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44 火热
    走进地道,里面带着一股淡淡的霉味儿,转过一个弯,是一个三十多平米的房间,东南角里放着一张木床,中间摆着一张方桌和四把椅子,西南角有一扇关的很严实的木门,里面应该是厕所。.

    这里显得有些昏暗,采光全靠顶上的一个圆形天窗,直径不过一尺半,而且装了粗铁条做成的防护网。

    半躺在床上的女子应该就是赵姬了,半坐半躺的娇姿风情本已动人之极,罗衣下露出了一截白皙无瑕、充满弹性的纤足,令姬杰只想爬到榻上去,把她压在身下,探索她精彩绝伦的玉体,嗅吸她幽兰般的体香。

    精致的五官,没有一丝瑕疵,柳眉杏眼,娇挺瑶鼻,一张红润恰倒好处的薄唇,赵姬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骚媚,似乎直入骨髓般,那双媚眼俏眸,似乎能勾魂夺魄一般,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看一个男人了吧,一双眼睛含着复杂的表情。

    亏的是落到了李牧手中,要是换成了郭开、赵穆之流,恐怕她天天晚上都甭想闲着,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排队等着爬上她的床。

    姬杰深吸一口气,胸中的渐渐平复,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姬雪灵和赵倩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可见她们的时候没有过这样的情况。

    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他必须做到冷静对待,免得吃亏。

    赵姬轻启朱唇:“你……是谁……”

    “我?”姬杰看着手里的托盘说:“送饭的!”

    “不,你不是送饭的!”赵姬摇摇头。

    姬杰笑着把托盘放在桌上,大大方方的坐下来,很有深意的问道:“夫人说我是干什么的?”

    “不管是干什么的,你不是送饭的!”赵姬轻舒柳腰,动作诱人之极,目光流转,从上到下仔细的看着姬杰说:“当兵的没一个敢走到这里,他们从来都是把饭菜放在通道口就赶紧离开,因为他们怕死。你没有穿赵卒的衣服,另外你的气质跟那些当兵的有很大的区别。”

    “夫人说的很对,我不是赵国人!”

    “哦,那你是?”赵姬的眼中泛出光芒,被囚禁在这里快十年了,她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重获自由。

    “魏国人!”

    赵姬脸上的表情被失望代替,她本以为是来帮她的秦人,原来是个魏国人,秦国和三晋之间毫无交情,一个魏国人又怎么能帮她呢。

    “长话短说,我只有三炷香的时间!”姬杰伸出三根手指,说:“本人受秦相国吕不韦的嘱托,来赵国营救赵姬母子,现在已经打通了各方关节,就差赵王开口放人了……”

    “真的吗?”泪水在赵姬的眉目中打转。

    “当然,你觉得我有理由编这样的故事吗?”姬杰笑着说:“要不是打通了关节,我能到这里来吗?”

    激动,赵姬满脸激动,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动作过猛,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姬杰及时上前搀扶,她失去了重心,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抱着他的腰。

    一股体香钻进姬杰的鼻孔,赵姬被囚之后从没有用过熏香,近距离之下看,她皮肤雪白而且很有弹性,不知道她原本就这么白,还是长年不见阳光造成的。

    “夫人你没事儿吧?”姬杰出口询问,低头一看吓了一跳,之间赵姬俏脸通红,呼吸也变得气促起来,雪白的手臂变成了浅粉色。

    十年了,赵姬第一次被一个身材伟岸的男人抱在怀里,当然是升腾,而且是一不可收拾。

    姬杰好不容易压下的再一次被点燃,心里不停的跟自己说这可是秦王的女人,也是未来秦始皇的老妈,我得淡定,不能鸡动……

    说着容易坐起来难,两人抱在一起后谁也不愿意先放手。

    赵姬高耸挺拔的胸部紧紧的贴在姬杰身上,他很清楚的感觉到其中的弹性,仿佛是两团火一样,无情的灼烧着他的感官神经。

    “那你叫什么名字?”赵姬香喘着问道。

    “我叫吉节,魏国五大夫!”姬杰同样喘着气回答:“吕相和信陵君是故交,我是信陵君的门客,经魏王授命,来此营救夫人!”

    “那就请魏使先救救奴家这空虚的身体吧!”赵姬说话的时候,慢慢的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中满是渴望。

    不愧是吕不韦出来的,狐媚功夫练的登峰造极,要不然怎么能把赢异人迷的神魂颠倒,被扣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都还不知道呢。

    既然人家主动要求,咱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姬杰抛开秦王女人、始皇老妈的这些想法,弯腰抱起赵姬,走向木床。

    她的身体柔若无骨,身材很好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而且保养的很好,那里看得出已经三十出头。两人相互脱去对方的衣服,马上进入正题,房间中娇喘连连。

    小院儿里,卫队长跟手下们说:“估计一会儿还真的下去救魏使上来,赵姬那娘们儿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前几年下去送饭那小子的下场你们没忘吧,被杀头的时候还没醒过来的,累成那样了!”

    ……

    想要搞定饥渴无比的赵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姬杰拿出了吃奶的劲头,两人从床上翻滚下来,直至她登上十几次极乐巅峰,这才停下来。

    “魏使,你太……棒了!”赵姬像八爪鱼一样缠在姬杰的身上,都累的气喘吁吁却不肯停嘴:“奴家……终于再次……成为一名……一名完整的女人……”

    原来,之前赵姬并没有完全相信姬杰的话,在她看来就算是假的,这人敢于走到我的面前,为什么不先让他帮我解决一下身体的需要呢。

    现在,她完全信了,不是因为姬杰某方面的能力强,而是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中掉出一物,这是一枚半圆形的玉佩,当年和吕不韦的定情信物,另一半一直在她手中。

    后来吕不韦把她送给了赢异人,当然是查出怀孕之后,两人约定保守秘密,玉佩之事也只有他们二人知晓。

    “魏使,你准备怎么救奴家出去?”赵姬轻声问道。

    怎么救?哥心里没底!

    “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奴家愿意一辈子侍奉主人!”赵姬的话带着颤音,姬杰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