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20 大战魏武卒(2)
    魏军停在高地下方,李亮指着站在上面的姬杰跟嚣魏牟说了两句,然后拍马上来说:“昭文君阁下,大将军请您下去面谈!”

    姬杰看了一眼下面的嚣魏牟,此人四方大脸,而且一连的络腮胡子,身材甚是壮硕,手里提着一柄熟铜金瓜锤,这锤至少有几十斤重,说明他是个力气很大的人。.

    与之相比,前几天被抓住的吴仪致只能算是个靠裙带关系往上爬的小人物,没有一点儿真本事,眼前的嚣魏牟则不同,身上散出一种常人没有的气质,不愧为魏国大将军,果然不同凡响。

    “呵呵,还是请你家将军上来吧!”姬杰装作欣赏风景的样子说:“上面视野开阔,比较适合我和大将军,军人的心胸都比较开阔嘛!”

    你嚣魏牟要是敢只身上来,我姬杰自然以礼相待,要是不敢上来说明你心中有鬼。

    嚣魏牟当然不会上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让后面的五百轻骑兵寸步不离的跟着,好在姬杰及时的控制了高地,占据了地利优势。

    李亮原路返回,嚣魏牟的脸上没有表情,他派李亮传话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测试一下冲上高地需要的时间,好做出下一部署。

    李亮回来之后,回禀说:“看似不太陡的一个坡,可想要冲上去却不简单!而且正面宽度太小,不利于大队骑兵同时行动。姬杰的排兵布阵很有一套,步兵、弓箭手和轻骑兵相互配合,咱们要是贸然往上冲的话,会吃大亏的,还请大将军示下!”

    嚣魏牟也看出了这一点,沉声道:“确实不能直接往上冲!你去跟司马徽说,让他带着人上高地!”

    “让他的人上去?”李亮不明白的问道:“他不是说过自己不是姬杰的对手,而且还说除了情报之外不会在其他方面帮助咱们,他上去有用吗?”

    嚣魏牟阴险一笑,说:“我只是让他上去,并没有让他和姬杰动手!等他的人上到一半的时候,你马上带着这五百魏武卒一拥而上,将公主和姬杰抓住!”

    李亮恍然大悟,原来是让司马徽去做挡箭牌,他们跟在后面往上冲,姬杰一定不敢下令放箭,因为那样会有极大的误伤可能。

    司马徽是个聪明人,他能想到嚣魏牟打什么主意,可不照做又不行,万一惹恼了这位魏国大将军,人家一声令下他这一百多号人全得死在这里,魏武卒可是魏国精兵中的精兵,而这些又是从魏武卒中挑选出来的精英,战斗力自然不是皇宫卫队能比的。

    只好硬着头皮走向高地,司马徽做梦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展到这步田地,自己好心好意派人送情报给嚣魏牟,到最后却成了人家的挡箭牌。

    刚刚接近这里,姬杰就冷冷的向他喊道:“司马徽,你竟然擅离职守,马上回到你的位置,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阵型最前面的弩手纷纷举起强弩,瞄准了司马徽和他的手下。

    “昭文君,你就让我和兄弟们上去吧!”司马徽用哀求的语气说:“咱们可都是大周的臣民,难道你忍心看着们走投无路吗?”

    “你自找的!”姬杰根本不为所动,说:“勾结吴仪致的时候你有想过自己是大周的臣民吗,派人给嚣魏牟偷偷送信的时候你有想过吗?弓箭手准备,谁敢上前一步立即射杀之!”

    “遵命!”一干弓箭手同时大喊,司马和与其手下同时哆嗦一下。

    司马徽回头苦笑着说:“大将军,你能想到的姬杰也想到了,既然这样我是不是可以退下了?”

    嚣魏牟摆摆手,司马徽如临大赦,赶紧带着一帮手下退出此地,待在远远的地方看热闹。姬杰本没有奢求司马徽会助他一臂之力,只要他不主动制造麻烦就已经很难得了。

    “嚣大将军,我姬杰自认为跟你没有什么交情!”姬杰笑着说:“所以没有想到大将军竟会如此热情前来相送,在下心领了,你们回去吧,我们也要赶路了!”

    “姬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嚣魏牟喊道:“你抓了我的妻弟吴仪致,还占了驼龙关,只要你同意放人和交还关隘,我可以既往不咎,当什么事儿也没生过!否则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开玩笑,老子好不容易夺来的关隘说交还就交还啊,再者说了,你的话我凭什么相信!

    “愿领教魏武卒的本领!”姬杰一步也不肯让。

    嚣魏牟真的被惹火了,他把手中的金瓜锤一挥,大吼一声:“魏武卒听令,全力冲击,斩下姬杰头颅者赏金十锭、良田百亩,并且加官一级!”

