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27 开始行动
    姬杰完全意会错了,倩儿从解开外衣从里面拿出一块锦帛,上面密密麻麻的绘制了库房的结构图,包括藏在暗处的机关设置。.

    “怎么样,我画的还不错吧?”倩儿一脸的骄傲,当她看见姬杰正直勾勾的盯着她隆起的胸部咽口水的时候,不由的惊叫一声,赶紧伸手护胸,怕怕的说:“看什么看,大坏蛋!”

    姬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倩儿年龄不大,身体育倒挺不错,嘿嘿!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昨天都被我摸过了!”

    倩儿撅起了小嘴,一扬手里的图画说:“人家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画好的,你不但不夸我两句,还占我便宜,那好啊,我不给你了,我走了!”

    说完,倩儿作势要走,姬杰赶紧上前一步抱住她,笑嘻嘻的说:“好倩儿乖倩儿,你真棒,画的真好,快给我吧!”

    听了这话,倩儿心里欢喜,便把图给了他。

    有了内部结构图,姬杰更有信心,转眼到了婚礼这天,按赵国的习俗,大典在晚上举行,他决定在傍晚之前完成盗取王鼎一事。

    一大早,他就大大咧咧的出现在王宫里,到傍晚的时候才十分招摇的走出宫门,这样做的目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离开了这里。其实,他出宫之后便马上去往排水道那边,找到昨天放在这里的游泳服和工具,换上衣服之后顺利的打开了水道上的铁栅栏,通过水道再次进入王宫。

    这时,一队车马缓缓走出王宫,去往驿站接新娘子,众人的目光多被吸引,姬杰得以不动声色的到了库房处。

    拿起一条前端系着飞爪的绳索往上一抛,飞爪成功的抓在三层高楼的顶上,姬杰看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敏捷的爬了上去,整个过程不过一分钟,当收回绳索并且顺利打开天窗的时候,一队持枪的侍卫慢慢悠悠的朝着这边走来,他快跳了进去。

    这是一座土木结构的三层楼,平时门窗紧闭,没有赵襄王的命令谁也不准进入,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珍奇异宝,有抢来的也有他国进贡的,可以用琳琅满目来形容。

    根据倩儿的描述,赵襄王觉得天窗不安全,想要把它堵上,奈何小公主就喜欢爬到三楼坐在天窗下面往上看,赵王不得不放弃堵窗的打算,不过命人在通往这里的路上设置了十几处机关,处处要命,特别针对从上潜入之人。为了不误伤到自己的女儿,赵襄王把这些机关一个个的指给公主看,而且不止一次的叮嘱她一定要小心。

    姬杰顺利的从三楼下到二楼,然后再到一楼,据说赵襄王打算把王鼎放到最高的三楼去供奉,可王鼎实在是太重了,木质的楼梯很难承受其重量,只好暂时放在了一楼的最里间。

    各种各样的珍宝出夺目的光芒,刺激着姬杰的感官神经,他冒出一个把这里搬空的想法,但马上就否定了,因为那样一来等于是捅破了天,王宫库房被盗可不是一件小事,到时候一定是到处戒严,不允许任何人出入邯郸城,他这个经常进宫的人也会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再想逃出赵国会变得十分困难。

    那些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看在眼里却不能拿走,这样的感觉实在太难受。

    姬杰勉强做到视而不见,径直走到一楼最里间,王鼎被放置在一个石台上,他定睛一看,花纹随之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篇文字神农篇!

    姬杰有点儿失望,他最想得到的是轩辕剑和射日弓这两篇法诀,虽传神农篇上记载着起死回生之术,但年轻力壮的他从没把死亡当成过一回事儿,神农篇的地位自然也就跟着打了折扣。

    “不管怎么说,算是找回了一座王鼎!”姬杰心念一动,硕大的王鼎飞进了须弥戒。

    此地不可久留,一是免得被外面的守卫现,二是迎亲的队伍就要快要到达驿馆,少了他又怎么实施逃离邯郸的计划呢。

    原路返回,和进来的时候一样的顺利,姬杰在心里感谢倩儿,没有她的帮助,哪能这么顺利。

    可任务已经完成,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也就是说跟倩儿告别的机会都没有,小丫头会不会因为自己的离开儿伤心呢?

