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08 封地抗敌(2)
    蔡和气势汹汹而来,姬杰正要出战,被姬建抢在前面说:“我去会会他,让他知道知道天子家族有到底有没有能人!”

    姬杰不忍打击士气,只能交代说:“那你千万小心,若如不敌马上回来!”

    姬建点点头,手持两把青铜剑拍马迎战,二马相交,蔡和抡起斧子朝着他的脑袋劈来,他双剑交叉迎了上去。  .

    “当……”

    姬建的两把青铜剑虽然没有被斩断,但也被砍出了深深的缺口,更要命的是巨大的力道震的他虎口都裂开了,现在连剑柄都拿捏不稳。

    好在蔡和只出了这一招,两马就已经错了过去。姬杰也吃了一惊,虽说第一眼看到蔡和的时候他就知道此人力气很大,却没想大到了姬建只能接下一招的地步,下一招他必败无疑。

    “驾……”姬杰拍马出阵,喊叫一声:“姬建回去,我来会会他的双斧!”

    姬建赶紧就坡下驴,骑着战马返回阵中,仔细看了一眼青铜剑上深达半寸的缺口,心想这两把家伙没法再用了,随手扔在地上,顺手接过一人抛过来的长戈。

    姬杰自知手里的长矛更加经不起蔡和的劈砍,只见他招式灵活,一杆矛犹如狂舞灵蛇,招招直指对方死穴。

    蔡和一时之间有点儿适应不了这样的打法,他最喜欢的就是跟人拼力气,战决,姬杰刁钻的招式令他无可奈何,虽说手里有两把斧子,可笨重的斧子又怎么能是跟上长矛的度呢。

    两人战了十几招,蔡和的斧子竟然一次都没有触碰到姬杰的长矛,当然,姬杰也没有占到便宜,他的目的是让对手在手忙脚乱中消耗体力,然后伺机祭出杀招。

    顾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昨天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迫切的希望蔡和能把姬杰斩于马下,要不是有了这个帮手,他才羞于出现在姬杰面前,只有姬杰死了,他才会觉得不那么丢人。

    渐渐的,蔡和获悉了姬杰的目的,意识到自己善于进攻却一直在防守,这样怎么可以呢,他赶紧调整心态,躲过致命的锁喉一枪,两把斧子同时照着姬杰砍去。

    姬杰收回长矛侧身躲避,巨斧的破空之声震得人耳膜生疼。

    两把沉重的大斧在蔡和手里如同无物一般,姬杰在力道上也不是对手,只得且战且退,强盗们的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

    “奶奶的,你们怎么都闭上嘴了!”姬建脸色不悦的跟卫士们说:“给我扯着嗓门儿喊,咱们不能在气势上输掉,大家一起跟我喊,昭文君必胜!”

    “昭文君必胜!”

    “蔡和必胜!”

    姬杰见时机业已成熟,忽然拨转马头往回跑,蔡和想也不想的追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占尽了上风,对方一定是怯战了。

    竖着耳朵听后面的马蹄声,两马只见的距离越来越近,就是现在!

    姬杰猛的一拉缰绳,骏马稳稳的站在地上,接着抬起前腿立了起来,随着缰绳的方向做一百八十度回旋,居高临下的他一枪捅向蔡和的咽喉。

    回马枪!这是标准的回马枪,标准的杀招。

    回马枪看似简单,却很少有人能做到,先你得有极其准确的判断力,判断出追赶之人和你的距离,不然的话早了打不着人家,晚了就要挨打;然后就是人和马只见的配合,马先得是骏马,一般的马根本做不到后腿站立,就算勉强做到了,也无法做一百八十度回转。

    蔡和大惊,胯下的战马依然保持着前冲之势,等于是变相的把自己的喉咙往前送,姬杰的长矛笔直刺来,这要是让他刺中了,神仙也难救。

    慌忙挥舞了一下巨斧,扫中了矛尖,长矛随之偏出一些,但还是刺在了蔡和的身上,只不过从咽喉换成了右胸!

    血染战甲,蔡和一斧斩断木质的矛杆,姬杰手里只剩半截木棍,只好扔掉,随即拔出长剑准备再战。

    蔡和伤的不轻,拨转马头逃回本阵,强盗们傻眼了,本想看姬杰被他一斧砍成两截儿呢,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姬建大吼一声:“兄弟们,跟我冲啊!”

