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24 尔虞我诈(2)
    三天后,队伍到达邯郸迎宾驿。  .

    姬雪灵一行入住迎宾驿,赵国不愧为北方强国,一座小小的迎宾驿站比大周皇宫还要豪华,专门负责招待各国使节和外来商团。

    为安全起见,郭开特别安排他们住在驿站最里面的一座院落,外面由侍卫严密把守,内部安全则由姬杰和他带来的人负责,这也是姬杰一直坚持的立场。

    邯郸的生活条件比中牟城更好一些,而且时不时有王宫贵胄前来拜见,姬杰一一回绝,开玩笑,我的灵儿又不是动物园笼子里的狮子老虎,谁想看谁就能看啊!

    姬雪灵在过来的路上钻研瑶姬匕的内容,这丫头还真是个练武的好材料,进步很快而且对枯燥乏味的绝技原文的含义领会的很快,在这点上,姬杰都自愧不如。

    安顿下来之后,姬雪灵继续练习短兵器和暗器的手法,当然到了这里自然要收敛一些,她把一直以来的户外练习改成了室内练习,除姬杰和他的几个心腹手下之外,谁也不知道此事。

    送嫁的队伍到了邯郸,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成为城内每天谈论最多的话题,据说赵王宫里的大臣们也开始讨论此事,拟选大婚的日子。

    姬杰作为送嫁大将军,被请到了赵王宫。

    从进入王宫大门的那一刻,他就感觉到这里的空气中带着一股肃杀之意,来自于身着盔甲手持兵刃的王宫侍卫,他们一个个神情严肃,虽面无表情却从中看不出一丝木讷,除了站在明面上的,还有很多躲在不明显处的暗哨,防卫等级如此之高,让他大开眼界。

    姬杰手持代表大周天子的符节,随着管事太监走进了王宫大殿。大殿之上整齐的坐着两排大臣,赵王坐北朝南,文官武将分东西就坐,龙书案后面坐着的是赵襄王,下第三个台阶上站立一人,是赵国太子赵迁。

    赵王精神不错,岁老但显得矍铄,反观太子赵迁年纪轻轻却脸色蜡黄,带着微微的黑眼圈,这是贵族子弟常有的表现,每日声色犬马和饮酒作乐所致,这类人由于在年轻的时候过多耗费体内元气,大多寿命不长。

    文臣为的是郭开,紧挨的他的是巨鹿侯赵穆。武将为者是一四方脸的中年人,留着美髯,他就是赵国大将军李牧,排第二的是同样声名在外的猛将司马尚。

    馋臣郭开和赵穆把持了朝政,亏的有李牧和司马尚这样忠心耿耿的武将在,才形成了统治阶层中微妙的平衡,赵国才有今天昌盛的国力。

    “周天子使臣,送嫁大将军昭文君姬杰觐见赵王!”太监尖着嗓子喊叫一声,位于侧室的乐手及时的奏起宫乐。

    姬杰迈着方步,手持节杖走进大殿,立于赵王前,朗声道:“姬杰见过赵王,愿赵王身体康健,有朝一日称霸中原,一统群雄。”

    这是常用的一套外交辞令,大周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于世,靠的就是天下共主的主张,等于明确的承认各国的霸主地位,由于长时间以来没有哪一个国家能一统天下,所以天下共主的分量还是很重的,他们对于邻国动的侵略战争也就被变相的承认为正义之战。

    “周使请坐!”赵襄王满脸喜悦,虽说大周只是名义上的天子,但是能亲耳听见这样的恭维之言,他还是感到很高兴。

    几名太监抬着条案和坐垫放在姬杰面前,他略微施礼,然后对着郭开点点头,这才大大方方的坐下来,开始商量大婚之事。

    气氛并不像姬杰想象的那样,他以为赵国群臣会对此事很热心,谁想一个个全是爱理不理的表情,要不是郭开和赵穆连连言的话,真有可能冷场。

    也难怪,在他们看来,同意这门亲事就已经给了大周莫大的面子,这年头儿皇帝女儿不愁嫁只能是一句很不靠谱儿的话,反观七国的公主,任何一个都比姬雪灵的地位高。

    “启禀我王,臣以为下月二十二是个好日子!”赵穆进言道:“臣请相师批了太子和公主的八字,下月二十二不但是个黄道吉日,而且很适合二人成婚!”

    郭开表示赞同,其他文臣也都纷纷附和。

    赵襄王和儿子赵迁耳语两句,笑着说:“那好,就定在下月二十二,距离今天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郭爱卿和巨鹿候负责婚礼之一切事宜,即日起开始准备,不得有误!”

    “是!”

