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10 封地抗敌(4)
    待刺鼻气味散尽,卫队成员开始打扫战场,他们无不眼眶微肿眼球中布满血丝,动反攻的时候,空气中的花椒粉含量还是相当严重的。  .

    此役共斩八十余人,包括匪蔡能在内,他带来的几十人几乎没有活下来的,逃走的多是跟在后面的强盗。

    得战马七十余匹,兵器、盔甲不计其数,最让姬杰高兴的是那三十几只强弩,这可是大魏国正规军才能配备的强弩,射成过三百米,而且精准程度很高。

    现在终于明白抗战时期的红军为什么每次打完仗都那么高兴,不光有战胜的喜悦,更重要的是缴获的大批物资,经此一役,昭城卫队鸟枪换炮了。

    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斩获一颗人头者,加爵一级,并免除三年税赋,斩三颗人头者,进爵两级,终身免除税赋。大摆筵席,庆功。

    今晚的昭城热闹非凡。

    所有人都沉寂在胜利的喜悦中,除了前两天挨鞭子的黑奎,他的那些手下现在的爵位全都比他高,最没出息的高出他一级,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越想越生气,黑奎站起身来,朝着强盗们逃走的方向走去。

    树林中,黑奎找到了正要拔营而去的顾锋和蔡和,向他们说明了昭城现在的情况。

    二人仔细的看了黑奎身上的伤痕,确认无疑之后,顾锋把蔡和叫到一旁,二人商议去留问题。

    蔡和主张动偷袭,姬杰经历的两次大胜,紧绷的神经已经完全放松,决计想不到自己会被偷袭;顾锋持不同意见,他觉得就算是要打,也得完完全全的摸清楚情况之后再打,吃了两次那么大的亏,不小心一些怎么能行,最好是马上离开这里,从长计议为好。

    “姓顾的,为了给你出头,我大哥赔上了一条命,还有几十个兄弟的命,难道你就这么的无动于衷吗?”蔡和火了,指着顾锋的鼻子说:“这么好的报仇机会,你却畏畏尾!”

    顾锋心里有苦说不出,又不是我要求你们兄弟二人帮忙的,是你们自己主动的,再说了,要是没好处你们能来这里吗,现在倒好了全怪在我的头上。

    “好吧好吧,我同意还不行!”顾锋只得点头,蔡和的脸色好了许多。

    在黑奎的带领之下,一众强盗绕道昭城的后方,在前面吃了两次大亏,实在是没信心第三次从那里进去,为安全起见,顾锋先派出一小队人马前往查探,若真是防御松懈,就立即进攻,他带着大队人马跟着往里冲。

    十二个贼头贼脑的家伙嘴咬利刃,在黑奎的带领下悄悄的潜入昭城。

    小虎和父亲也在庆祝人群中,他憋不住去往无人之处撒尿,刚提起裤子就听见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机警的躲在一座茅屋后面,等着一看究竟。

    “他们就在粮仓前面的空地上大吃大喝,不少人都喝醉了呢!”黑奎指着正前方说:“距离这里只有不到百丈!”

    “哈哈,太好了!”为一人阴笑着说:“这次一定杀他们个措手不及,黑奎你马上回去通知老大,告诉他可以开始了,咱们一起动手!”

    小虎吃了一惊,赶紧跑回去报信。

    可回来之后,一连跟几个人说,他们都不相信,以为这孩子调皮撒谎呢,小虎急的都快哭了,只好去找姬杰。

    姬杰听完,二话没说抄起家伙直奔强盗出现的地方,姬建下意识的拔出长剑也跟了上来,众人见状,醉意一下子清醒不少,纷纷开始找自己的武器。

    姬杰在半路上遇见正往前摸的那十几人,也不打话直接一矛刺过去,将走在最前面那人刺了个透心凉,没等他们做出反应,姬建大叫着跃进人群,两把青铜剑砍瓜削菜般得往他们身上招呼。

    不远处的顾锋以为派去的手下提前动手,心道这帮小子真够心急的,一挥手中长戈,带着剩余的人拍马冲来。

    十几个人很快被姬杰、姬建和后面赶来的卫队成员斩杀殆尽,此时马蹄声越来越近,姬杰沉声道:“大家赶紧分散开来,千万不要聚堆儿,与之展开巷战,注意隐蔽自己!”

