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31 逃亡(3)
    一场搜索与反搜索的战斗打响了,姬杰深知处于重重包围中,他不能出现一点儿失误,否则就是命丧当场。.赵军很清楚他的实力,在搜索过程中力求小心,而且保持好队形,以免掉队落单。

    深夜对人的视力产生很大的影响,有时候姬杰就躲在某个搜索人员的脚边,可谓惊险万分。

    等了很久,终于有人落单,他毫不犹豫的上去,一只手从后面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用匕快割断他的咽喉,马上弃刀抱住他的身体使之双腿悬空,这样就算他四肢不停的舞动,也不能出任何的声音。

    十几秒钟后,那人完全断气,姬杰将其拖到无人之处,与之换衣服,穿上赵军盔甲,他成功的混进他们中间,学着那些人的样子一起搜寻。

    一个时辰过去了,搜索队毫无所获,只找到了一匹累的站不起来的马。

    树林外围是一圈火把,八个小队6续回来报告,司马尚听完这些汇报,皱着眉头说“那家伙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天这么黑不利于我方,传令各部严加防守,待天亮后再派人进去找!”

    姬杰大摇大摆的随众人归队,只要他不在火光处亮相,相信没人认得出来。

    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怎么离开这里,天一亮司马尚势必派更多人进林子,被杀之人的尸体也一定会找到,露馅儿是早晚的事儿。

    很快,他们接到了新的命令原地休息。

    机会来了,姬杰趁着大家睡着之后,脱去盔甲,顺手牵了一匹马,不动声色的离开。

    跟他想的一样,天亮后派进去的人很快找到了那具是尸和一堆不属于他的衣物,同时有人来报丢了一匹战马,司马尚气的大骂姬杰,追了整整一个晚上,却被他逃的无影无踪

    把两千人平均分成四队,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推进,司马尚没有死心。

    此时的姬杰没有出现在任何一队人马的搜寻线上,他出人意料的去往邯郸方向,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谁也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做。

    离开驿站的时候,他留下一封信,详细的将郭开、赵穆的阴谋进行陈情,这封信被后来赶到的廷卫现,很快交到太子手中。

    太子赵迁气不打一处来,这些日子他跟姬杰只见的友谊达到了顶峰,马上将此事呈报赵襄王。

    赵襄王传令召见郭开和赵穆,这两人不是省油的灯,几句话就让赵襄王相信这是姬杰的阴谋,非但没有责罚他们二人,反倒下令全国通缉姬杰一行,而且派出使臣去往大周讨要说法。

    此时的姬杰已然通过了邯郸城门,进来之前简单的易了容,大街上没人认得出来,偷来的马也扔在了城外,毕竟那是拥有军队标记的战马,骑着种马太过招摇。

    大周公主逃婚一事已经传开,成了吃早饭的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且流传着很多版本。

    赵襄王、太子赵迁和一众大臣端坐大殿,等待廷卫和司马尚回传的消息。

    “报……”一名士兵跪在大殿上,朗声道:“廷卫自副总领赵灿以下全部战死,姬杰的部下保护着公主越过漳河,而且毁了漳河桥,司马将军分兵四路正在追赶主谋姬杰!”

    “什么,两百廷卫竟然全部战死?”郭开吃惊的说:“两千骑兵竟然追不上一个小小的姬杰,司马尚是干什么吃的,李元帅你怎么解释?”

    李牧面色不悦,冷冷的说:“相国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亲自带人去追,追上了自然是大功一件!”

    “两位爱卿不要吵了!”赵襄王摆摆手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抓住姬杰和姬雪灵,他们竟敢挑战赵国的权威,我要抓住他们,然后碎尸万段!”

    经过一夜狂奔,姬雪灵一行已经穿越赵国边境进入草原,赵国人还蒙在鼓里呢,倾全力追捕的只不过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傍晚,司马尚再次传来消息遍寻无果,他猜测姬杰还在赵境,而且很有可能在邯郸城,建议赵襄王全城搜捕。

    大搜捕开始的时候,姬杰却再一次通过水道进了王宫,赵王就是想破脑子也想不到要抓的人竟然在自己的鼻子底下,跟他做着捉迷藏的游戏。进宫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盗宝,既然双方已经撕破了面皮,老子何不偷你个净光,昏庸的赵王凭什么做这些珍宝的主人;第二,跟小宫女倩儿告别。

    盗宝为重,姬杰顺利的通过天窗进了库房,就像昨天傍晚一样的顺利。

    刚开始往须弥戒里装宝物,大门外响起一个声音:“恭迎大王驾临!”

    操,怎么就这么巧!

    姬杰赶紧把刚到手的珍宝拿出来放在原地,小心翼翼的上了二楼,密切注意着下面的赵襄王。

    赵王面带微笑,看着堆积如山的珍宝往里走,姬杰忽然意识到自己忽视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昨天偷走的王鼎,现还在须弥戒里呢!

    而赵襄王来这里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看这座王鼎,姬杰有些无奈的靠在木柱上,心里开始默默祈祷。

    “啊,寡人的王鼎怎么不见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呼喊几乎震破了姬杰的耳膜,没想到这位其貌不扬的赵襄王还挺有做男高音的潜质。

    呼啦一声,库房的大门被大力推开,一群手持利刃的士兵冲进来,为一人问道:“大王,是您在呼喊吗?”

    王鼎失窃,赵襄王气的浑身哆嗦,喝道:“你们这些没用的奴才,寡人的王鼎被人偷走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侍卫们心中叫冤,却不敢说出来,王鼎进库的时候他们都帮了忙,上千斤的重量累的好几个人都脱了力,这么大的东西至少要十几个人才能抬动,要说有贼光顾的话,这贼也太不开眼了吧,那么多之值钱又好拿的东西不要,偏要这么个笨重的玩意儿。

    “来人啊,把这群没用的东西给我抓起来,统统斩!”赵襄王大喊道。

    “大王且慢!”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走进来,问道:“大王,除王鼎之外,可否丢失其他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