!”

    看来,从一开始赵姬扮演的就是弃子的角色,被人利用完了,当然一脚踢开。

    姬杰点点头,开始苦思冥想,得找个合适的理由,不然的话李牧一定不答应。

    坏消息屡屡传来,赵襄王坚持不同意放人,以郭开、赵穆为的受贿大臣们没少出力,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时机到了,姬杰再次面见李牧。

    李牧很热情,飞虹剑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谈及赵姬母子一事,他有些无奈的说:“大王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大王说了,早晚会放她们回秦国。再过五年吧,等嬴政十六岁的时候,大王亲自为他主持成人礼,然后派人送回去。”

    这么做的目的是把奴化教育进行到底,姬杰判断正确。

    “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吗?”姬杰问的很恳切。

    李牧摇摇头,说:“能留下她们母子一条命,已经很不容易了,还答应五年后放人,这可是莫大的恩惠呢。魏使还是早日返回魏国吧,你尽力了!”

    “那这样吧,我能不能再见一次赵姬!”姬杰十分失望的说:“跟她言明此事,看看她有没有什么话让我带回去,回去也算是有个交代!”

    李牧有些犯难,上次同意他们相见的事不知怎么传到了大王耳朵里,虽然没有受到斥责,但看的出来赵王有点儿生气。

    “还请李元帅帮忙,就算是给我家君上一个面子!”姬杰一揖到地,说:“要是不带回去一些让秦国人满意的消息,恐怕他们不肯善罢甘休啊!”

    “那好吧!”李牧终于点点头,压低声音说:“不过这次魏使不能正大光明的去,打扮成我的卫士深夜前往,免得给那些喜欢聒噪的家伙留下口舌!”

    “多谢大元帅!”

    ……

    赵姬毫无顾忌的叫喊着,姬杰不辞辛苦,大战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她这才满意的躺在姬杰的怀里,喘着香气说:“魏使真是人中龙凤,奴家还从来没有跟这么强壮的男人共赴巫山过呢!”

    “怎么,吕不韦和赢异人都不如我?”姬杰笑嘻嘻的问道。

    “连你的万分之一都不如!”赵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吕相好一些,每次能坚持半柱香的时间,秦王吃了药之后勉强能做到,不吃药的时候只能坚持片刻!”

    ld的女人,正经女人谁会在床上跟一个男人谈论另外的男人。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姬杰看着赵姬如花般的俏脸,说:“隔壁院子里的胖墩儿是王子政吗?”

    赵姬一愣,不自然的表情转瞬即逝,笑着说:“当然是我儿子,魏使这是什么意思?”

    不说实话是吧,姬杰从她短暂的表情变化里获得了答案,摇着头说:“夫人应该知道现在的状况,外面重兵把守,赵王不肯答应放人!而我带来的死士数量有限,能不能救出其中一个都很难说,您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会选择你还是王子政!”

    赵姬的表情瞬间僵化,她是个聪明的女人,不难想到答案。

    姬杰慢慢悠悠的接着说:“这里重兵把守,别说我只有两百死士,就算有两万精锐大军,也不敢保证能救夫人出去。王子政就不一样了,他经常被获准上街,我可以把人埋伏在街上,伺机抢人然后溜之大吉……”

    赵姬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一个就要人老珠黄的女人,又怎么比得上有可能继承王位的王子政,只能救走一个的话,那一定不会是她。

    “所以,我希望夫人想清楚!”姬杰很有深意的说:“请您听好,我的能力,只能满足救走一个人!”

    什么意思?难道是说无论如何都要救走一个吗,赵姬的大脑快运动着,她仔细的权衡得失,叹口气问道:“魏使是怎么现王子政有可疑之处的?”

    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个性格忠厚的胖墩的确不是嬴政,是个冒牌货。

    “很简单,用双眼看!”姬杰的回答也很简单。

    赵姬用极为重视的眼神重新审视着面前的男人,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岁的样子,那么多赵国人都没有看出破绽,他只见一面就现了端倪。

    不难解释,赵国人不怀疑是因为先入为主的思想影响了他们的判断力,王子政被抓的时候刚刚周岁,从小给他灌输奴化教育,有这样的结果,在他们看来是理所应当的,不是这样反倒不正常。

    “魏使保证会救一个人出去,是吗?”赵姬一边说,一边对着姬杰施展自己精纯的媚术,一双柔软的玉手更是摸向他的胯间。

    “我保证!”姬杰升腾,笑着说:“前提是夫人得说实话,而且要态度诚恳,要好好儿合作,不然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赵姬装作一副幽怨的样子,主动骑坐在姬杰身上,一边快运用一边用腻人的声调说:“奴家都这样了,还不算不诚恳吗,还不算好好儿合作吗,难道是奴家没伺候好主人?”

    第二次大战三百回合,赵姬的身体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她表情慵懒的躺在凌乱不堪的木床上,,姬杰不动声色的在她耳边问道:“真的王子政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