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12 太子的挑衅
    “哈哈哈,昭文君果然在这里练兵!”姬嘉看到姬杰的时候,笑着下马,走过来说:“老早就听说我大周新赐封的将军在很努力的训练部下,我还以为只是传闻呢,没想到是真的!”

    姬嘉的话语间充满了敌意,他看了一眼竖在雪地里的奇怪玩意儿,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心想这哪里是在练兵,明明是在游戏,搞那么多奇怪的东西有用吗?

    “不知道太子殿下驾到,有失远迎!”姬杰面无表情,该有的礼节自然不能少,施礼道:“太子长途跋涉到次此处,有何指教?”

    太子抬头看着天,慢慢悠悠的说:“本宫闲来无事,想打猎,想来想去也就你这个地方适宜冬季狩猎,这就过来了,昭文君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呵呵,虽说这里是我的封地,可也是大周的国土,您贵为太子,也就是大周未来的天子,有何不可呢!”姬杰觉得事情不可能怎么简单,真是想狩猎的话王城周围有的是地方,何必跑这么远。.

    跟着太子一起过来的是宫廷侍卫队长司马徽,此人仗着太子的宠信很是不可一世,对朝中臣子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天子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敢怒不敢言。

    司马徽根本没有从马背上下来,而是低头俯视着姬杰,语气轻佻的说:“太子啊,到了这里我忽然现打猎有什么意思,不如咱们看看昭文君是怎么训练士兵的,这比较有意思!”

    姬建眉头紧皱,恨不得一拳把他打下来,你再牛也只不过是个宫廷卫队长,不管是爵位还是封号都在昭文君之下,有什么资格坐在马背上说话。

    “看我们训练有什么意思,不如大家拉开架势比比!”姬建握着拳头说:“不知司马大人敢不敢带着宫廷侍卫与我一战呢?”

    “呦,这不是司库大人吗?”司马徽一副刚看到姬建的样子,装腔作势道:“听说司库大人自甘堕落,跟着昭文君混日子,原来这不是传闻是真的!”

    “你……”姬建气呼呼的说:“随你怎么说,总好过在草包比人多的王城里做个库管要好的多!”

    “你说谁草包!”

    “我没说你是,你着什么急,难不成说到你的痛处了?”

    两人开始吵架,太子姬嘉根本没有阻拦司马徽的意思,姬杰能想得到,司马徽这么做一定是经过了他的授意,否则的话怎么会这般放肆,既然是这样,他当然也不去阻止姬建。

    大家心知肚明,又何必言明呢。

    “既然两位都有此意,何不相互比较一番呢?”太子很“大度”的充当起了和事佬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就是幕后主使。

    姬杰笑着说:“臣下遵命!姬建你就别跟草包逞口舌之勇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二人吵得面红耳赤,既然两边的主子都下令了,那就照办吧。

    这个时代的比试讲究相互挑战,也就是一方挑战另一方,至于挑战项目嘛,怎么都行,只要你能做到被挑战的人做不到,就算赢。

    双方约定五局三胜,每个人只能应战一次,来者是客,客优先,所以第一局比什么司马徽说了算。

    司马徽的一个手下上前一步,大声说:“我要挑战昭文君手下的马术,雪地跑马,前面山谷的一个大树,谁先到谁就赢!”

    马术是姬杰这边的弱项,因为天越来越冷,所以他一直没有把骑术提上日程,这是安排在开春之后的科目,就算是已经开始此项训练,他们也不可能是整天骑在马背上炫耀的宫廷卫队的对手。

    姬建想要应战,被姬杰拦住,说:“你是压轴的人,第一战输就输吧,没什么关系!”

    姬建悻悻的朝着地上剁了两脚,派一名骑过马的队员与之比赛,结果是一点儿悬念都没有,人家稳稳当当跑到终点的时候,这边还有一半的路程呢。

    司马徽一帮人大呼小叫着庆祝胜利,嘲笑姬杰的人无能。

    才赢了一局而已,高兴个鸟啊,姬杰一点儿都没有放在心上,反观姬建等人一脸的晦气。

    “没关系,后面还有机会!”姬杰笑着说。

    第二项比跨越障碍,十二个一米多高的障碍物一字摆开,每两个障碍间隔两丈远,姬建随便派了个人上去,轻松获胜,而对方的人却因脚下不稳一头撞在第四个障碍物上面,顿时头破血流。

