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28 兵分两路
    姬杰忽然想起了刚到手的王鼎,其上的神农篇记载有数十种解毒方法,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唤出王鼎,他开始仔细阅读,外面的迎亲队伍开始议论,都说公主摆谱,这么长时间都不肯下来,要不是大周侍卫们拦着,估计迎亲官早就上楼来催促了。.

    “解法!”他找到了关键的句子,通读一遍后现解除麻药之毒有好几种方法,适用于眼前状况的是穴位按摩,从百会穴到太阳穴,然后经过风池穴一路向下,经膻中穴再到气海,最后归于中级穴。

    按摩手法也有一定的要求,需要施术者将内力凝聚于指尖,轻轻几大穴位,严格说来这已经出了按摩的范畴,是明显的点穴手法。

    在鬼谷的时候,姬杰涉猎甚广,点穴一术也有研究,不然的话还真不敢轻易下手。动作轻快的将所有穴位点了一遍,第一次他没敢用全力,毕竟还在试验阶段,这时姬雪灵的脸色好了许多,也恢复了一些力气。

    “太好了,再来一遍!”姬杰高兴不已,这可真是老天开眼,刚把王鼎偷到手就派上了用场。

    三遍之后,姬雪灵恢复了大概六七成内力,虽然想要剧烈的与人打斗还有一段距离,但基本上能做到自保。

    “接下来做什么?”姬雪灵知道因为刚才的突事件,已经打乱了原本的计划,错过了最佳的出逃时间,现在必须好好谋划一番,否则将前功尽弃。

    姬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咱们一起出去,你上车后我带着咱们的人贴身保护,慢慢拉开和迎亲队伍的距离,途径北门的时候逃出邯郸城!”

    “好!”姬雪灵点点头,两人一起出门。

    迎亲的人多数大多等的望眼欲穿,大周公主这才下楼,一群人赶紧站好开始吹吹打打,公主在姬杰的陪同下走上马车,侍女放下门帘。

    “宫廷侍卫前方开道,大周勇士负责保护马车!”姬杰根本不征求宫廷侍卫的意见,就直接下达了命令,那些赵国廷卫们微微一愣,可细细一想,他可是太子面前的红人,既然惹不起他那就只好听他的。

    车队动了起来,才走完第一条街,姬雪灵乘坐的马车便已落后最前方的宫廷侍卫几十米远,前面的人不得不停下来等一会儿,接着一起出,可马上两队人马又产成了距离。

    就这么走走停停,接连几次之后廷卫们不再停下来等待,此时正好经过北门大街,这条街笔直通向北城门,策马只需一袋烟的功夫就能跑到城门口。姬杰见时机成熟,对着手下使了个颜色,众人一起拨转马头,快马加鞭朝前冲去。

    姬雪灵钻出车厢,直接跳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骏马背上,和姬杰一起朝城门冲去。

    侍女和太监们傻眼了,也就是一愣神儿的功夫,一百多人马消失在腾起的烟尘中,他们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视却不知所措。

    终于,有人喊了一声:“公主逃走了!”

    轰……人群中炸开了锅,前面的廷卫早就转到了另一条街上,对后面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听见一阵嘈杂的马蹄声渐渐远去,然后就是乱哄哄的声音。

    不好,出事了!

    廷卫们赶紧掉头,等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姬杰和姬雪灵已然冲出了城门。当时已到了关门的时间,城门官正要下令关门,远远的看见一队人马跑过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些什么人,他们就已经鱼贯而出。

    “估计是派去边境前线的!”守门官猜测道:“要不是因为太子大婚,早就跟燕国开战了!都别愣着啊,赶紧关门吧!”

    十几名身强力壮的士兵将两扇厚厚的城门关合在一起,费了好大劲儿扣上门闩,这时候一队廷卫飞马赶来,为一人喝问道:“刚才可有一队人马从这里经过?”

    “有,有啊!”城门官答道。

    “为什么放他们出城?”廷卫们亮出了兵器,城门官吓了一跳,胆战心惊的说:“不是我放的,那时候还没关门呢,真的!”

    “那还不赶紧开门,误了我们的大事,小心你的脑袋搬家!”

    刚才关门已经累得半死的士兵只好张罗着开门,可越是着急越是出错,竟然用了比平时多出两倍的时间。这么折腾一番,姬杰他们早就跑出去七八里地了。

    “灵儿,咱们分开走!”姬杰对着姬雪灵说:“咱们一起走目标太大,你带着上十个昭城卫队队员往北跑,我带着大部队往西走,吸引追兵的注意力!”

    姬雪灵不愿和姬杰分开,可眼前的形式过于急迫,只好点点头。

    “灵儿,记住不管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回头!”姬杰交代说:“一直往北走,直到逃出赵国,从北方草原绕道大周,咱们在驼龙关汇合!”

    “杰哥哥你一定要小心,我在驼龙关等着你!”姬雪灵的眼力满是泪水,十名侍卫一起大声誓保护姬雪灵的安全,这才朝着北边奔去。

    姬杰命大队人马停下,语重心长的说:“你们都还不知道咱们为什么逃出邯郸,我告诉你们,郭开和赵穆在去往王宫的路上设下埋伏,想要置咱们于死地,从而破坏大周和赵国之间的联姻,副将军司马徽已经被害死了!你们都是大周的勇士,跟着我从大周历经艰险来到这里,接下来的日子会更加危险,不想继续跟着我的玩儿命的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绝不强求!”

    “我们不走,同生共死!”

    没有一个贪生怕死的,姬杰赶到很欣慰。为了稳定军心,刚才的一番话中他不得已撒了谎,因为剩下的人中大多数是司马徽的部下,实话实说的结果很可能造成军心涣散的局面,到时候这些人四散逃窜,也就成了追兵的猎物,非但不能保住性命,还有很大的可能将分兵两路一事泄露出去。

    “同生共死!”

    姬杰拔出腰间长剑,追兵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楚,他剑指正西,带领着这些曾经一起奋战过的勇士们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