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23 尔虞我诈(1)
    姬雪灵迷上了绝技瑶姬匕,原本只打算在中牟停留几天,这不都过了快半个月,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

    赵淩着急了,他一个边防营将军因为魏国人的原因,这才决定护送公主一行去往邯郸,没想刚到中牟就不往前走了,严格的说他踏出边防营的大门就已经是擅离职守,万一被他得罪过的嚣魏牟带领大军卷土重来,边防营没有主将坐镇,万一出了问题还真的吃罪不起。

    心里着急却又不好直接询问,只好来找姬杰。

    姬杰两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公主很喜欢这里的生活环境,想要多住些日子,我也跟他提过启程,可她没有做出明确的回应!”

    赵淩悻悻而归。

    姬雪灵在短兵器和暗器使用上有了很大的进步,正想叫来姬杰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却接到一个消息:相国郭开来了。

    郭开这个名字对于姬杰并不陌生,这位老兄在官场活动能力和办事手段上很有一套,而且贪财好色,最厉害的是他那张臭嘴,秦国两次花重金收买他,他都不辱使命。第一次是赵王想要重新启用老将廉颇,他说廉颇身体不好,吃顿饭就拉了三泡,屎多,致使廉颇不能重返战场;第二次便是数败秦军的大将李牧及其左右手司马尚,郭开进谗言给赵王,然后将其二人杀害,这直接导致了强大赵国的灭亡。

    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十足的馋臣,他过来干嘛?

    按理说,堂堂一个相国,不用对没落的不能再没落的大周公主这么热情,加上此人唯利是图的性格,姬杰不难想到他来这里是有目的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姬杰的一贯做事原则。

    郭开中等身材,衣着华丽,一张略长的方脸上留着八字胡,脸上带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干练,他已到中年,身为位极人臣的相国,把两代赵王玩于鼓掌之中,这说明他有着乎常人的手段。

    迎接郭开的是赵淩,他很自然的做起了介绍人“这位是本国的郭开郭相国,这位是送嫁将军大周昭文君姬杰,这位是副将司马徽。”

    “久仰昭文君贤名,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相国客气,相国的大名如雷贯耳,是我姬杰三生有幸才对!”

    二人寒暄几句,分主宾坐下,郭开开门见山的说:“前几天听闻大周送嫁队伍遭到魏国的攻击,本相着实替你们捏了一把汗,后得到你们安全到达中牟的消息,这才放下心来。我王和太子苦等半月无果,得知公主未曾离开这里,特派我前来接驾,不知昭文君和公主作何决定?”

    以相国的身份亲自来这里迎接,换成别人的话一定激动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姬杰见这样的人见的多了,不过还是装成一副很感动的样子,说:“我代表公主感谢相国亲自来迎接,至于启程的事情,我得跟公主商量一下!相国一路车马劳顿,是不是先休息休息再说呢?”

    姬杰的话说的滴水不漏,郭开原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一个乳臭味干的小子又怎么能是他的对手,至于那些跟昭文君贤名有关的传言,传言又有几句是真的呢?

    “呵呵,本相静候昭文君和公主的决定!”郭开表现的也很老道。

    找到正在争分夺秒练习暗器的姬雪灵,姬杰不由分说的将其拉到阴凉处,拿出手帕一边细心的擦去她额头上的香汗,一边说:“看来咱们不得不离开这里了,不然的话郭开肯定不会罢休。”

    “我不想走!”姬雪灵撒娇起来。

    “我也不想,这里好吃好喝好招待的,去了邯郸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呢!”姬杰苦笑着说:“可眼下的情况是不走不行了,这倒也没什么坏处,早完成任务咱们就能早一天离开赵国,不是吗?”

    “那咱们离开这里之后,是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厮守一生啊?”姬雪灵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

    看她一脸憧憬的样子,姬杰实在不想打破她的美梦,只得点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明天就起程!”姬雪灵说完这一句,从石凳上跳了起来,跑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练习暗器。

    姬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让他越来越觉得捉摸不透,有时候文静、有时候乖巧,有时候调皮、有时候蛮不讲理,难道女人都是这样的吗?