    魏武卒们嗷嗷大叫,挥舞着手里的兵器,朝着高地冲来。

    “放箭!”姬杰一声令下,三十张强弩的弓弦同时出响声,三十支弩箭快飞向目标,开始无情的收割敌人的生命。

    三轮箭雨之后,跑在最前面的魏武卒已登上高地,朝着重甲步兵冲来,弓箭手们们转为自由射击,继续消耗敌人的有生力量。

    “重甲步兵听令,出枪!”姬杰一声令下,四十名步兵从地上捡起之前组装好的长矛,其实也就是在原来的长矛枪尾进行一些改造,使之能够固定在另一根木杆之上,这么一来,本来只有三米多长的矛变成了七米多,他们并不需要抬起长矛刺杀敌人,而是将尾部放在地上,双手紧紧握住木杆,等着敌人自己送上门儿。

    矛头闪着寒光,急而来的骑士们还没来及做出反应,身体就已经被刺穿,顿时惨叫声、马嘶声此起彼伏,不少长矛同时贯穿几名骑士的身体,成了名副其实的串糖葫芦。

    前面攻击受阻,后面的骑兵不能接近,却要受到无休止的弩箭攻击,几乎每一秒钟都有人中箭落马。

    嚣魏牟也被重甲步兵手里的过两丈还要多的长矛吓住了,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步兵武器,否则的话也不会命令手下们不计伤亡的直接冲过去,在他看来,步兵永远挡不住骑兵的脚步,骑兵能顺利的将其撕开一个口子,然后融入无人之境。

    早在训练昭城卫队之初,姬杰就已经做好了训练出一支长枪步兵的打算,专门用于对付敌人的骑兵冲击,当年亚历山大大帝就是靠着这样的步兵方阵大破波斯骑兵的,给了他很大的启。

    姬雪灵从马车上跳下来,接过一个侍女递过来的长弓,也加入到战斗中来,第一支箭就准确的射死一名敌人。

    仅仅是一袋烟的功夫,嚣魏牟就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他来不及思考更好的破敌之策,喊道:“李亮,带巨斧骑士往上冲,让其他人让开一条路!”

    巨斧骑士,每人手持一把长柄的开山巨斧,作为大将军的卫队成员,他们的主要任务不是保护大将军的安全,而是对那些违抗军令者施以惩戒,比如砍头、剁手、钺足等等,一般被称为刀斧手。

    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些跟着大将军的刀斧手自然不能再叫这么庸俗的名字,就改成了巨斧骑士。

    嚣魏牟想借助巨斧骑士手里沉重的开山大斧劈出一条血路,只要能撕开一个口子,哪怕是再小的口子,姬杰摆在后面的弓箭手和轻骑兵都不是对手,特别是弓箭手,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姬杰见一个小队从进攻人员让出的一条路冲了上来,马上下令:“弓箭手听令,朝着那队持斧的骑兵放箭,不能让他们冲过来!”

    巨斧骑士的盔甲跟其他人也有所不同,不少人中箭之后并未伤及要害,姬杰见状亲自拿起强弓,朝着那些人连连射出羽箭,准确度极高,而且中箭部位多是面门和咽喉,这些地方都是要害之处,而且没有盔甲的保护,中箭者立毙。

    李亮冲在最前面,一斧斩断三根长矛,步兵方阵马上产生一个缺口,他挥动斧子接连斩断六七根长矛,形式开始生变化。

    姬杰从箭壶中摸出两支羽箭,朝着李亮射去。

    李亮用斧面挡住一支,另一支射在他的左胸,另有两支弩箭射穿了他的右臂,开山斧脱手而飞,他用左手拔出长剑斩下一名步兵的头颅,不顾一身伤痕带着为数不多的巨斧骑士杀进缺口中来。

    “妈的,这不起眼儿的家伙这么能打!”姬杰再次朝着李亮射出两支箭,一支射在咽喉,一支射在左臂。

    嚣魏牟本以为李亮能杀出一条血路,没想到刚有起色就被姬杰射死,他一晃手中金瓜锤,大吼一声“姬杰小儿纳命来!”带着十几个贴身是为冲过来。

    步兵的伤亡越来越大,很快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不过他们给敌人带来的是数倍于我的伤亡,五百魏武卒转眼间剩下不到三百,其中大部分是被冷箭射死的。

    重甲步兵快顶不住了,姬杰忧心忡忡,照这样的度下去,这二十人也保不住!

    主要是嚣魏牟带人亲自冲了上来,敌方士气大振,一旦步兵消耗殆尽,除去这段时间消耗掉的魏武卒,姬杰手里剩下的五十个轻骑兵能不能顶住四倍与我的敌人,还真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