    强盗们冲进昭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放火,白天的一役他们主要吃亏在地形不熟、和防不胜防的杀招,烧房子是最佳选择,藏在里面的人将无所遁形。

    不过,冷箭的威力并未受到大的影响,只一会儿功夫就有十几个强盗翻身落马。

    要不是身边有个红着眼儿的蔡和,顾锋肯定又打退堂鼓了,刚冲进来他就觉得不对劲儿,按理说先前派出那十几人应该把这里搅的一团糟才对,可这里还是那么的井井有条,而且反击也那么的从容。

    “姬杰,纳命来!”蔡和眼尖,看见了站在几座房子后面指挥战斗的姬杰,想也不想的两腿猛夹马腹,胯下战马离弦而去,越过一个火堆,他挥舞着双斧杀将过来。

    “放箭!”姬建大喊一声,几只强弩同时射出,蔡和身体一偏躲过三支弩箭,右手一挥击落两支,度丝毫没有减慢,继续冲来。

    姬杰举起手里的长矛猛的向前跨出一步,把长矛当标枪扔了出去,此时与蔡和的距离不过十几米远,蔡和成功的躲过刚才的弩箭,恰巧调整好身形无法再一次做出躲避动作,当他看见激射而来的长矛时已经晚了,下一秒,长矛贯穿了他的左胸甲和身体。

    “姬杰,你……”蔡和的话未能完全说出,就一头栽了下来。

    姬杰接过姬建递来的一把长剑,喊道:“保家卫国,给我杀!”

    不光是卫队成员,农人们也拿着镰刀锄头和抢来的武器加入进来,强盗们被团团围住,几乎每一秒钟都有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归天而去。

    但是,农人毕竟不是士兵,战斗力太弱,死伤度直线上升,看见这种情况,姬杰马上命令卫队上前农人退后,这样的死伤毫无意义。

    顾锋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剩下他和黑奎二人,此时的景象真是插上翅膀也难逃。

    姬杰拦住就要冲上去将其二人剁成肉泥的众人,说:“顾锋,前几天我绕你一条性命,你不思回报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带人来袭扰我昭城,你良心何在?

    顾锋苦笑一下,说:“事已至此,说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顾锋四次败在昭文君手里,心服口服啊!”

    说完,顾锋扔掉了兵器,主动下马。

    “你还算是条汉子,自己了断吧!”姬杰冷冷的说。

    黑奎赶紧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嘴里不停的说:“饶了我吧,我是鬼迷心窍,求昭文君饶了我吧!”

    “你的帐一会儿再算!”姬杰冷喝道:“身为昭城一员,竟然与强盗勾结,还给他们带路,把你碎尸万段都不解恨!知道三年前为什么我做出解散卫队的决定吗,就是因为有你这种骨子里想要成为一霸之人的存在,昭城岂容你。”

    顾锋低头看了一眼瘫倒在地上的黑奎,抬头看看蔡和的尸,出一声无奈的苦笑,拔出随身短剑刺进自己的左胸。

    顾锋死了,姬建指着被吓的尿了裤子的黑奎问道:“他怎么处理?”

    “碎尸万段!”

    说完这四个字,姬杰转身走向昭文君府,愤怒的人们冲上去,挥舞着利刃一直把黑奎砍成肉泥才肯罢手。

    不一会儿,姬建报来了伤亡数据,此战损失卫队士兵二十七人,重伤十九人、轻伤三十余人,农人战死四十八人,重伤三十余人、轻伤七十余人。

    共斩获强盗级六十三人,敌我死亡对比几乎是一比一,这还不算己方重伤的六十余人和轻伤的百余人,惨胜啊!特别是刚刚组建起来的卫队,战死三分之一,重伤四分之一,剩下的个个带伤,包括队长姬建在内。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此次全歼了黑箭帮,解除了对昭城的威胁。

    “胳膊上的伤怎么样了?”姬杰关切的问道。

    姬建抬起缠着绷带的左臂,笑着说:“皮肉伤而已,几天就好!昭文君啊,我这个队长几乎成了光杆司令,轻重伤员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养好伤,多数重伤员都已残疾,就算是痊愈也无法再战!”

    姬杰痛心不已,说:“死者,给予家人最高规格的抚恤金;伤者,给他们用最好的药,养伤期间保证最好的伙食,他们都是我昭城的英雄啊!”

    “好,我照办!”姬建临走前问了一句:“是不是重新招募卫队成员,我觉得这事迫在眉睫,谁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过来给顾锋这些人报仇!”

    “好,这事儿也交给你来办,只要是昭城子弟,愿意参军者一律准许!”姬杰最后交代说:“当然,你要精心挑选才行,也不能把青壮一股脑儿的全招募进来,那样的话谁给咱们种粮食?”

    姬建点点头,说:“我明白君上的意思!”

    姬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刚从鬼谷回来就得经历这么多事儿,想想最重要的是赶紧提升自身的实力,蚩尤枪的法诀就戴在身上,从明天开始好好儿修炼,待有成之后潜往韩赵魏抢回其余三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