    这次换成姬建等人大肆欢呼,姬嘉的脸色很难看,受伤那人回来之后,被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人家怎么跑的那么好那么轻松,你怎么那么笨蛋?他见姬杰的人轻松完成,以为跨越障碍很容易,岂不知换成他自己恐怕会输的更惨。

    第三场比是射箭,皇宫卫队以微弱的优势赢得胜利,姬杰依然没有责骂输掉比赛的队员,继续鼓励他们。

    第四局比耐力,跳进冰河看谁坚持的时间长,姬建派出的是个耐力最强的士兵,只见那人快脱去外衣,直接跳进刺骨的河水中,司马徽的人也跟着蹦了进去。

    可一下河才知道那里面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没多大功夫那人就嘴唇紫,四肢被冻的没了知觉,最后被同伴拉上来的时候身体已经僵硬。

    第四局赢了,姬建等人高声欢呼。

    太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原本是想过来好好的羞辱一下姬杰和姬建他们,却没想到四场下来打了个平手,他带来的可是号称大周战斗力最强的皇宫卫队,就剩最后一场了,赢了也是惨胜,一点儿都不露脸!

    可是,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输,输了才没脸见人呢,姬嘉黑着脸跟司马徽说:“下一场你上,不管他们谁出战,够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司马徽阴笑一下,小声说:“属下明白!”

    “谁敢跟我比试武功?”司马徽高声喊道,唯一让他有所忌惮的人是姬杰,可姬杰作为主人,又怎么会亲身应战呢,一定是姬建出战,他心里早就盘算好了。

    “我来!”姬建亮出了兵器。

    司马徽一年前曾与之交手,六十招后险胜姬建,这一年来他勤加练习,应该能轻松拿下姬建。殊不知姬建这几个月也没闲着,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

    “呵呵,司库大人,别说我欺负你,我下马跟你打!”司马徽翻身下马,他使用的兵器是两根铜鞭,左手那根重十二斤,右手那根重十五斤,普通的头盔一鞭砸下马上就变形!

    两人摆开架势,互道一声看招,便乒乒乓乓的打了起来,两把长剑对两根铜鞭,一开始的二十招两人打了个旗鼓相当,司马徽招招狠毒,姬建则针锋相对,一步也不肯后退。

    五十招一过,司马徽的力气明显打了折扣,这是他一开始就猛攻猛打造成的结果,按照他一开始的想法,在这样的强攻之下,姬建一定撑不了五十招。

    谁想姬建越战越勇,手里两把长剑非但力道不减,度反而更快了,这让他有些想不明白,一个人的力气可以在短时间得到如此大的进步吗?上一次到这儿的时候,他明显后续力量不足,才招致败北的。

    姬建冷冷一笑,小声道:“司马徽,你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等着挨打吧!”

    司马徽顿时火冒三丈,虽说他这个卫队长的职位在很大原因是因为受到太子宠信得到的,可他不是吃干饭的,真本事还是有的,要是败在一个看管仓库之人手里,以后还怎么混?

    “别逞口舌之勇,你还没赢呢!”司马徽深吸一口气,双鞭挥舞的度有所改观。

    旁观者情,姬杰深知司马徽是强行聚集内力进行反攻,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姬建赢定了。

    “当啷……”

    姬建左手长剑重重的磕在司马徽的铜鞭上,这根鞭应声而飞,他赶紧抡起第二根朝着姬建的脑袋砸过来,却没想到这一根也被磕飞了出去。

    姬建抬脚大力的踹像司马徽的胸口,这一脚的力道很大,踹的他后退好几步坐在地上,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射而出,洒在雪地上是那么的鲜艳。

    姬建收起长剑,挖苦道;“我逞口舌之勇了吗?”

    “噗……”司马徽再吐一口血,这次完全是被气的。

    姬杰拍着手,笑着说:“姬建打的很好!可你怎么就不知道轻重呢,看把司马大人打的,司马大人,你可是大人物,不至于被一脚踢成重伤吧,我想一定不会,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司马大人的身体不可能这么孱弱!”

    姬嘉本想火,斥责姬建不知轻重,然后责罚他一番,可姬杰说了这么一通之后,想要治罪姬建,还真不太容易!

    司马徽心里这个恨啊,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成功,几个手下赶紧跑过来将他搀起,姬嘉的脸上布满了黑线,强忍着说:“昭文君的手下果然不同凡响,本太子折服!”

    “哎呀,太子这么说的话,我怎么好意思呢!”姬杰阴阳怪气的说:“不知太子是否还有雅兴狩猎,本君愿意陪着您好好玩玩儿!”

    “改日吧,我们要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