    得到同意离开这里的消息,郭开喜出望外,当面拜谢姬雪灵之后,便以主人的身份安排晚宴,宴请姬杰和司马徽,赵淩和城守赵穗作陪。

    歌舞升平,乐音袅袅,十几名身材相貌皆为上品的舞女穿着轻薄的长裙翩翩起舞,妙曼的身材在舞姿中展露无疑,郭开等人一个个面露色狼相,特别是司马徽,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贫穷的大周哪有这等享受。

    酒过三巡,郭开摆摆手,两个仆人抬上一个箱子放在姬杰面前,一人开锁一人打开箱盖,一锭锭的黄金出刺眼的光芒。

    姬杰愣了一下,郭开笑着说:“昭文君此行历经苦难,力保公主无恙,这是一点儿小小的酬劳,还请收下!”

    姬杰表现的还好,司马徽的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那箱黄金,比刚才看美女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保护公主的安全本是我大周将士的职责!”姬杰淡淡的说:“相国大人大可不必如此!”

    郭开不由的对姬杰另眼相看,同时瞄了一眼久久不肯把目光从黄金上移开的司马徽,笑着说:“昭文君果然名不虚传,视钱财如粪土,这可是赵王陛下赏赐你的,还请不要推辞!”

    赵王给的?开玩笑吧,赵王能知道我这样的无名小卒,姬杰很清楚这是他的借口,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再推辞确实不太好,管你谁给的呢,我只只当是赵王给的!

    我拿的是赵王的好处,所以不用看你郭开的脸色办事,姬杰是这么想的。

    两个仆人合上箱盖时候,司马徽很配合的咽下一大口口水,这让姬杰觉得很丢人,这家伙还真是没见过世面,不就是一箱黄金而已,至于这样?

    一边欣赏歌舞一边饮酒聊天,几人都出现了醉意,郭开很大方的说:“今天高兴,看的出来各位都很喜欢我带来的歌妓,这样吧,喜欢哪一个就带回自己的房间,只要不出人命怎么玩儿都行!”

    司马徽第一个扑上去,抱住一名姿色俱佳的美女就往外走,接着是城守赵穗,赵淩的脸色虽有不屑的表情,但也挑了一名,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偏将,自知得罪不起位高权重的郭开,不挑人的话等于驳了郭开的面子。

    被选中的歌妓略作挣扎然后半推半就,看得出来她们经常陪客人过夜,事实正是如此,她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郭开亲自挑选,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床上功夫了得,很会讨人欢心。

    当然,这些歌妓更擅长在床上刺探情报,将男人伺候的服服帖帖之后,便开始不动声色的套话,很少有人能在她们的温柔攻势之下还能坚守原则。

    姬杰不为所动,他是个有原则性很强的人,就算这些歌妓一起上,也休想从他嘴里获取一个字,但逢场作戏的事情就是不愿意做。

    而且还有个姬雪灵在呢,他要是敢带歌妓过夜的话,那边一定打翻醋坛子,那丫头变得太快,说不定一生气直接甩手不干了,他一个人怎么夺回王鼎?

    “怎么,没有昭文君满意的人吗?”郭开笑着问道。

    “她们都很漂亮,但我是有重任在肩的,完成任务之前不能近女色!”姬杰做出了自己的解释。

    郭开脸上堆满了敬佩的表情,竖起大拇指说:“昭文君总是让人刮目相看,在下佩服之至!既然如此,你们都下去吧,我们二人好好聊聊!”

    歌妓乐手们同时停下,一起退了出去,偌大的厅堂只剩下姬杰和郭开二人。

    郭开来这里不是赵王的意思,而是他自己提出的,因为前两天有人送给他两箱黄金外加两箱珠宝,当然比他送给姬杰的这个箱子要大得多,贿赂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吃了大亏的魏国大将军嚣魏牟。

    嚣魏牟是个瑕疵必报的人,回到大营后越想越生气,越想越觉得应该把姬杰置于死地,包括姬雪灵、司马徽这些人都不能活在世上,只有他们死了,才算出了这口恶气。

    所以他派人带重金去找郭开,请他帮忙。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郭开收了钱,自然要给人家办事,就找了个借口揽下迎接公主这趟差事,好借机行事。他本想在回去的路上设伏,造成强盗杀人抢劫的假象,而他呢,随便在自己身上弄出点儿伤,谎称艰难的杀出重围,绝对找不出破绽。

    可当他见到姬杰,就感觉到这种简单的把戏不行,正一筹莫展的时候,司马徽的出现让他马上产生了另外一种方案。

    他要做的,就是收买姬杰,能收买最好,不能收买那就稳住他,方案才能顺利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