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42 先文后武
    喜欢大周天子的朋友们,请收藏和鲜花支持,洛雷不胜感激!

    郭开听到吉节这个名字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姬杰呢,来人解释说此吉节非彼姬杰,而是魏安王派来的使者,信陵君的门客。  .

    赵穆也正好在场,他皱着眉头说:“姬杰那小子很可能逃到了魏国,这人正好从魏国来,我也怀疑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郭开看完手中的名帖,笑着说:“应该不会,派去魏国的探子回报,魏无忌能重新登上相位,的确是靠一个叫吉节的人出谋划策,当时我就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现在看来他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怎么着,咱们一起见见?”

    “还是算了吧!”赵穆摆摆手说:“人家是来拜见你的,我在场有些不合适!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赵淩和琴氏商社有关系?”

    “这倒没听说过!”郭开不明白他的意思,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琴氏商社的人找到我,希望我能放赵淩一马!”赵穆站起身来笑着说:“我感到很纳闷儿,赵淩这小子什么时候跟琴氏接上了头!”

    赵穆从后门离开郭府,倒不是不愿意见所谓的魏国使者,而是他断定吉节此次前来是为了贿赂郭开,当然这贿赂也少不了他自己的一份儿,只是送礼的时候多一个人在场,总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就像他收受贿赂的时候也不希望有第三个人在场。

    “小人吉节拜见郭相国!”姬杰恭恭敬敬的对着郭开一礼。

    此时的郭开完全打消了之前的怀疑,姬杰现在的这张脸就算他自己对着镜子也找不出一丝破绽,要说易容术,琴清才是此中行家,他可没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清姐还有这等本事。

    郭开笑着走过来,伸手搀起姬杰,笑着说:“魏使不必客气,呵呵!”

    姬杰不动声色的将礼单递过去,郭开接在手中,打开一看,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接着眼冒金光,上面的第一行就写着黄金三万两,下面更是罗列着十几行礼物的名称。

    “如此厚礼,本相怎么能收呢?”郭开作势要还给姬杰,傻子都看得出来他在演戏。

    姬杰赶紧推了过去,说:“这是信陵君交代的事情,说务必请相国收下,不然的话我回去没办法交代。您就勉为其难吧,君上还有事要求您帮忙呢!”

    郭开顺手把礼单揣进了怀里,却装作生气的样子说:“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恐怕这话的意思得这么理解,下次只能比这多不能比这少!

    寒暄几句,姬杰说出了此行的目的,郭开在魏国的眼线众多,应该早知道此事,不过还是皱着眉头说:“这事儿不太容易办,不过既然是信陵君嘱托之事,本相自当竭尽全力。魏使须请其他大臣帮忙,我们一起奏明赵王,不然的话我一个人势单力薄,恐不能成功啊!”

    这本就在计划之内,两人约定三天后,由郭开在朝议上主动提出此事,其余大臣附和,就算一次不能成功,多来几次赵王一定着架不住,只得点头同意。

    接着,姬杰拜访了二号人物赵穆,送上黄金万两,加上一堆珍奇异宝,赵穆同样答应的很爽快,而且答应风头一过,就马上放了赵淩。

    不过赵淩不能继续待在军中为赵国效力,只能保留其贵族爵位。

    这样的结果虽然有点儿不太完美,总算是保全了赵淩的命和面子,按照赵穆最初的想法,至少也得判他个十年八年的牢狱生活。

    三天之后,赵襄王直接拒绝了郭开等人的提议,朝议不欢而散。

    姬杰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事情要是简简单单就能搞定的话,吕不韦也不会下这么大的本钱做贿赂之资,更不会通过信陵君从中斡旋。

    琴清找到他,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姬杰打算双管齐下,催促郭开、赵穆和那些收了钱的大臣们继续在朝议上提及此事,非把赵襄王搞得身心疲惫不可;其次,通过各种关系找到王子政和赵姬被囚禁的位置,做好强行抢人的准备。

    当时吕不韦带着赢异人逃离赵国之时,赵姬和嬴政被将军司马尚带人捕获,之后一直关在军方的牢房里,郭开等人多次提议将其母子交由他们关押,赵王都不同意。

    就算赵王同意,司马尚也不会同意,司马尚同意,李牧也不会同意。

    在这件事上,赵襄王表现的不那么昏庸,算是他这一生少有精明中的一次。

    想要贿赂司马尚和李牧,简直比登天还难,这两个人的性格很像,同属刚正不阿一类,但姬杰还是决定以魏无忌的名义见见他们。

    拉拢文官采取从上往下的策略,只要搞定了郭开,下面那些人会争抢着收授贿赂,你不给他反倒跟你急。武将则不同,必须由浅至深,所以他先找是司马尚。

    司马尚没有认出眼前之人就是不久前他带兵追赶的那位,因为没能抓住姬杰和姬雪灵,回来之后受到了赵襄王的严厉斥责,要不是老上司李牧力保,估计这大将军的头衔已经被撸了。

    姬杰采取先叙旧的方式,用魏无忌的口吻大肆的夸奖他一通,等他飘飘然了,才说出王子政一事。

    司马尚的脸色微变,摇着头说:“这事很难,当时大王的意思是杀了赢异人和他的老婆孩子,可他幸运的逃出了赵国,还当上了秦王,为了使秦国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对赵国用兵,大王一定不会答应放了王子政和赵姬,这可是我们手里最后的筹码了!”

    “质子这东西不可靠啊,难道将军忘了长平之战了吗?”姬杰微笑着说:“当时赢异人和嬴政都在赵国,秦国不是一样坑杀四十万赵卒嘛,就算明天秦人挑起战争,你们敢杀了王子政吗?”

    司马尚欲言又止,事实确实是这样,就算开战了赵王也不敢下令杀了王子政,因为那么一来等于给秦国人以口实,只会加赵国的灭亡。

    秦王当年能把自己的几个儿子送出去当人质,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不然的话怎么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赵、魏、韩、楚四国用兵。

    “那也不行!”司马尚经过短暂的思考,还是不同意放人。

    “这样吧,看在信陵君的面子上,让我见见赵姬母子如何,好跟君上有个交代,算是不虚此行!”姬杰做出了让步:“我的身份是魏使,不是秦国使者,大将军应该不会拒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