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38 大梁风云(3)
    喜欢大周天子的朋友们,请收藏和鲜花支持!

    大梁城的这段日子注定不平静,先是信陵君要把王鼎献给魏王,接着就是王鼎被盗,然后又被赵国和韩国秘密派遣使者之事所替代,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相国李乾是曾经使魏国成为霸主的重臣李俚的后人,只不过跟聪明才智俱佳的先祖相比,他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一般人,受了先祖萌荫才得以位极人臣。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魏无忌也是这样,跟李乾相比,他多了一份豪气而已。

    也正是这份豪气,让姬杰做出了帮他东山再起的决定,第一步已经成功实施,相信魏安王很快就会得到线报,从而不得不重新考量魏无忌的能力,往往是自己当成草的东西,别人偏偏当成宝。

    信陵君府从人前冷落车马稀变成了门庭若市,各方势力纷纷派人来打探虚实。

    魏无忌采取了姬杰的提议,对这些人一概不见,对市井传闻不做任何解释,神秘感随之产生,而且愈演愈烈。

    魏安王派李乾来访,同样被拒之门外,赵国和韩国的密报上说,赵王和韩王都明确表示没有派人来请魏无忌,魏王心里更加没底。

    后花园,魏无忌的心情不错,让人准备了一桌上好的酒席款待姬杰。姬杰在魏无忌面前从未表现过奴才见主子时的卑躬屈膝,这更让他觉得他不同寻常。

    “请问先生,下一步我该怎么走?”魏无忌尊称姬杰为先生。

    姬杰放下酒杯,笑着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当君上被一步步削爵的时候,以前的旧友故交能做到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容易,可一旦当你有了东山再起之势,所有人都会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拉你一把,这就是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的区别。”

    姬杰的意思有两点,第一,凡事不可急于求成,顺其自然才是王道;第二,从自身的起落过程中能看清楚身边之人的品性,从而做出深交或者浅交的决定。

    魏无忌点点头,感慨的说:“若本君能早一点得到先生的辅佐,又怎么会有今日之颓势!”

    姬杰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时候一个家仆匆忙走来,禀告说:“君上,外面来了两辆马车,很豪华的那种,其中一个车夫自称是秦相吕不韦的仆人,车内之人却不肯露面!”

    “吕不韦的人,他来找我干什么?”魏无忌心中泛起了嘀咕。

    魏无忌和迹前得吕不韦有些交情,那时候吕不韦还只是一个没有任何爵位在身的商人,后来将赌注压在质子赢异人的身上,异人几个月前成为秦王,他跟着一步登天成了相国。

    姬杰上前一步说:“君上,我觉得有必要见一见!”

    秦国和魏国只见的关系并不好,双方经常在边境一带兵戎相见,而且魏国输多胜少,被掠去不少土地,和秦国只见的邦交也早就名存实亡。

    吕不韦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魏国,从家仆口中的描述可以断定,他此行极为隐秘。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吕不韦不在秦国点火,却烧到了魏国来,姬杰也感到有些迷惑,所以执意魏无忌与之见面,看看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先生跟我一起去迎接!”魏无忌如是说,姬杰欣然同意。

    看得出来,魏无忌好像并不太喜欢以投机著称的吕不韦,这不难解释,魏无忌出身名门,吕不韦却是个出身卑微的商人,就算现在位高权重,也无法掩饰其出身,看不起很正常。

    大门口,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个长脸中年人,眉宇间带着商人惯有的精明,不用说他就是吕不韦。

    而第二辆车上下来的却是一位少妇打扮的漂亮女人,姬杰仔细一看,这不是琴清吗,她怎么也来了?

    很显然琴清没有认出易容后的姬杰,甚至都没有多看他的一眼,两人寒暄几句,魏无忌热情的牵着吕不韦的走进府中。

    分主宾坐下,魏无忌介绍了姬杰,吕不韦介绍了琴清。

    琴清的名声响彻华夏,她可是实实在在的商界女皇,秦国八成以上的商业往来都由她旗下的商社完成,在其他六国的商业活动中也占有很大的份额,用富可敌国来形容一点儿不为过。

    场面话说的差不多了,吕不韦说出了此行的目的营救身在赵国王子政。

    王子政也就是日后的秦始皇嬴政,名义上是赢异人和吕不韦送给他的歌妓赵姬所生,却是吕不韦搞大了赵姬的肚子之后才送给他做老婆的,长平之战秦国坑杀赵国四十万人,赵国震怒,要杀了秦质子异人,吕不韦花重金买通城门官,带着他连夜逃走,却留下了赵姬和王子政。

    异人成为秦王,吕不韦便开始撺掇他营救王子政,其实是营救他自己的亲生儿子。

    不然的话他怎么会这么上心,亲自来找魏无忌帮忙。

    王子政和吕不韦的关系,此时很少有人知道,却瞒不了通晓这段历史的姬杰。

    魏无忌曾为魏国相,和赵国相郭开、巨鹿候赵穆私交深厚,跟军方的李牧、司马尚关系也不错,由他出面调停和上下疏通,赵王才有可能放人。

    自从赢异人逃离赵国,赵人加紧了对王子政和赵姬的看管,用抢的根本不现实,只好来求助魏无忌。

    琴清来此的目的是为了表明秦国有强大的财力做后盾,而且她会出面动赵国商社的人,买通于此有关的每一个人。

    安排他们二人在客房住下,魏无忌叫来姬杰商议这件事。

    “先生,你说这个忙我帮还是不帮?”魏无忌心里没有主意,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自己如何翻身,但吕不韦开出的条件也十分诱人。

    吕不韦刚才许诺,只要能救回王子政母子,他愿意奉上黄金万两,魏无忌现在不光缺人,而且很缺钱。

    “当然答应!”姬杰笑着说:“不过不能答应的那么快,成功的太容易,会让吕不韦轻视君上!当然,在此之前,我要先确认一件事!”

    姬杰的借口是,吕不韦是不是真给一万两黄金,从表面上看他带来琴清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可谁又能保证不是在欲盖弥彰呢?

    怎么确认,当然是去找琴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