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阁 > 历史军事 > 大周天子 > 006 禹王决(3)
    第二天,姬杰以拜见为由,带着姬建一起去见天子。.

    天子周赧王为躲避债务,特意让人筑了一座高台,简单的盖了几间房子,任凭要债的人在整天在台子下面叫喊,姬杰看到如此情况,恍然大悟说:“我现在总算理解了债台高筑的真是含义了!”

    “债台高筑?这个词儿不赖!”姬建撇着嘴说:“昭文君,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我跟着过来,我不想见天子!”

    “呵呵,你以为我想见!”姬杰笑着说:“做个伴儿总比一个人来要好的多,我也算是学成归来,不来一趟礼数上说不过去!”

    姬建心想你这个做天子的叔叔心里要是有你的话,也不会派你去鬼谷学习,他又不是没有儿子,为什么不肯从他那六个儿子中选一个呢,还不是怕亲儿子在那里吃苦,才找了你这个垫背的。

    周赧王坐在大殿正中的王位上,太子姬嘉和嫡次子姬章站在他的下,往下是席地而坐的众大臣,这些加在一起倒是挺像天子该有的威仪,只是他们身处的大殿实在是太寒酸,柱子粗细不等,门窗残缺不全,地上铺的石板根本没有经过细细打磨,显得高低不平,估计不小心能把人绊倒。

    老太监尖着嗓子呼喝:“昭文君姬杰,司库姬建上殿面君!”

    姬杰和姬建一起走进大殿,朝着端坐王位的天子施礼,姬杰道:“侄儿学成归来,特拜见天子!”

    周赧王满脸堆笑,朗声道:“好啊,姬杰你只用了三年的时间就从鬼谷学成归来,堪为为姬姓子弟的楷模,赐坐!”

    得了吧,哥还是站着吧,所谓的赐坐只不过是老太监送来的一张草席,胡乱的往地上一铺。

    “谢天子!”姬杰装成一脸的恭敬,说:“姬杰何德何能,敢在天子和众大臣面前坐下,我还是站着为好!”

    太子姬嘉一脸的阴笑,和弟弟姬章对视一眼,说:“堂弟不愧为鬼谷先生亲自,礼数上也进步不少啊!我记得三年前送你走的时候,你可是满脸不悦呢!”

    “呵呵,太子殿下说笑了,那时候的姬杰不懂事,若是当时的姬杰有什么不周之处,还请天子和太子原谅!”姬杰一直是很谦逊的样子。

    这让姬建心里很不爽,当时鬼谷先生的使者指名道姓的要大周太子前往,这小子怕吃苦当场回绝,姬章也是一样,周赧王这才想起除了儿子之外,他还有个乖侄子姬杰呢!

    人家是替你吃苦去了,你非但不感谢,竟然还用这样的话来挖苦,真不厚道。

    “呵呵,堂弟果然有进步!”姬章开始和稀泥,只是脸上的笑容同样不那么自然,说:“不知道昭文君此行返回,都学到了什么东西,是否学的强国之道啊?咱们大周可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呢!”

    此话一出,周赧王的脸色马上变了,在他眼里,皇权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生怕哪个有才华的人撼动他的统治地位,姬章看似不经意的两句话就轻易的把姬杰送到了风口浪尖。

    “堂兄说笑了,我算什么人才!”姬杰贬低自己说:“说出来不怕大家伙儿笑话,恩师鬼谷先生授业三年,我也只是学会了点儿鸡毛蒜皮的本事,离开之前,恩师对天长叹,后来又对着我直摇头,我实在是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听完这些话,周赧王的脸色好了不少,心道原来你是被鬼谷先生撵出来的,为什么对你摇头,因为你笨呗,因为人家看不上你呗!

    不求励精图治,却做井底之蛙,这是姬杰对周赧王和他两个嫡传儿子的评价。想当初大周的幅员何其辽阔,国力何其强大,就是因为像他这样君王太多,以至于诸侯崛起,不得不用天下共主的政策保住天子之位,看人家的脸色行事。

    “昭文君即已归来,也拜见了我王,该回封地看看!”太师费成上前一步说:“他三年未曾管理封地,想必已经及积攒了很多未处理的公事,我王以为呢?”

    周赧王点点头,正准备下旨,侍卫总领神色慌张的跑进来说:“禀告天子,不好了,高台前要债的人蜂拥去往国库,不知道何人传言国库中藏有财物!”

    “啊?”姬建转身就要往外跑,被姬杰一把抓住,对着他使了个颜色,意思是别着急,你一个人过去有什么用?

