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19 大战魏武卒(1)
    休整一天,第三天姬杰才带领着车队通过内关进入魏国境内,直到出前一刻,他才下令打开外关大门,放司马徽他们进来,这些人在关外的草地上整整待了一天两夜!

    到现在为止,魏王还不知道驼龙关已经易手,姬杰交代姬建看好地牢里的那些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放他们出去,这件事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毕竟大队人马要从人家的地盘上穿过去,一旦被他们获悉这个消息,难保不派出大军进行拦截,到时候就只能投鼠忌器的把抢来的东西再还给人家。.

    而且,他派人紧盯司马徽及其手下,免得他故意走漏风声,招致无妄之灾。

    一出内关,姬杰就下令全前进,刺客小队和重甲步兵小队的成员也都骑上了骏马,这当然要感谢原守将吴仪致,他在关内存放了几百匹品相属上等的好马。

    照这样的行进度,三四天的时间就能到达赵国边境。

    第一夜,刺客小队抓回一名想要潜逃的皇宫卫队队员,第二夜抓住了三名,他们分别逃往不同的方向,唯一的相同点是身上都带着一封密函,详细的陈述了姬杰占领驼龙关和关押原守军这件事。

    第三天,姬杰叫来司马徽,将四封信摔在了他的面前,厉声问道:“司马将军,我觉得你有必要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儿!”

    司马徽装作一副很奇怪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拿起四封信看了一遍,吃惊的说:“怎么会这样,咱们的队伍里有魏国奸细吗?”

    “呵呵,难道司马将军没有现你的队员少了几名吗?”姬杰冷笑着说:“你每天早上是怎么点名的,昨天少了一个,今天少了三个,你说说吧!”

    “确实少了几个人!”司马徽回答说:“此行路途遥远,而且一开始您昭文君就跟魏国结下了梁子,接下来会生什么样的凶险谁也不知道,所以出现逃兵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都是魏国的奸细,这件事实在是太可怕了,他们的人竟然渗透进了皇宫卫队,回去之后我一定要好好排查,保证宫廷卫队的纯净性!”

    姬杰早就想到司马徽会这么说,因为四封信虽然内容一样,但字迹明显不是出自一人之手,既然他能想到这一点,那就证明了这四封信是找人代写的,所以说来说去也安不到他的头上,顶多算个治下不严之过。

    自打出了驼龙关之后,司马徽的腰杆儿硬了不少,因为昭城卫队的大部分成员随姬建留了下来,随姬杰一起出来的只有一百二十人,比他的一百六十个还少四十个呢。

    “司马将军真是好手段啊!”姬杰冷笑着说:“也许在你看来逃兵根本不算什么,可在我看来这是很严重的事情,我警告你,只要你的部下再出现一个逃兵,我马上解除你副将军的职位,既然你做不好,那就得挪挪窝儿!”

    司马徽一脸不屑的表情,心道没了我看你怎么统领我那一百多号兄弟,他们也许不是皇宫卫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人,可他们却全是只对我一个人尽忠的人,这是经得起考验的,就像你的昭城卫队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一样。

    姬杰的目的是敲山震虎,警告他不要做得太过分,只要能起到这样的效果就算是成功了,最起码他以后做事不会那么嚣张。姬杰不求其他,只求安安全全的从魏国境内走出去,至于返回之时怎么办,到时候再说!

    探马回报,此刻距离大魏国国境线只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姬杰不由的长出一口气,明天日落之前一定能走出去,那时候魏王的士兵就算是插上翅膀也追不上了。

    但他心里隐隐带着一丝不安,因为刚才司马徽从他这里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带着些许不可捉摸的味道,按理说他的阴谋被揭穿了,怎么还表现的那么镇定呢?

    就算他司马徽有着很深的城府,也不至于镇定到如此的地步吧,好像早就算准了会生这事儿!

    车厢中,姬雪灵小鸟依人的靠在姬杰的怀里,柔声问道:“你在想什么呢,都了半天的呆了!”

    姬杰淡淡一笑,说:“太平静了,静的让人感到有些慌!”

    “你这人,怎么疑神疑鬼的!”姬雪灵笑着说:“平静还不好吗?难不成你觉得魏国大军把咱们团团围住才算正常吗?别想那么多,很快就到赵国了!”