    十九人挥舞着兵器掩杀而来,姬杰也加入进来,朝着敌阵猛冲而去,顾锋等人因蔡和的战败士气直转直下,慌忙择路而逃。

    最终,强盗们留下十几具尸体,剩下的人在顾锋和蔡和的带领下逃向西边树林。

    “都别追了!”姬杰高声喊住意犹未尽的众人,道:“穷寇莫追,他们进了林子,咱们再追的话对我方不利,大家听我的命令,回去治伤休息,准备下一战,强盗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己方的二十人只有三人轻伤,无一人死亡,姬建杀的起劲儿,一连斩杀四名强盗,现在满脸是血,他大笑着说:“爽,真是太爽了!昭文君啊,看来我的选择没错,奶奶的以前怎么就没想过参军的事儿呢,好男儿就应该血战沙场,我却整天的守着个仓库,亏死了!”

    二十人凯旋而归,躲在粮仓里的不少人都透过窗户看见了刚才的打斗,人们高喊着:“昭文君威武,昭文君威武……”

    二人下马,早有农人捧上大碗,里面是香气扑鼻的烈酒,作为庆功之用。

    二人端起碗,姬杰朗声道:“此战乃是大家的功劳,特别是国府司库姬建大人,作战勇猛,十八位勇士更是奋不顾身,大家共饮!不过呢,千万不能喝醉,以防强盗反扑!”

    一大碗酒喝完,姬建已经晕乎乎了,要不是姬杰有言在先,他一定会说不醉不归这样的话,现在的他对姬杰佩服的五体投地,不但有着强悍的武功,而且还有乎常人的军事领导力。

    树林里,顾锋亲手给蔡和敷上金疮药,并绑上绷带。

    “真是晦气!”蔡和骂骂咧咧的说:“眼看就要赢了,却被那小子使出的阴招儿给伤到了!”

    “蔡兄 ,我说过,昭文君邪乎的很,你就是不肯相信!”顾锋语重心长的说:“你要是能听我的话,小心应战也不至于这样!”

    蔡和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我刚要返回本阵,你就带着手下开始溃逃,就算我受伤了,难道咱们两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吗?你一退,他们正好掩杀过来,白白赔上十几条性命!”

    顾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心道你都不是对手,加上一个我有什么用,要是不跑的话,恐怕赔上的性命更多,而且很有可能也包括你我的命。

    “蔡兄教训的是!”顾锋毕竟有求于人,只得低声下气的说:“以蔡兄之见,接下来咱们该当如何呢?”

    蔡和想了想,说:“我虽有把握战胜姬杰,可现在受了伤,一时半会儿不能恢复,恐怕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吧,我马上去找我大哥蔡能,让他过来帮忙,就不信这姬杰能是我大哥的对手!”

    顾锋大喜,连连作揖说:“要是蔡大哥肯来祝我一臂之力的话,血洗昭城指日可待,那就劳烦蔡兄跑一趟!”

    “那我大哥总不能白跑一趟吧!”蔡和的意思很明了,我那一半财物是要定了,我大哥的那一份也不能少。

    顾锋肉疼不已,咬着牙说:“这个好办,抢来的东西我一分不要,而且听从令兄的一切差遣,你看怎么样?”

    蔡和满意的点点头,翻身上马,这便绝尘而去。

    一连两天,强盗们没有再出现,不少人都觉得他们已经退却,经此一役再也不敢来犯,紧绷的神经也就松懈下来。

    姬杰忧心忡忡,他深知就算是顾锋肯善罢甘休,头一次吃亏的蔡和也不干,他们迟迟不出现,一定是在酝酿阴谋,敌在暗我在明,形式对我方不利。

    两天来,卫队负责警戒和巡逻,农人们负责挖掘陷阱和制作鹿角拒马,并且在粮仓外边筑起了一道一人高的土墙,作为御敌之用,这些措施的完成,让姬杰稍感安慰。

    一直到这一天太阳落山,强盗们还是没有出现,他隐隐觉得事情不妙,必须亲自去打探情报,否则就是真成了聋子。

    安排好晚上值夜人员,姬杰换上一套夜行衣,悄悄的消失在夜幕中。

    很快,他找到了顾锋的安营之处,强盗们正围着火堆烧烤猎物,看样子没有今晚进犯的打算,他长出一口气,正要返回,忽听见嘈杂的马蹄声,从声音判断,这队人马过半百,声音越来越近。

    姬杰藏于草丛中,马队很快出现,走在最前面的是胸口依然缠着绷带的蔡和,和一个和他长相有些相似的中年人,手持一把通体由青铜打造的方天画戟。

    马队行进的时候队列整齐,不像是一群乌合之众该有的,倒像是某个强国的正规军,这让姬杰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强盗也采取了准军事化的训练吗?

    不像,就算是,这些强盗身上也该带有匪气才对,可他竟然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这实在是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