    “那还不快派兵镇压!”周赧王喝道:“大将军何在!”

    大将军费墨上前一步,劝道:“启禀天子,不可派兵!那些人都是我大周子民,其中不乏士卒的家人,您忘了吗,上次借债的时候,大家踊跃的献财献物,此时让他们去镇压自己的家人,又怎么下得去手呢!”

    周赧王气的将书案上的竹简等物一一摔出,太子姬嘉小声说:“国库里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就剩下六座大鼎,就算是送给那些人,他们也抬不动啊!”

    周赧王眼珠子一转,点头说:“我儿说的有道理,司库姬建,你马上回去安抚民心,昭文君姬杰,你返回封地处理事务!”

    “陛下,我可否先和姬建一起去安抚民心,然后再回封地?”姬杰说的非常中肯。

    “准!”周赧王想也不想的答应了。

    姬杰心道你就是不答应我也要去,六座王鼎必是我的囊中之物!

    二人赶到国库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大门早已被冲破,红着眼儿的子民们把里面的角角落落都给翻了一遍,结果一分钱都没有,愤怒的人们开始防火。

    火借风势烧的很快,国库的房子又多是木质结构,现在已经烧着了大半。

    “这……”姬建就要往里冲,姬杰再一次拽住他,说:“你想干什么,你不要命了!”

    姬建吼道:“我要把剩下的六座王鼎抢出来,这可是大周传承了数百年的器物,怎可毁在我负责看守的国库里!”

    “别傻了,你拿得动吗?”姬杰也吼叫着说:“国不重民,民必乱,我倒觉得这没什么不好的,只有这样才能引起陛下的重视!国库烧了王鼎没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天子都管不了!”

    姬建的胸口不住的起伏着,他愤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看得出来他这个司库还挺负责任。

    姬杰见火烧的差不多了,不动声色的从后面潜入到存放王鼎的房间,默念六声“芥子纳须弥……收”,六座王鼎全飞进了须弥戒。

    办完这些,姬杰成功的溜出。

    三个混混儿等在国库外一处隐蔽的地方,姬杰出现的时候,三人一起上前,其中一个笑着说:“昭文君,我们可是按您的吩咐将大家引至此处,并且煽动他们冲了进去和放火!”

    “是啊,费了不少劲儿呢!”另一个伸出手说:“看在我们这么用功的份儿上,赏钱是不是多给点儿呢?”

    这一切都是姬杰安排的,三人是王城里有名的混混儿,欺男霸女欺行霸市,除了好事不做什么事儿都敢做。

    “这是赏钱!”姬杰扔出一个钱袋,满满一袋铜钱,三人马上眼睛冒光,这么大一袋钱,至少够半年的酒钱。

    “多谢昭文君,我们就告辞了!”三人捡起钱袋转身就走。

    就这么走了,你们不是要更多的赏赐吗?姬杰的脸色在三人转身的那一刻变了,一口王鼎从天而降,将他们三人死死的压在下面。

    “别怪我心狠手辣!”姬杰冷冷的说:“谁让你们这么的胆大包天,竟敢放火烧国库,没错,这是我的主意,你们可以拒绝啊,那就不会赔上一条性命了!”

    王鼎重新进入须弥戒,然后把三人的尸体扔进了火场,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大功告成,喝酒去!

    姬杰带着姬建去往王城最大的一家酒肆,只不过一个人喝的是庆功酒,一个喝的是闷酒,刚喝到一半,一个农夫打扮的人确定里面作者的是姬杰之后,跑进来跪倒在地说:“君上,您可回来了,快去封地看看吧!”

    “怎么了?站起来答话!”姬杰问道。

    那人听话的站起来,说:“今天早上来了一伙头上扎着黑红巾的强盗,留下一封血书,说要在后天子时之前血洗昭城,还让大家通知您,洗干净了脖子等着他们!”

    带着黑红巾的强盗,那不是顾锋的黑箭帮吗,昨天他可是对天誓再也不踏入大周一步,怎么今天就变卦了?

    “为一人是不是叫顾锋?”姬杰问道。

    “好像是有个叫顾锋的,他身边还有一个黑大汉,手持两把大斧子,吓人的很呢!”

    看来是找了个帮手,要不然哪里来的胆量!姬杰手一挥:“回去,我倒要看看他请来的帮手有什么能耐!”

    “我也去!”姬建跟着站起来,说:“反正现在我也没其他事儿做,一肚子气没处撒,正好跟你回去杀几个强盗出出气!”