    希望如此吧,姬杰不由的紧紧抱住姬雪灵的身体。

    第二天点名的时候,司马徽的部下一个没少。

    说实话姬杰还真想找个借口惩治一下这个眼高于顶的家伙,一直到下午,车队的行进都很顺利,越过前面的一座山就是两国交界处。

    “前面的人等一等!”车队后面传来一声高喊,姬杰第一时间回过头,一路走来不知过了多少关卡,都没有受到阻拦,现在会是什么人呢?

    只见一名铁甲骑士策马而来,姬杰拨转马头迎了上去,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出错,好不容易走到这里,决不能前功尽弃。

    “你们可是大周去往赵国的送嫁大队?”骑士问道。

    姬杰点点头,说:“你是什么人?”

    “在下是魏国大将军嚣魏牟的军前校官李亮!”来人自我介绍说:“大将军素问昭文君英名,早就想与之一见,本已做好迎接的准备,却没想你们加快了途径魏国的度,大将军实在是不想错过良机,亲率贴身卫队追赶而来,现距离此地不到十里,还请昭文君等一下!”

    “噢,有这样的事情?”姬杰皱起了眉头,不管是之前的他还是现在的他,跟这位魏国大将军嚣魏牟都没有丝毫交情,他不由的问道:“大将军带了多少人马过来?”

    “贴身轻骑侍卫五百人!”李亮笑着回答说:“我们于昨天傍晚启程,总算是赶在你们走出大魏国境之前赶了上来,不然的话大将军一定会后悔的!”

    五百人!而且是大将军的贴身轻骑侍卫,战斗力一定不低,虽说姬杰手里也有将近三百人,可其中的一大半根本不听他的号令。

    来者不善啊,姬杰不至于傻到听信李亮之言的程度,这位大将军嚣魏牟可是吴仪致的姐夫,要是换做别人还好,偏偏就是吴仪致的姐夫,事情那又这么巧,刚抓了人家的小舅子又夺了关隘,人家还会对你以礼相待吗?

    不到十里的距离,对于轻骑兵来说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姬杰心中焦虑,不过脸上没有显露出来,笑着说:“我就是昭文君姬杰,你回去报告嚣大将军,我等他!”

    “原来您就是昭文君阁下,在下有礼了!”李亮在马上简单的施了个礼,说:“我马上回禀,请昭文君暂候!”

    说完,李亮离开,姬杰马上回到本阵,吩咐说:“大家抓紧时间往山里去,占据有利态势!”

    只要进了山,嚣魏牟的轻骑兵就不能挥出在平地上的冲击力,作为防守的一方,姬杰这边兵力少的不利态势也会得到相应的缓解。

    “昭文君,生什么事了?”姬雪灵问道。

    姬杰没有多做解释,捡重要的说:“追兵已至,公主小心照顾好自己!”

    走在前面的司马徽并不太配合姬杰的命令,一帮人仍然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进山的路本不宽,他们不着急后面的人当然也走不快。

    这个司马徽,现在终于知道抓了他的人他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着急了,看样子前天晚上他派出去的是四名信使,其中三人故意暴露目标吸引注意力,第四个趁乱从容的逃了出去。

    姬杰拍马追上来,命令道:“司马徽让路,你的前队变后队构筑第一道防线,若是双方开战你务必守住自己的防线,否则的话严惩不贷!”

    “知道了,将军阁下!”司马徽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带着手下让开道路。

    姬杰根本没在他身上抱有任何幻想,他只要能做到不帮倒忙就行了,不管怎么说司马徽家族世受皇恩,出卖情报的事儿敢做,但总不至于在关键的时候倒戈相向吧!

    刚刚攀上山口的一处高地,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排兵布阵,姬杰就看见来的路上烟尘滚滚,一队装备精良的轻骑兵快赶来。

    “重甲步兵下马,与弓箭手一起构筑环形防线!”姬杰一声令下,两个小组快完成了部署,重甲步兵在前,弓箭手次之,然后是轻骑兵方阵,最后是姬雪灵乘坐的马车。

    魏国骑兵已到眼前,司马徽的第一道防线根本就没有开始构筑,只见一将带着手下快从其间穿过,直奔高地而来。

    司马徽啊司马徽,之前你和驼龙岭守将勾结,再加上后来出卖报这些我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你可千万别再做对不起大周的事情,否则的话我让你死无全尸!

    姬杰咬着牙看了一眼一副吊儿郎当的他,恨不得一口将其咬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