    然后赵襄王问姬杰:“周使还有什么要求吗?”

    姬杰等的就是这句话,他马上开口说:“我方有两点要求,第一,大周贫困,希望赵王予以帮助;第二,秦国经常袭扰,在大周受到侵袭之时望大王派兵一同拒敌,不知大王可否答应?”

    “寡人答应你!”赵襄王想也不想的同意了,说:“聘礼方面,周使可与相国商议,赵国不会在这方面吝啬!秦人在长平坑杀四十万赵卒,我与秦人之仇不共戴天,抗秦一直是赵国的国策,一旦秦国入侵大周,寡人会派出救兵!”

    其实姬杰并没有把第二点要求当回事儿,赵国早被秦国打怕了,除了自己挨打的时候不得已奋起反抗,哪里还有派兵援助大周的能力,别看现在赵襄王答应的爽快,到了关键时刻能不能实现还是两说呢。

    姬杰的主要目的是聘礼,这也是出之前周赧王一再交代的事情,那位老兄实在是穷怕了,另外他可以借着要聘礼的机会索要被夺的王鼎,这才是他此行的目的。

    郭开很大方的邀请姬杰带着司马徽今晚到相府参加晚宴,商量有关事宜。姬杰多了个心眼儿,干嘛非要带着司马徽呢?

    回到驿站,刚推开门,姬雪灵就给他来了个乳燕投怀。姬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了她的小嘴,两人搂搂抱抱过无数次,他还从来没有得逞过。

    姬雪灵明显身体一震,下意识的要推开姬杰,姬杰哪能让她如愿,两条胳膊铁箍一般的紧紧抱着她的腰肢,使她不能反抗,动作熟练的将其贝齿撬开,擒住那条小香舌大肆亲吻起来。

    “唔……”姬雪灵的身体犹如触电一般,瞬间瘫软下来,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能力。

    时间一长,姬雪灵开始不由自主的回应着,只是略显生涩,不过这对于姬杰来说是莫大的成功,如果说搂搂抱抱算是第一步的话,他现在终于成功的迈出了第二步。

    一直到姬雪灵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姬杰才停下来,看着怀里的可人儿,他心里满足极了。

    “杰哥哥你这个大坏蛋……”姬雪灵刚说了这么一句,再一次被姬杰吻住,既然已经调息好了呼吸,那就别闲着了,继续吧!

    接连几通长吻,姬雪灵成了小乖猫,在姬杰怀里连连娇喘。

    “大坏蛋,接下来咱们干什么?”姬雪灵问道。

    姬杰马上变成一幅很yd的样子,笑呵呵的说:“现在还早呢,难不成灵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我跟你一起上床睡觉吗?”

    “讨厌!”姬雪灵一边用粉拳捶打姬杰一边娇嗔道:“谁想跟你睡觉了?我问的不是这个,我的意思是咱们接下来怎么做,你都从王宫回来了,大婚的日子也订好了吧?”

    姬杰点点头,说:“聘礼的事情赵王让我跟郭开商量,只要王鼎到手,咱们马上就走!”

    “好!”

    ……

    晚上,姬杰和司马徽准时出现在相府,郭开笑呵呵的把他们迎进来,巨鹿候赵穆也被拉来作陪。

    也许是因为上次姬杰不为所动的原因,今天没有安排歌舞,这让司马徽失望不已,那天晚上和舞女大战三百回合的事情还记忆犹新呢。

    一通寒暄,郭开借故支开了赵穆和司马徽,留下姬杰一人议事,两人离开的时候,他朝着赵穆使了个眼色,带着一丝明显的暧昧。

    不用说,赵穆带着司马徽玩儿女人去了。

    姬杰更加觉得奇怪,为什么对名不见经传的司马徽这么重视呢,就算把他拉拢过去,有什么好处呢?

    姬杰不动声色的与郭开展开会谈,郭开的斤斤计较让他很是不爽,赵王的确不吝啬,可惜他把事情交给了一个无比吝啬的大臣来办。

    “既然两家已经结成了亲家,我觉得两国之间以前有什么不愉快,应该一笔勾销了吧?”姬杰笑着问道。

    “昭文君说的对,我同意!”这是从开始到现在,郭开第一次完全赞同姬杰的话,一改之前讨价还价的做法。

    “上次天子邀六国之兵共同伐秦,最终无果,赵国大军离开的时候顺便带走了一座王鼎,相国是不是该归还给天子啊?”姬杰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要求。

    之所以放到最后,姬杰怕的就是郭开一口回绝,刚一开始就要这东西多少有些不合适,毕竟这是在商谈聘礼之事。

    郭开的脸色马上变了,姬杰心道不妙,难道他真不愿意归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