    姬杰出宫的时候,迎亲的车马队已然站在院内,房里姬雪灵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这是她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吱呀……,门被推开,司马徽走进来说:“公主,该下楼了,您怎么还坐在这里?”

    司马徽进来的时候带进来一股很怪怪的脂粉味,他这些天几乎没有从女人的肚皮上起来过,能出现在这里实属不易,这些事姬杰和姬雪灵都很清楚,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昭文君还没有回来吗?”姬雪灵问道。

    对于这件事,司马徽也感到奇怪,按理说作为送嫁大将军的姬杰今天应该守在公主身边才对,可他却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去了赵王宫,直到车马队到来也不见踪影。

    “昭文君应该是打算在王宫里恭候公主!”司马徽说了这么一句宽心话,接着道:“时间不等人,要不我护送公主去王宫吧!”

    姬雪灵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只得点点头。

    刚站起来,姬雪灵就感觉到一震头晕,赶紧伸手扶住了桌案,视线更是出现了模糊。刚才的那股怪味不是别人,而是一种可以通过空气传播的药。

    “哈哈哈!”司马徽大笑几声,本来还算正常的表情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边快的解衣服一边狞笑着说:“公主殿下,跟你同床共枕的人变成了我,别再幻想做赵国的太子妃了,老老实实从了我吧!”

    姬雪灵跌跌撞撞的后退两步,抓起放在床头的短剑,可平时在她手里如若无物的短剑变得异常沉重,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司马徽狞笑着走过来,边走边说:“别做无谓的反抗,你中了散的毒,十二个时辰之内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当然,你不会不醒人事,会保留很少的一点儿意识!这是散最独到的地方,完全失去了意识,你不就体会不到那种的感觉了吗,哈哈哈!”

    “司马徽,你找死……”姬雪灵就要支撑不住。

    司马徽耸耸肩,他已经脱去了外衣,继续一边脱一边说:“本来准备了两人份儿的散,享受完你的身体之后,把你和姬杰脱光了和你放在一张床上,造成你们通奸的事实,可他却没从王宫回来,那就只好我亲自上场了!”

    “是吗?”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后窗传来,那明明是姬杰的声音。

    嗖……噗……

    司马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把匕从窗外飞入,正中他的右腿,他不假思索的转身就跑,第二把匕跟着射中了他的左腿关节。

    想跑,哪那么容易!姬杰翻窗而入,姬雪灵终于长出一口气,这两件事来的实在是太快了。

    司马徽一脸痛苦的倒在地上,姬杰抱着姬雪灵的柳腰站起来,走过来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厉声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司马徽深知自己断无逃走的可能,冷笑两声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这么简单!谁给我钱花,谁给我女人玩儿,我就为谁卖命!”

    “是郭开和赵穆吧!”姬杰咬着牙说:“我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那么看重你这个无名小卒的原因了,为了钱和女人,你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你活够了是吧!”

    “我不是活够了,而是活明白了!”司马徽歇斯底里的说:“我为大周卖了半辈子命,不敢说是兢兢业业,可总算得上忠心耿耿,可我得到什么了?一个皇宫卫队长的职位吗,一个月三十斗黍米的俸禄吗,还比不上相府一名普通侍卫!既然知道了,我就不可能继续以前的活法!”

    姬杰心中一颤,司马徽的话有几分道理,有好日子过谁会希望继续过苦日子,可不管怎么说,这也不能成为你伤害灵儿的理由!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害灵儿!

    “交出解药,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姬杰厉声道,这是他给司马徽的最后一个机会,当然只是留下他一条命而已!

    姬杰做好拿到解药就废了司马徽的决定。

    司马徽笑着说:“没有解药!就算是有,也不可能在我身上,他们怕我临时改主意,能给解药吗?”

    “那你得死!”姬杰踩着他脖子的脚猛的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司马徽的颈椎业已折断。

    姬雪灵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外面不光有迎亲的人,还有不少负责护送的侍卫,之所以他用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达后窗处,就是因为花了太多时间避开那些侍卫。

    “灵儿,你还好吧?”姬杰问道。

    “我还好……”姬雪灵的声音很小:“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王鼎已经到手!”姬杰点点头头。

    “那就不要管我,你先走……”

    “绝对不行,我说过,会把你毫无损的带回去!”姬杰郑重其事的说:“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把你留下!”

    可怎么带着丧失了行动能力的姬雪灵逃出这里呢,姬杰的额头上满是汗水。对了,神农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